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3章 目标在远方

原来的洪常青还只是能从怪梦里接受有限的信息,而且这些信息都是片段,连不成一条线。可哪怕就是这样,他依旧显得比同龄人成熟了很多,思维方式很像一个青年人。
按照父亲的计划,它将是家族的主力,像一把大伞撑在全家人的头顶遮风避雨。可是现在的情况有点变化,父亲已经不在了,掌控这把大伞的变成了自己。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呢,你想他吗?”小女孩终于下定了决心,拿起一个大布熊。
“……”想到这里,女人回头又看了一眼高大的正屋,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以后还是让女儿少来这里吧,确实有点邪门。那个小男孩脸上带着一股子怪异的笑意,在阁楼背光的衬托下,显得无比邪恶。
然后咬了咬牙,把自己最喜欢的大布熊塞到了洪常青怀里,伸手帮他拿掉那滴水,并且出了一个很有可行性的主意。
“你爸爸是死了吗?”小女孩吃完了冰淇淋,心满意足的跟着洪常青回到了小院里,然后坐在阁楼上,看着一大堆洋娃娃都不知道该先玩那个。这时她发现洪常青正愣愣的盯着天窗,扭头向上看了看,外面啥也没有,星星都不多,http://m.hetushu.com就那么几个。
当他看到洪常青领着小丫头的手,肩并肩走进了地安门大街上新开的冰激凌店时,脑子里立刻就浮现出另一个画面。
这么讲可能有点难以理解,换成白话,用下棋来举例。假如一个普通棋手能精准预算三步棋、一个专业棋手可以精准预算五步棋,洪常青目前基本可以做到精准预算出七八步棋,而且可以同时计算二三种变化上的七八步棋。
现在他脑子里的东西就不再是片段了,也不仅仅是线,从这根线上的每个点都能让思维发散开,是完完全全的成年人思维模式。
在帆船上醒来的那一刻,洪常青其实不是在寻找父亲,而是处于一种晕头晕脑的状态中。脑子里混乱之极,乱到视觉神经都来不及处理看到的信号了,就算洪涛当时就站在他面前恐怕也看不见。
“他去的地方太远了,等我长大了才能去找他,倒时候你跟我一起去吗?”洪常青眼角掉出来一滴水,可能是由于仰着头的角度,水滴并没往下流,而是停在了脸颊上。
他再一次选择了牺牲,就像上一次在奥地利山区迷路时一和*图*书样,把生的机会留了给了自己。虽然父亲到底在宇宙中的哪一个角落还没有准确信息,但洪常青坚信,只要自己在、自己的儿子、孙子在,早晚有一天会找到的。现在就是起点,别急,还有的是时间。
“可怜的孩子,作孽啊……”小女孩的妈妈领着女儿走出院门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阁楼的窗户。那个小男孩还呆呆的站在窗后,仰着脸盯着星空发愣。
洪哥有办法,他把这些东西都放到了阁楼上,自己想玩的时候就能随时上来,想玩多久就玩多久,只是没法抱着睡觉而已。
还需要百分百执行父亲的计划吗?肯定不能,自己要把这个公司变成一个吸金利器。一方面继续庇护着整个家族,一方面还得在这把大伞下面做点不为人知的小动作。
“他没死,只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洪常青就是在看这几颗星星,并已经计算出来了它们的大致距离。虽然云层很厚,但他依旧能从为数不多的几个特征上分辨出来它们属于那个星座。
发达的大脑带来的第一个好处就是强悍的记忆力,以前晦涩难懂的拉丁文现在已经不算什么了,只要能处于一个纯粹的语言环和*图*书境中,洪常青相信自己用不了一个月就能大部分掌握。不仅仅是单词,还有语法和口音,甚至顺便再把古拉丁文学学都没问题。
干什么呢?两个方向。一是向航空航天和智能机器人领域渗透;一是尽可能快的建立起生物科技研究基地。
这些玩偶都是洪哥给她买的,但是父母不让她随便收别人的东西,她又非常喜欢这些漂亮的布娃娃和毛毛熊,怎么办呢?
“妈妈,洪哥哭了,他想爸爸了……”听到妈妈的呼唤,小女孩像个肉球似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一边跑还一边喊,把洪常青卖得干干净净。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好几天,真正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了。这时的洪常青其实已经不是原来的洪常青了,一点不夸张的说,从肉体到精神上都不是了。
而发散规模则取决于大脑的开发程度,假如可以把洪常青大脑的发散效果数据化,就能发现会比正常人大很多、也细密很多。
“你哭了吗……你阿姨有红色的汽车,我爸说它跑的可快了,可以让你阿姨带你去。”女人从小就比较细心,小女孩很快就发现了洪常青脸上的水滴。
也是两个小孩儿,也是一男一女,http://www.hetushu.com也是手挽着手。不过那是在七十年代,两个孩子也吃不起冰淇淋,小男孩攒好几天钢镚,才能给小女孩买一根北冰洋的大雪糕吃。
这两个目标全是为了一个目的服务,那就是建造可以实际使用的载人飞船,然后向浩瀚的星空展开大规模探索。
因为总有一个声音在梦中呼唤自己,那是父亲在阐述一个事实。他不是沉入了浩瀚的大海,也不是被绑匪杀害,而是被外星人带走了。
舅姥爷的腹诽洪常青听不见,即便听见了也不会有啥想法。因为谁是金月、舅姥爷为什么这么讲,他心里都有数。
要是洪涛知道洪常青的大脑是现在这种程度,肯定会偷着乐的,因为他赚了,在和外星人的交易中占了便宜。
“这不就是金月嘛……真是要了亲命啦,没一个省心的啊,你小子将来比你爹也好不到哪儿去!”但有一个人不这么看,那就是洪涛的小舅舅、洪常青的舅姥爷。
洪哥就是自己付出的代价,和这些玩偶比起来,小女孩觉得叫声哥哥一点都不为难。更何况这些玩偶还会不断增加,只要动画片里出现了更可爱的,它很快就会出现在这里。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很多时hetushu.com候他会在那里以一个姿势站好久,甚至还有邻居在半夜回家时看到这种景象。
前者可是研发制造更先进的航天器,后者则可能获得一种新技术,用来弥补人类生命力的不足,让人类在漫长的星际旅行中可以抵达更远的目的地。
怎么说呢,大家背后都在议论,洪家可能是遭到了某种诅咒,一代又一代的人相继横死。至于是什么诅咒,有些老街坊提出了一个可能性,就是这座院子,和院子里那两座墓碑。自打洪家收回这座院子之后,诅咒好像就灵验了。
“你早晚会看到的,我要带着你一起坐上飞船,它只是第一站!”洪常青并不责怪小女孩的快言快语,她现在还不懂很多事儿。但自己要做什么已经很明白了,银河公司就是自己的基地。
“小妍,回家睡觉啦……”这时院门口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喊声,小女孩的妈妈来了。
那位坑货外星人口中的一倍并不是地球人所指的单方面一倍,而是全方位的一倍,实际的增长幅度远远超过了一倍的数量级。
但只要把年代和人物的具体相貌模糊一下,就能感觉到其实真没什么差别,小女孩脸上的笑容同样是那么甜、小男孩脸上的笑容同样是那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