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0章 他还活着

她坚信洪涛没死,指不定又是跑到哪个时代风流快活去了。这一点她不反对,但让她愤怒的是洪涛居然自己去了,没带着她一起走,这就太欺负人、太混蛋、太不可原谅了!
要是平时想聚得这么全真的很难,谁都有一大堆琐事要处理,谁也没有这种威望可以让大家毫无怨言的服从。洪常青能力足够,但论起威望来或者叫情份来,比他的王八蛋老爹还是差一些的。
赶上家里有什么大型活动,比如今天这种,不适合在院子里举行,就会挪到这间会议室中。别看是地下室,有了良好的通风和照明,一点感觉不到压抑憋闷。
“好好好,我马上就打电话,您先和姨妈们准备准备,别耽误了我爸的生日宴。”洪常青到没什么不自然的表现,他小时候可没少偷看父母的私生活,早就习惯了。
“他到舒服了,每年还得我们亲自给他做饭吃,干脆噎死得了!”江竹意就是个嘴上不饶人的性格,其实最想洪涛的还是她。
不过大家每年还是齐聚一堂,甚至远在德国的孙丽丽两口子也会赶回来,给洪涛过一个比较热闹的生日。
原本还端坐在客厅沙发上准备看这母子俩笑话hetushu•com的张媛媛突然脸色一变,几乎是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大步向储藏间走去,也要加入搜索的行列。
和别的女人不同,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找不到第二洪涛了,任何一个男人在她眼里都和傻子差不多。
现在她对自己上天去找父亲的事儿是持支持态度的,一旦和她说自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还,她肯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止自己。
这很不利于家族团结,至少洪常青不希望看到某位姨妈改嫁了,也不希望给她们这么做的理由和借口。
“常青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相册里都是我和你父亲的照片,怎么算也轮不到你保管。”张媛媛面对比自己高一头的儿子,没有强行闯关,打算以理服人。
西边的一半变成了一个小型电影院加会议室,上下左右前后都做了隔音处理。只要把两道厚重的混凝土大门关上,谁来了、用什么设备也听不见里面的谈话内容。
至于说费林、唐晶、小舅舅、郑大发、刘援朝、孟津,就更是客人了,他们可以爱干嘛干嘛,甚至不来都成。
一个女人一台戏,如果厨房里凑着五六个女人,肯定比春节联欢晚会还热闹。洪常和*图*书青就算脸皮得到了父亲真传也待不下去,只能找个借口溜号。
“哎呀,让小江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他确实有几本相册。不成,一定得好好找找!”江竹意在储藏间里的一句话,立刻就引来了回应。
“妈,您也出来吧,别翻了,相册不再屋里,已经让我存到保险库里去了。这屋里基本都是我爸用过的钓具和工具,还有衣服什么的。”洪常青也觉得大妈的诉求合情合理,干脆进屋把江竹意也拉了出来,然后道出了真情。
“保险库……那你都看过啦!!!”江竹意现在有点发福,已经看不到原本那个英姿飒爽的女警风范,完全像个贵妇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像是年轻时候的吉达,但要把她骂洪涛的片段剪掉。
主要是在座的每个人都是受益者,没有洪涛就没有他们的今天。出于这一点,每年抽出一两天时间,于情于理都不算过份要求,多说两句废话都显得很不是东西。
换成别人还好办,拿母亲能咋办呢?在这一点上洪常青非常同意父亲的观点,对付女人只有一个字最管用,那就是骗!讲道理是个最不靠谱的想法,有百害而无一利。
“妈,和*图*书您这是打算干嘛啊,那里都是我爸的东西,您要找什么我给您拿,别乱翻。”当然了,这些话不能和任何人讲,尤其不能让自己的母亲知道。
父亲就是父亲,一个很会生活、很有本事、也很爱各位姨妈的男人。要是把他变成一个活了几辈子的大妖怪,难免姨妈们会有其它想法。
“大妈、二妈、三妈、四妈,您几位就别去了,我好不容易才把屋子收拾好,你们这一去屋里就没法要啦。”洪常青本来已经快走到储藏室门口了,这时赶紧转过身,试图阻挡这些姨妈的进入。
“你说你这死孩子,赶紧给保险库打电话,让他们把相册都送回来,以后由我们保管!这个王八蛋!在的时候不让人省心,走了更折腾人!”
不过话可不能这么说,说出来老妈的指甲就不用空抓了,全得落到自己脸上。还有这几位姨妈,除了二妈齐睿比较温和之外,就没一个省油的灯,但凡找到折磨自己的机会谁也不会心软的。
“你那个王八蛋老爹有几本相册,我得收起来……”江竹意已经年近四十了,脾气却一点都没改,爱谁就爱到骨子里,恨谁也恨到骨子里。自打洪涛不告而别之后她和-图-书就没再称呼过一次洪涛的名字,全部用王八蛋代替了。
相册里都是当年洪涛拍摄的闺房之乐,别说外人不能看,家里人更不能看,尺度太大。
“对,还有我的!还有我的!”张媛媛提出的理由深受大家拥戴,几个女人不停点头称是。
这是洪常青作为族长定下的死规矩,有些东西可以商量,有些错误可以犯,但有些规矩就是死的,谁碰谁倒霉。
“……没、没仔细看……”江竹意的这个问题不仅让洪常青有点坐蜡,连同几位姨妈也都眼神飘忽、神情别扭起来。
如果不想被剥夺家族内的分配权、不想被逐出这个日益壮大的家族,洪族长的话必须听。在这一点上不仅各位姨妈没什么意见,就连江竹意这位亲生母亲也是支持的。
“……对对对,一起找一起找!”黛安的动作比张媛媛慢不了一秒钟,而且她的步伐更大,有点后发先至的感觉,两步就和张媛媛并排了。还不止她们俩,齐睿和欧阳凡凡也跟在后面,脸上的表情很凝重。
古人不是云了,爱之深恨之切。每年在洪涛的生日宴上她都会喝醉,一会儿唱一会儿跳、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絮絮叨叨的讲述着洪涛的好。www.hetushu.com
其他几个女人也一样,吉达、康莉、冯女士、白女士这些人属于客人,她们可以做也可以不做,全凭个人喜好,没有硬性要求。
每年的六月一日,家族里所有的人不管身处何地、在干些什么,都必须准时返回这座小院,来给洪涛过个生日,而且不许提洪涛是不是死了的问题,权当他还活着。
其实这个生日也不是白过的,怀念洪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大家可以利用这次机会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商量一下银河集团的发展。
所以她尽管骂,也不得不走进卧室换上家居服,然后亲手去为那个骗了她两辈子的王八蛋做一道拿手菜。
去哪儿呢?地下室呗。现在烟油的研发机构搬到了欧洲,这里已经完全空了。东边的一半改成了洪常青的娱乐室和健身房,还有一道小门和隔壁幼儿园的地下室相连,刚才江竹意她们就是从这里偷偷溜进小院的。
有时候逼得洪常青不得不出面阻止,因为再说下去就到宋朝了,那些事儿还是不要让外人所知为好。
一想起儿子已经看过了,江竹意忍不住又对洪涛咬牙切齿起来,两只手不住的做鹰爪状,就好像尖尖的指甲正挠在洪涛的脸上,那叫一个解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