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7章 初见规模

只不过这次他的业务范围换成了国外,重点是中东和西亚地区,很少在国内露面。即便回国他也基本不到这里来转悠,一方面是避嫌,一方面也是免得睹物生情。
而且和其它公司不一样的是,天诚集团不属于银河集团,这是为数不多几个和洪家关系密切却名义上没有任何联系的公司之一。
但也仅仅是反感罢了,人家早晚都是欧阳家的继承人,和自己真的关系不太大。就算有关系,他也打算慢慢给变成没啥关系。
唯一的变化就是银锭桥旁有几家人搬走了,那座院子重新翻修之后成了某个公司的仓库。
幸好,谁都不用和这位仙人长久的待在一起,不用去试,想一想就很无趣甚至有点难受。
“道理很简单,长生不老这件事儿只要一公开,谁再轻易动我,就会成为公敌!全世界任何一个领导人,不管是主席、总理还是总统,阻碍他们获取权利的只有一个字,死!
在如何对待这些人的问题上,洪常青也比洪涛处理得自如。他从骨子里对官员、政客并没有太多的恶感,不像洪涛那样,即便知道人家对自己无害,也从来不给人家好脸儿,太任性。和-图-书
不过他心里清楚,里面的那几位工作人员肯定不是贸易公司的,更不是仓库管理员,他们的身份和自己的大斧子舅舅估计是一样的。而且他们在这里设立一个监控站,百分之百是因为自己。
“叔,让你公司的人撤了吧,以后有免费保安给我看家了,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还免费,干嘛还占用咱们自己的的人呢。”
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已经把世界看得如此透彻,还和人家瞎逼逼啥啊,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如果说洪涛给大家的感觉是洪半仙的话,那洪常青就已经是仙了。半仙还是人,但仙就已经不是人了。
试想一下,假如一位总统可以活到二百岁,他的政治伙伴和选民们还会像看待只能活八九十岁的总统那样来看待他吗?
别说是半个妹夫、一个合作伙伴和半个朋友死了,就算是亲爹躺在床上闭不上眼,也坚决不能在这种时候、带着这种身份乱跑。不管在任何时候,自己的前途和家族的前途都是第一位的,具体的人根本不算什么。
但至今为止,人类的寿命还无法有实质性的提高。各国政府还有很多大机构、大公和图书司,每年投入在类似研究上的资金不一定比航天工业少,即便收效甚微,依旧会一如既往的投下去。
洪常青对费林这个人贩子叔叔还是挺亲近的,因为他是父亲走后头一个愿意搬进小院、也真能搬回来陪着自己住的人。虽然最终自己也没让他回来,不过这笔情份一直能记一辈子。
大斧子舅舅肯定就是欧阳天钺,他五年前就调回国了,仅仅是叙利亚一个国家的变化,就让他获得了足够的资本重返原单位,还成为了一位实权主管。
“叔,我和您说过好几次了吧,我爸他不在下面,在上面呢。很快我就会去找他,到时候用不用给您留个位置?”
到底是什么仓库洪常青没去打听,那里虽然离自己家很近,但却在桥东边,不属于理想社区的管辖范围,人家干什么用也没必要向自己汇报。
如果这个孩子的脑袋里没有洪涛才会知道的种种细节,当初根本就不会同意让他接任总经理的职务。现在看来当时的选择是对的,但该反对的时候还得反对。对洪涛可以逆来顺受,别人谁也不成!
假如真有可能获得这种技术,谁获得了谁就会超越其他人www.hetushu.com,成为更高级的存在。但这种事儿很难独占,更别提是公开抢夺。谁敢伸这个手,后果必然是战争,直到这种技术为大家所有,或者干脆把它毁掉。
不如你说来听听,不光你大妈不理解,二妈、三妈、四妈,还有你的姥姥、姨姥姥、公主奶奶都不理解!”黛安当然是站在张媛媛一边的,虽然她对洪常青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腻歪了,但绝对谈不上喜欢。
当你和一个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自己随便学学就可以当火箭专家的人朝夕相处时间长了,除了最开始的吃惊和新鲜感之外,所获得的恐怕都是负面情绪。
什么不同政见的政敌、政党全不是不可以克服的困难,唯有死亡和衰老才是他们真正的敌人。
“你就瞎扯吧,这一点和你爸真是越来越像了。合算让别人知道了我们的秘密反倒安全,这是什么道理?
当寿命可以大幅度延长时,人对很多事情的看法、理解就变了,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观察所有事物,从而得出与别人不一样、却是正确的道理来。
洪常青所说的道理,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懂,也确实听懂了,然后就都默默无http://www•hetushu•com语了。
他手下的雇佣兵登记人数刚刚超过一千,别听着没多少人,要知道全世界范围内,在这个领域里正式在册的人数也就在五千人左右,他一个公司就占了五分之一。
时间又过去了三年,真和洪常青分析的差不多,银河公司并没遭到任何一个国家政府的故意打压,也没有人或者机构试图来接触洪常青本人,就连他诺贝尔奖得主的身份也没过多宣传,好像他压根儿也没在会上发过言时差不多。
但这两个房地产投资公司一直都没闲着,她们两个把总部搬到了新加坡,换了一个华侨身份继续遥控着好几家分公司在各国经营房地产业务。不管是买房卖房、买地卖地,从来都是只赚不赔,但绝不招摇,能找代理人的活儿绝对不会亲自出面。
这次洪常青没再说一半留一半,有时候说多了是坏事儿,有时候说少了反倒不美。在类似的问题上,他要比洪涛看得清楚,也执行的坚决。当然了,人情味儿也更少了。
洪涛刚出事儿的时候,他曾经自己偷偷跑回来一趟,结果差点被他爹和欧阳凡凡的爹赶出家族。用小欧阳帆的话讲,他这位舅舅背负着家族的使命,一点hetushu.com儿任性举动都不许有。
所以说,后面的至少五到七年时间里,没人乐意我失踪或者死亡,更不会来公开骚扰。说不定还会向我和银河公司示好,以便更容易了解技术的研究进度。”
“幸亏你不姓洪,否则我就把你扔到非洲的分公司去,让你一辈子也不用回来了。”洪常青对家族也非常看重,尤其是自己的几个兄弟姐妹和四位姨妈,可对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欧阳帆能说出这种话还是很反感的。
自打自己懂事儿开始,除了父母之外,真能不嫌弃自己、不把自己当做怪物的人,好像除了不太懂事的小孩之外,就只有太姥姥和这位费叔叔了。对了,还有田思思的妈妈,可惜她爸爸每次看到自己都皱眉毛。
“你爸的生日快到了,如果他知道你还记得年年给他过生日,就算在下面也该闭眼了。”费林现在依旧在当人贩子,不过总部已经搬到了香港,业务范围也扩大到了全世界很多国家,成了跨国人贩子。
另外还有两个房地产投资公司也游离于银河集团之外,除了洪常青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详情。张媛媛可能会有点印象,但美华和孙芳已经快十年没来往了,如果没人提恐怕也早就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