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章 后发制人

苏尚卓还是有把握将自称西延镇李家的那个小子拖下水,给丁智当垫背。
“敢,当然敢,你勾结戎人奸细!其心可诛!”
一位须发花白老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当即喝道:“你就是戎人的奸细?来人,将他和丁智一起推出去斩了!”
“住手!”
既然要处置丁智,那就得让他心服口服,当面对质是最好的办法。
左果毅都尉卫思航突然当场发难,怒喝道:“丁队正,你可知罪!”
“哼哼!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好,那我就让你当个明白鬼,奉命募集力畜和车辆却迟迟未归,延误军机,这是其罪一,抢夺同僚募集收获,这是其罪二,勾结戎人奸细李某,仅仅这两条,就该当斩,你还不快快认罪!”
“俞大人,他是奸细,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相信。”
“抢夺谁?抢的是苏队正吗?”
“是!”
“苏队正,退下!”
他的目光望向表情有些扭曲的苏尚卓,开口说道:“苏队正,你这是打算杀人灭口,造成我和丁队正无法洗刷的既成事实吗?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别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
方才在帐外的亲卫也只是粗粗看了一眼,并没有细数,估摸了一下说道:“至少有上百头力畜,还有数十辆大车,青壮也有百余人。”
“什么?数量太多?”
“姓丁,呃,丁队正!”
“当然是那个姓李的!”
使苏尚卓与左果毅都尉卫思航脸色当即就变了,一和_图_书个“杀人灭口”犹如捅破了一层窗户纸,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完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
不出李小白的预料,折冲都尉俞鸿开口了。
李小白不满地往身后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大帐内的众人。
下意识的,丁智将李小白牢牢护在身后,哪怕后者曾经轻而易举的结果了两个悍匪。
俞鸿的声音里带着一军之主不容置疑的威严,对军中事务,他一向很少开口,但每次开口都是毋庸置疑的一言九鼎。
“闭嘴!我做事,不用你来教!退下!”
与右果毅都尉曹亦对视一眼,左果毅都尉卫思航怒道:“这不可能!分明是没有募集到多少力畜和车辆,还抢了同僚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奸细这顶帽子可不是贻误军机或抢夺同僚这样的罪名,一旦套上就是有死无生,无论是谁,无论哪个国家,都一样对奸细恨之入骨。
与心思狡诈的世族子弟相比,丁智还是显得应对不足,不知不觉间被转移了话题。
在进入大帐前,李公子就提醒过自己,极有可能会面对一番突如其来的责难,眼下看来果不其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的丁智并没有任何慌乱,不卑不亢地说道:“卫大人,属下不知!”
哪怕事态随着李小白的话开始向不可控的方向倾斜,苏尚卓依然不肯放弃。
作为当事人,他当然明白这内里是怎么回事,为了掩盖抢劫同僚这一条纰漏,必须坚决http://m.hetushu.com坐死勾结戎人奸细这一条。
“等等,你们是说我是戎人奸细?”
丁智不慌不忙的回问道:“请问大人,募集时间有何时为限?”
听到丁智的话,曹亦眼睛微微一眯,虽然上面还有一位折冲都尉,自己只能算是二把手之一,但是想要处置一个小小的队正,他还是有这个权力的。
正当李小白满脸茫然,不明所以,丁智心头一紧,苏尚卓满心窃喜的时候,折冲都尉俞鸿却阻止了左果毅都尉的命令。
因为之前有了先入为主的看示,右果毅都尉曹亦对丁智的态度也感到相当不满,这分明是目无上官。
片刻之后,一个年轻白衣公子被踉跄着推了进来。
那名亲卫再次领命而去,前脚刚踏出大帐的同一时间,有一人与他擦肩而过,步伐稳健的走入大帐内,当即行了一个军礼。
满帐一片白眼翻将起来,这位神经大条的公子爷即便死了,估计也是一个糊涂鬼。
他当即反应过来,连忙追问道:“到底有多少?”
折冲都尉俞鸿长身而起,从旁边的刀架上抓起一柄虎头吞口,金银丝缠柄的斩马刀,刀刃比寻常制式斩马刀更厚更长,他随手一拔,仿佛有一抹寒光掠过众人的眼前,大帐内的气温无形中降低了一分。
“苏队正!”
“苏队正,快快退下!”
丁智的目光望向目光闪烁的苏尚卓,当场便猜到了七八分。
左果毅都尉卫思航并没有表露出任和-图-书何不满,反而有些不甘心地说道:“俞大人,勾结戎人奸细还有什么好问的,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仿佛受到挑衅一般,李小白心中那朵花苞又有一片花瓣隐隐绽开一分,耳际剑吟声缭绕不绝,却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见。
“慢!”
“大胆!”
虽然心生疑惑,他并丝毫没有表露出来,身上的气势却在无形中弱了几分。
“对,你就是戎人奸细,受死吧!”
上百力畜,数十辆大车,几乎是其他九位队正募集数量的总和,那么方才他们三位赞赏的世族子弟苏尚卓所谓“能力出色”岂不是成了一个大笑话?
尽管语气充满了义正辞严,苏尚卓却没来由的有些底气不粗。
“莫推!莫推!我有脚!”
居然被当作戎人的奸细,还要杀人灭口,这心可真黑啊!
不得不说世族子弟生活优厚,可以轻易获得各种资源,能够带领一队骑兵,身手自然也不弱。
眼见着就要扑中李小白,这时丁智再也看不下去,毫不犹豫的挥出拳头,逼得苏尚卓身形一滞,两人生生对了一拳,不得不往后连退三步,到底没有得逞。
几名亲卫正打算将丁智按倒在地,却见主将座位上的折冲都尉大人向他们摇了摇头,然后挥手示意退出去,他们一愣过后,当即从善如流的退出了大帐,仿佛从来没有进来过一般。
“当然是以今日为限,嗯?”话一出口,曹亦便察觉到不对,天空中的http://m.hetushu•com太阳尚未落下,此时仍可算作午后,今日并未结束,自然没有延误的说法,他铁青着脸,说道:“好个尖牙利口的杀才,那么抢夺同僚,有人证在此,你还想狡辩吗?”
长刃斩马刀一在手,俞鸿气势陡变,一股惨烈的沙场气势向李小白压迫而来。
哪怕心里再怎么别扭,苏尚卓还是勉勉强强的回了一礼,算是打了招呼。
“年轻人,你到底是何人,是我大武朝的子民,还是风玄国的奸细?”
苏尚卓不由分说,合身向着李小白扑来,欲将他当场掐死,来个死无对证,好解心头之恨。
丁智仿佛没有听到右果毅都尉大人的裁决,也没有去看冲进大帐的亲兵,反而死死盯着苏尚卓大声质问道:“苏队正,你敢对质吗?”
目光一转,恰好看到脸色有些难看的苏尚卓,再次一拱手。
“把那个戎人奸细带过来!”
尽管左右果毅都尉分摊了千雉军的很大一部分权柄,但是作为折冲都尉,俞鸿依然拥有说一不二的威望与权力。
待姓丁的和姓李的被砍掉脑袋,其他的都不重要。
折冲都尉俞鸿突然摆了摆手,说道:“别急!去数一数丁智队正带回了多少力畜,车辆和青壮!”说完又重新坐了回去,原本打算军法处置丁智的心思却消散了许多。
曾经饱饮鲜血,而隐隐带着紫红色光泽的刀身出鞘,发出低沉的摩擦声,即便完全出鞘,似乎依旧未绝。
李小白似乎明白了什么,终于反应过和图书来。
他不经意地与左果毅都尉卫思航对视一眼,虽然只是一个眼神,却彼此心照不宣。
“你知道便好,来人,将这杀才拿下!”
幸亏此前听到有人喊慢,他还觉得有希望,至少这个大帐内并不是所有人都盼着他与丁智一起死,这便有了一线生机。
右果毅都尉曹亦冷笑了一声,当即将扣在丁智身上的罪责当场道了出来。
“谁是戎人奸细?”
折冲都尉俞鸿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不应该是办事不力,还闯下大祸,躲在外面不敢回来吗?
说到底也是关心则乱,隐约猜到对方所指多半是李家小郎,他就有些乱了方寸。
右果毅都尉曹亦脸上明显露出了惊诧的神色,俞鸿终究还是千雉军品级最高的长官,他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换作一般人,突然面对两位左右果毅大人的厉声喝问,恐怕早就吓得瘫软在地,可是心头虽然一震,丁智还是强自镇定地说道:“请两位大人明示,属下犯了何罪?”
“属下丁智,拜见诸位大人。”
尽管有些后知后觉,看上去反应慢了些,但李小白终究不是笨蛋,从帐内等人的短短几句话中,就分析出了自己当前的处境。
人老成精,须发花白的左果毅都尉卫思航分明听出了俞鸿刻意压制语气波动背后的怒意,连忙劝阻。
几乎与此同时,俞鸿也察觉到了自己手中这柄名为“断骑”的斩马刀异状,雪亮的刀刃微微震颤,甚至连往日里迫人的寒光也黯淡了少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