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章 人蛇小斗

李小白倒是不害怕那些山匪找上门来喊打喊杀,无论来多少都是给清瑶当点心的份,他只是单纯的讨厌麻烦,今天蹦一个,明天蹦一个,没完没了,尽恶心人。
青蛇迟疑了一下,随即直摇头道:“奴家不喜欢天天吃素包子,公子的血也不能少!”
这处营地是庚字商队的一位老营事花费了不少力气才寻找到的,后来的管事们每次带队落脚,都会花一番力气修整与清理。
蛇妖念佛?这到底是个什么妖?白天还看到它吃人来着。
因为在无意中触发了这上半册《摩诃钵兰经》,尽管李小白依旧不知道该如何去修炼,但是满篇经文却烙印在了心中那朵莲苞绽放的第一片花瓣上。
这里没有黑店,只有背风的山坡,岩洞和一汪小小的石壁流泉。
“公子就知道欺负奴家,生气了,不玩了!”
由于可供休息的地方并不大,百辆大车和百头力畜便已经将岩洞口塞得满满当当,若非空气流通无碍,不然无需多久,力畜与马匹的体味与屎尿味混合在一起的腥臭味儿弥漫得到处都是。
“这就好!”
双方之间彼此刻意保持着默契,从头到尾并不互相打照面。
常年通行大黄岭的大商号也不敢招惹这样的店家,他们有自己的落脚之处。
商队原本就行动缓慢,又多了几辆满载二郎山缴获的大车,想要走出大黄岭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尽管直线距离并不长m.hetushu.com,但是架不住山路蜿蜒,上下费时费力,平地上走一个时辰的直路,放在山里,两三个时辰都打不住,真的是望山跑死马。
妖女真是没有下限,它甚至还朝着不远处盘坐在地,默默颂念着佛经的致笃大师望了一眼。
“原来如此!”
恐怕连李小白自己都不知道原因何在,但是他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些意外收获,动作变得越来越娴熟,连挑带拨总能恰到好处的截住清瑶,让她始终近不得自己的身。
再次长身而起,电射向李小白,速度比方才更快了三分。
“咦?这是什么鬼名堂?”
“李公子,有何吩咐?”
岩洞环境敞开,遮风油布又挡不住声音,李小白与清瑶的对话,周围得人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瞠目结舌,就差下巴跌了一地。
李小白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得到了答案的李小白重新回到自己歇息的地方,只是用几块防风挡雨的油布搭起来的小棚子,虽然简陋,在这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野中已是极好的待遇,许多伙计和车夫只是裹着一块毡垫彼此靠在一起,或躲在背风的角落里将就一晚而已。
山坡的另一面是寸草不生的陡峭山壁,带着寒意的山风不时从垂直的数十米高悬崖呼啸而过,使商队停歇的这座小坡变得异常险要。
“莫闹,没心情!你又不信佛!”
吱溜,重新钻回钱袋里和-图-书,生起了闷气。
李小白刚躺下,清瑶又从钱袋里钻了出来,用小脑袋抵着他的额头,不断吐着蛇信。
一人一妖盘大战了三百回合后,清瑶终于忍不住一阵气馁,公子总是能够鬼使神差般提前截住她的身形,使她白费力气。
李小白翻了个大白眼珠子,这妖女不尽不实,满口胡说八道,骗鬼呢!
……
脑门子上浮出一层薄汗的春管事借着说话的功夫,稍稍喘了一口气,这一天从出发到歇脚,真是把他给忙坏了。
借助于这片灵光充盈的花瓣,《摩诃钵兰经》的真正奥义自行运转不休,等若李小白无论在说话行走,吃饭睡觉中,依然无时无刻的处于修炼状态中,使他心神逐渐壮大,六识也变得越发敏锐,一丝若有若无的灵气在潜移默化中替他洗筋伐髓。
“为什么不念,奴家就是想听!”
几块油布临时搭起来的小棚子登时摇摇欲坠。
不过他并没有告诉李小白,因为借了对方的光,庚字商队相当于在大黄岭立了威,即便有心怀不轨的宵小,恐怕在动手之前也会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喂饱那条青蛇妖。
清瑶仿佛不信这个邪,再次扑来。
连续两次扑空的青蛇歪着脑袋打量李小白,仿佛觉得不可思议,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屡试不爽的扑咬竟然次次落空。
“不不不,不会!”春管事直摇头,他熟捻于大黄岭的潜规则,解释道:“这次是和-图-书二郎山先坏了规矩,我们若是抵挡不住而人财两失,恐怕不会有人替我们出头,哪怕是大东家也无能为力,因为这里是大黄岭,不是官府辖下,义善祥只是商号却不是军队,但是像今天这样,坏了规矩的家伙被我们反杀,只怪他们不长眼,实力不如人,其他山头的好汉会幸灾乐祸,却不会替他们出头,盗亦有道,如果没有规矩,大黄岭恐怕早就乱成一团,谁都不会有饭吃。”
仿佛条件反射,李小白抬起手,后发先至的伸出手指轻轻一拨,青蛇当即被带偏而扑了个空。
尽管经历了白天的惊险,或许是因为逃过一劫,所有人的心情都很好,干起活来格外卖力,终于在太阳落下群山之巅前,将力畜,大车和货物悉数安排妥当,并且点起了几堆篝火,开始准备晚餐。
“公子毋须担心,待我们通过大黄岭,便没什么了,他们是不会追出来的。”
这些看似简陋肮脏的客栈饭铺无一例外都是黑店,热情好客的伙计和掌柜大多是手上沾过人命的悍匪凶徒,不仅黑钱,还要黑命,真正的笑里藏刀。
这妖女刚刚得了好处,蛟鳞蕴含的一丝龙气让她修为虽然没有更进一步,但是妖气凝实程度却平空提升了三成,释放的妖术因而能够威力更加巨大。
但是身周数丈范围内的一切风吹草动尽数映入李小白心中,随着他的关注,青蛇的动作轨迹仿佛越来越慢,看www.hetushu.com似十分随意的抬手再挡,又一次不偏不倚的将对方引偏了出去。
“春管事!”
李小白将了妖女一军,他才不会轻易上当。
“我们剿灭了二郎山会不会招来报复?”
几近荒废的官道上极少有做来往客人生意的店家,若是有看到,绝对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除了会在每年定时送上一份年例礼物的春管事,这些山匪并不愿意见其他人,毕竟除了待在山里,他们偶尔也会外出采买,若是让官府六扇门的人认出来可就糟糕了。
每当经过有山匪好汉占据的山脚,春管事照例会在路旁挂上一袋钱当作买路钱,随后便能够听到山上好汉远远的招呼声。
……
当红霞漫天的时候,紧赶慢赶的庚字商队终于在一处易守难攻的山坡上驻扎了下来。
突然毫无征兆的向李小白扑来,一言不合就要用强。
李小白喊住了正在安排明日起程事宜的庚字商队春博。
“不念!”
小白同学坚信,小胜一场是极好的开端。
李小白和衣而卧懒洋洋地说道,今天看到很多人喂了妖怪,虽然那些家伙都是十恶不赦,他依然心情好不起来。
“公子,快快念经给奴家听!”
虽然受了些皮肉之苦,不过李小白的心情却是极好,他总算不再是拿这妖女没有办法。
沿途的山匪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庚字商队在经过青牛山和二郎山时发生的事情,照例像往常一样拿钱放行,再也没有遇和*图*书到像老刀把子那伙人一样不讲规矩的家伙提着刀蹦出来劫径或者喂李家小郎的青蛇。
挡了几十回,不仅手指早已又红又肿,疼痛不已,胳膊也开始酸胀不堪,就像刚刚做了苦力一般。
“除非你天天吃素包子,不许喝我的血,这样我才信。”
春管事笑着点了点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带队通过大黄岭,由上一任老管事言传身教,再加上与那些山匪打交道的经历,对其中的奥妙早已是门儿清。
然而两根手指依然准确无经的搭在了蛇躯上,四两拨千斤,处于半空中没有任何凭借的青蛇没有任何意外的被拨开,啪一声撞在了油布上。
放下手,李小白苦笑着揉揉手指,虽然初窥《摩诃钵兰经》的上半册奥义,心神感知变得异乎寻常的敏锐,可是这具身体依旧是肉体凡胎,哪怕清瑶这妖女刻意约束了力气,她也依然是化形境妖族,若是完全放开,恐怕连一头大犍牛都会被轻而易举的撞飞出去。
这便是大黄岭的规矩。
若是着了道儿,只怕是有命进去,没命出来,一年里总有贪图近路的往来路人把自己的小命白白送在这些既要钱又要命的黑店里面。
清瑶也不知跟谁学得撒娇,或许是天性,她还想继续炼化那枚蛟鳞,将它的价值彻底榨干。
一人一妖之间归根到底只不过是玩闹罢了。
或许明日早起时,少不得又要多出一片青紫。
“奴家可以信嘛!南无阿弥陀佛!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