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章 疗伤术

事实上在大多数时候,李小白都是没有任何架子,十分好说话,但是一旦作出了决定或选择,任何人都无法阻止他。
刘管事心头一颤,连忙低下头。
重伤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除了胸口还在微微起伏,就像已经死掉了一般,轻伤号要么神色木然,要么龇牙咧嘴。
李小白点了点头,又丢出一大一小两枚银铤,说道:“大的去买石灰,越多越好,小的是你的辛苦钱。”
军中医士们难以置信的互相对视一眼,齐齐跪倒,真心实意的作五体投地状。
李小白先为自己盛了一碗,随即向丁智所在的营帐匆匆走去。
伤患营里几位医术最好的医士赶来,给李小白打下手。
“是!是!请跟我来!”
一想到丁智所在的地方腌臜不堪,异味刺鼻,刘管事生怕唐突了这位仙长,引来雷霆大怒。
正因为他自己,老丁不得不舍命陪君子,才会落得有性命之忧,李小白无论如何也做不到铁石心肠的视若无睹,直到对方耗尽最后一丝生命力,被黑白无常勾去了魂魄。
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里,这样的感染等同于上了阎王爷的业务单,距离挂掉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
连那些还能动弹的轻伤军士也跪了下来。
拔开瓶塞,李小白淡定的倒出一枚黄豆般大小的碧绿色丹丸,离得近些的医士甚至能够嗅到空气中莫名弥漫的一丝草木芬芳,弥漫于空气中的恶臭无形中消散了和-图-书一分,他们的神色更加骇然,竟然真的是仙丹。
几十根粗细长短不一的绣花针,一大卷雪白的蚕丝线,一长一短两支尖刀,十几只大蒜,新摘的一大捧蒲公英,几个坛子里分别装的是烈酒虎狼烧,大块蜂巢,甚至还有一小坛装着蜂胶。
李小白来不及多解释,用浸泡过烈酒的尖刀在丁智的伤口上切削起来,锋利的刀刃将发黑或变白的死肉腐肉剃除。
刘管事缩了缩脖子,说道:“李公子,他已经没救了!”
即便不给银钱,对方也依然会听命搜集这些东西,但是效率和认真程度却远远不及使了银钱。
染上伤毒的丁智虽然没有像那些寻常受伤军士一样摆在人挤人的伤患营帐内,一人独处一帐,但是也没能好到哪里去。
到底是术士们自用的疗伤丹药,效力神奇,即使用在凡人身上,也依然能够发挥出不可思议的作用。
刘管事来不及擦拭满头大汗,双手高举两锭银铤,恭恭敬敬地说道:“小的只是做了一些份内事,不敢领赏。”
“干的不错!”
“你给我闭嘴!”
“他在哪儿,带我去!”
“是!小的这就去!”
“是!是!仙长!小的马上去办!”
有没有这锅仙水,满营军士的命运恐怕会变得截然不同。
刘管事再次匆匆去了。
仙长随意杀掉个把凡人,根本没有人会多嘴,他差一点儿又犯了几位前任的忌讳,连忙求饶和_图_书
锅内水煮开后,他摸出一支玉瓶,许多伤患营医士的目光一望过来便再也挪不开,眼睛都直了。
“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替我作主了!”
李小白不顾丁智身上散发着难闻的腥骚臭,连声呼唤,同时伸手一探额头,烫的几乎可以煮鸡蛋了,看起来非常糟糕。
寻常人只会用到陶瓶,瓷瓶,最多就是金银铜质的瓶子,极少会拥有像这样做工精致,还雕有符文的玉瓶。
“来人!给我煮一锅水!”
凭着异士营仙长的身份,李小白指使伤患营打下手的军士们煮了一大锅水。
之所以用一枚百草蕴养丸化水,不仅仅是为了恩泽满营伤患,同时也是因为丁智的伤势虚不受补,若是直接一枚百草蕴养丸喂下去,恐怕非但救不了性命,反而会成为催命的毒药。
寻常药丸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异状?
异士营仙长拿出来的任何东西都不是俗物,尤其是一支玉瓶。
李小白转过头一声大喝,吓得刘管事一屁股坐倒在地。
“够了!给我准备一些东西,绣针、蚕丝线、匕首、开水、烈酒、青盐、煮过的白棉布,还有大蒜、蜂胶和蒲公英,就是婆婆丁,如果没有蜂胶就换成蜂巢,这三样数量越多越好。”
坐在丁智旁边的李小白站起身来,接过包裹并放在营帐内的方桌上打开。
“看清楚我的每一个动作,记好我说的每一句话!”
“仙丹!”
战场上还好好的,升官http://m.hetushu•com发财明明就在眼前,却没想到一条铁打的汉子竟被这小小的伤毒给放倒了。
尸体只不过是从一处搬到另一处而已,伤患营外浓烟滚滚,不时有尸体投入火堆,烧成一团灰烬,然后装入陶罐内,用黄泥封好,再挂上军士生前代表身份的竹牌,待找机会与抚恤银子送还家乡,又是引得一家人哭嚎不已。
李小白直接在桌上忙了起来。
就像扔一颗寻常糖豆,碧绿色丹丸被丢进了锅里,李小白拿起马勺搅了几下,这枚百草蕴养丸迅速溶解,将刚刚煮开的水染得碧绿,就像一汪玻璃种的极品翡翠,更加浓郁的草木芬芳随着微风弥漫开来,压制住了满营的腥秽气味。
毫无疑问,能够起死回生的仙丹哪怕化了水,也依然可以救人一命。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的命吊住再说。
“李公子,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您还是不要去了。”
将大坛的虎狼烧倒入碗内,分别将蚕丝线和几支细针丢进碗内,选了一柄尖刀用烈酒擦拭干净,刀刃泡入酒坛中待用,然后再处理大蒜和蒲公英,浓烈的酒味与蒜味迅速混杂在一起。
“好了,每人一碗!就这样!”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整个伤患营一片哗然。
李小白很快找到了他,差点儿没吓一跳,短短两日未见,对方已然没有了人形,皮肤苍白,嘴唇干裂,身上仅穿着一条犊鼻短裤,满身伤口就像婴儿嘴唇般www.hetushu•com裂开,有些甚至隐隐发黑,整个人奄奄一息,仿佛随时会死去。
在他看来,这样的伤毒俨然与死人无异。
丁智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静静的躺在那里。
“李公子,李公子,你要,要的东西,我带来了!后面还有一些,正在路上!”
“这是,是玉瓶!难道是……”
端着汤匙,舀起一小勺淡绿色的药水轻轻润入丁智干裂的嘴唇,缓缓润入喉咙,随着药力渐渐发挥出来,在喂服了小半碗后,苍白若死人般的肤色终于慢慢的浮现出一丝血色。
马革裹尸只不过是一句奢望,军队向来运力珍贵,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运载会散播瘟疫的腐臭尸体,更不会把价格昂贵的防腐药材用在寻常军士身上。
青盐和白棉布在伤患营里就有现成的,后者只需要煮沸一遍,便可以使用。
这位公子发起怒来,可真是吓人。
“你来的正好,先给我把这座营帐折一半,不要挪动丁智,再叫几个医士观摩!”
军中医士手持刀具,面无表情的切割着军士的腐肉,随后用盐水冲洗伤口,引得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甚至当场昏厥过去,场面血腥无比。
血腥气,粪尿臭,各种异味,混杂在一起,熏的人头昏脑涨。
“是是是!是小的多嘴!”
仙威之下,刘管事吓得面无人色,当即抬手狠狠给了自己几个耳光,脸颊当即肿了起来。
刘管事喘着粗气,语不成声的将包裹捧过来。
哪里是和-图-书什么伤毒发作,分明是重度感染。
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李小白的动作,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一片鸦雀无声。
李小白摸出一个约摸五十两银元宝,随手掷出,说道:“拿去,不会白白使唤你,马上去办,速度!”
帐篷布被伤患营的军士卷起,原本有些憋闷的空气迅速流通起来,阳光洒了进来。
没有受伤的人闻了无不精神一振,受伤的人闻了痛苦仿佛平空消失了几分,甚至连昏迷不醒的重伤军士都有了一些反应。
顾不得自己的脑门被五十两的银元宝当场砸了个包,刘管事在一怔之后,捧着银元宝狂奔而去,期间还跌了一跤,却连痛叫都没有,连滚带爬的狼狈而去。
走入伤营,就像进入了人间地狱,惨叫声,呻吟声,哭嚎声,不约于耳,有如百鬼夜行。
“不要废话,赶忙去办!”
老丁的状态看上去似乎坚持不了多久,时间就是生命,如果能够用银钱买时间,李小白不会有任何犹豫。
“老丁!老丁!”
“谢仙长赐药!”
李小白给丁智喂完一碗药水后不久,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刘管事背着一只大包裹,上气不接下气的扑进营帐。
李小白没有想到,一场大战下来,竟然有这么多受伤的军士,而且他们的状态似乎看上去并不怎么好。
“怎么会这样?”
李小白没有迟疑,他想去看看伤毒发作的老丁。
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老丁用性命搏出来的功名最后却无法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