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章 路窄

解决掉青牛山山匪的骑马山匪们气势正盛,根本没有把眼前这些商队护卫放在眼里,或许只需要一个冲锋,再加上头儿在路上捡来的那个大块头狠狠砸上几锤子,就能够摧枯拉朽般将这些当作路障的大车撞得粉碎。
“兄弟们上啊!大秤分金,大块吃肉,大块喝酒!”
“公子不是不喜欢奴家吃人么?”
“把他牵在我的马后面,一路拖到死!哈哈哈!”
青蛇懒洋洋的从钱袋口探出脑袋,这个文青妖女装模作样的喝了几天茶水,结果受不了茶汤苦涩,很快又原形毕露。
李小白咬牙切齿的打量着这些马匪,当真是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聚头,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当初使李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之一。
关门,放清瑶!
“你是……”
为阻碍山匪们的冲击,春管事也不得不壮士断腕,留下数量货物价值并不高的大车将蜿蜒的山路堵得严严实实,山匪们想要冲过来,至少也要费一番力气。
二郎山的这伙山匪未免也太厉害了些,竟然连青牛山的好汉都没能拦住他们。
“你想怎么样?”
当初在西延镇李家大宅门前的街上,突然妖风大作,飞沙走石,十几个马匪葬身妖腹,还有上百个马匪的伤亡,侥幸逃得一条性命的老刀把子带着所剩无几的手下逃出镇外,侥幸捡回一条性命。
李小白冷笑着踏过大车,一步步走向这些骑马的山匪,右手悄然捏成剑指,继续说道:“当然和_图_书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李小白冲着鸦雀无声的山匪们不住的冷笑。
这一次或许九死一生,但是为了一家老小以后的着落,食东家之禄,自然忠东家之事,下定了决心的护卫们在最初的恐惧后,反而一个个镇定下来,握着刀兵严阵以待。
老刀把子着实有些吃不准李小白的路数,潜意识中并不愿意与这样的家伙放对,在语气里不自觉的怂了。
“呔,那边的肥羊,速速把路让开,然后引颈就戮,大爷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如若不然,哼哼!老刀把子有千百种方法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知道该如何相劝的护卫头领只好看着李小白走了过来,然而他却没来由的觉得对方的笑容有些古怪,仿佛会使人不由自主的遍体生寒。
或者说李公子也是山匪里的一员?不,这根本没可能!护卫头领在第一时间就排除了这个可能。
老刀把子倒吸着冷气,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李小白身上竟然还藏着一只妖族。
满载货物的庚字商队仅仅只来得及退出三四里,后方马蹄声再次传来。
由于吞过一枚妖熊胆,自称吃过妖怪,倒也不算说谎。
骑马山匪首领脸上从左眼到右嘴角的一条长疤狠狠抽搐了一下,他觉得对面大车上那个年轻公子有几分眼熟。
老刀把子俨然将李小白当成了他所认为的仙长。
然而在这个时候,李小白却跳下了大车,牵着自己的m•hetushu.com马,向准备与山匪们拼命的商队护卫们走去。
“又喝茶吗?能不能加些糖,奴家怕苦!”
“妖女!下午茶的时间到了!”
“妖!竟然是妖!”
“点心?点心在哪儿?”
“怎么样?”
“冤家宜解不易结,以往就此作罢,大家交个朋友怎么样?”
一直跟着他的老匪没有任何迟疑,跟着一起掉头就跑。
但是不少山匪因为生活环境远离妖域,对于妖族的可怕仅限于传闻,尽管明明知道不好惹,心中依然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我要砍下他的脑袋做夜壶!”
山匪们的脸色渐渐变了,他们或许能够死拼一只灵智初开的小妖,可是像这般谈吐清晰的妖怪恐怕绝不止是灵犀境那么简单。
李小白露出一口白牙,他的话让老刀把子的肝儿都开始发颤,当初若是知道会招惹到这么可怕家伙,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打西延镇的主意。
“虎力说的没错,他只有一个人!”
“李公子,李公子!你去哪儿,快回来,跟我们走!”
李小白面带笑容,脚下却没有丝毫放慢的意思。
“西延镇一别,你们这些王八蛋可别来无恙?”
上啊!做完这一票,又能快活些时日了。
其他山匪则完全是茫然无意识的跟着首领跑,仍旧还惦记着身后的商队肥羊,因此“逃”的并不积极。
“老刀把子,真是好久不见了!”
“完了!”
由于从蛟鳞上吸收到了那一丝龙气,虽然www.hetushu.com有些驳杂,数量又少,但是依然胜过妖气太多,使她的满身青鳞越发翠绿,犹如最顶级的帝王绿翡翠一般,而妖气也越发的精纯凝聚。
“李公子!你快回去,商队就拜托您了!”
纵横戈壁多年的经验让老刀把子对危险有充分的清晰认知,他毫不犹豫的勒转马头,往大黄岭深处跑去。
“你可以添些点心!”
面对即将到来的厮杀,在商队护卫头领的指挥下,大多数护卫都留下来断后,为商队撤离尽可能争取宝贵的时间。
青蛇扭动着身躯,骤然变大了数十倍,昂起头的身形一下子高过了李小白。
趁着封狼道官军与风玄国三万精骑开战,他带着残余的马匪到处东躲西藏,逃过折冲府兵的追杀与清剿,却没能逃回戈壁荒漠,反而误打误撞的来到封狼道与关华道交界的大黄岭一带。
“老大,怕那个娃作甚,待爷一锤子把他砸个稀巴烂,咱们再抢他个痛快!”
单单是李公子身边那条青蛇妖就足以将整支商队屠得干干净净,没必要这么大费周张。
李小白直接踏在了作为路障的大车上,无视众匪的威胁,将目光投在了骑马山匪首领身上。
“你看到的都是!”
弃了坐骑,徒步追上马队的巨汉挥动着手中的八棱金瓜锤,凶相毕露的打量着李小白,无论对方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他都有信心砸碎砸烂。
大部分山匪们不知死活的疯狂叫嚣。
本公子一向不记仇,有仇通常当场http://www.hetushu•com都报了,现在他要向老刀把子连本带利收回西延镇的债,人命债!
“好主意,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李家小郎!”
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强占了二郎山的山匪大寨,这位纵横荒漠的马匪改行干起了山贼,不过依然还保留着做马匪时四处奔袭的习惯,却没想到这一次捞过界,竟然遇到了昔日的冤家对头。
“不如当球踢!”
老刀把子又惊又惧,要知道这位年轻公子可是不仅击杀过一位仙长,还将西延镇狠狠划了一道,连城墙都消失了一小段,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刀把子终于认出了李小白,就觉着一股子寒气从自己的尾椎骨处猛然窜了上来,当即整个人仿佛都冻结了,他努力从牙缝里面往外蹦着字。
那条蛇会说话?十余步开外的山匪们死死相着李小白脚边的青蛇,他们身下的马匹不安的打着响鼻,在一阵惊惶失措的骚动中不由自主向后退却。
听到首领这般说话,山匪们纷纷惊诧的望过来,一向张狂到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的老刀把子怎么会如此忌惮这小子,方才收拾青牛山的那些窝囊废时可没这么好说话过。
对于人族的点心,对她来说,永远是多多益善。
这家伙的胆子未免也太小了些,光是看到一只妖怪就吓成这般模样,很难让人想信方才他将垒石和活人统统砸烂时的所向无敌。
他两眼直往上翻,嗷唠一嗓子,咣,若大的一条汉子,竟然当场吓昏了过去。
和*图*书妖怪?呵呵,妖怪被我吃了!”
人心惶惶的车夫与伙计们拼命驱赶着力畜,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向远处逃去。
青蛇吱溜跌落到地上,她并不介意享用一顿点心就茶水,茶汤虽苦,但是配上点心,还是别有一番滋味。
巨汉虎力瞠目结舌的望着青蛇妖,心头没来由生出一阵惶恐。
老朋友?护卫头领茫然不解,难道这山匪里面还有李公子的朋友。
李小白拍了拍自己腰间的钱袋。
……
李小白没有回话,也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他摆了摆手。
“妖!额的娘哎!俺要死了!”
只有曾经跟老刀把子一起洗劫过西延镇的马匪或许才能够理解首领的此刻心情。
不断催促所有人加快脚步的春管事看到李小白突然离队,连忙大叫起来。
“什,什么鬼东西?”
“我来会会老朋友!”
在距离那些山匪们还有十多步时,李小白停下了脚步。
但是现在看来,对方神完气足,恐怕绝非是当初自己所想像的那样,定然是得了什么造化。
巨汉虎力浑身一颤,手中的八棱金瓜锤当场跌落在地,直接砸出了一个小坑。
“你,你不是被妖怪吃了么?你是,是人,还是鬼?”
“跑!”
骑马山匪首领用快活的享受刺激着这些山匪们的贪婪。
听到春管事的叫喊声,留下断后的商队护卫头领一转头,看到了施施然走过来的李小白,对方仿佛没有看到已经来到视线里的山匪们。
春管事脸色变得煞白,到底还是没能逃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