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章 游侠儿

春博松了一口气,如果要对商队不利,根本不可能一个人。
……
若是与李公子这般供养妖奴,每日这般心塞或心累,就算没进妖腹,自己恐怕也活不了多久吧?
一名商队护卫骑着马带着一身湿漉漉的雾气,从队伍后方赶了上来。
“……”
“奴家不吃人,从今天开始改吃素包子!”
想到这里,她连那些山匪都没兴趣了。
缺根弦儿的巨汉虎力可不怕什么山林之王,一双蒲扇般的大手无意识的在身边摸索,老半天才想起来,自己的宝贝锤头已经被没收了,不由一阵垂头丧气。
戴着斗笠,抱着长剑的那人骑马从载着李小白的大车旁经过时,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李小白向对方轻轻颌首致意,对方亦然。
在山野里宿营往往就是这样,不仅能够看到野鸡、野兔、野羊或野鹿等小动物,偶尔还能打几只野味改善一下伙食。
不止是商队,连那个游侠儿打扮的年轻人也被拦了下来。
李小白点了点头,他察觉到那人的耳朵轻微动了动,显然春管事的耳语并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虎背熊腰,块头若大的一条魁梧汉子果断怂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只是个二愣子,却不是个傻子。
“虎力,喊什么,帮忙干活儿去!”
春管事跳上身旁的大车,往后方望去,就见一人一马从朦胧的山雾中现出身形,并且变得越来越清晰。http://www.hetushu.com
李小白与春管事面面相觑,彼此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那人应该不是普通平民,也不是商人,倒有几分江湖游侠儿的打扮。
不过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撞到野猪,熊瞎子或豺狼虎豹什么的,就等着给对方改善伙食吧。
更何况队伍里有李公子在,寻常山匪想要劫道,根本就是找死。
“嗷呜……”
“奴家正在生气!”
隔着三四十步,李小白看到那人背弓挎箭,怀中还抱着一件兵器,似是长剑,不过头上戴着斗笠,隐隐约约看不清面目。
人这玩意儿就是这么奇怪,明明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有一条同样吃人而且更加可怕的青蛇妖,可是现在却偏偏被一头不知身在何处,光闻其声,不见其影的老虎给吓得不要不要的。
后者随即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道:“在,在下也不知道为何?”
“……”春管事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人一妖互相针尖对麦芒的斗嘴抬杠,隐隐可见刀光剑影。
“也许是艺高人胆大!”
应该不是山匪。
当商队前方的那个身影快要再次完全没入弥漫于官道上的山雾时,就听到突然远远传来一声呼啸,紧接着一片呐喊声从官道旁的山林中响起,并且飞快冲了过来。
“昨晚儿听到没,狼嚎了整整一晚!吓得我都不敢睡!”
有了虎hetushu.com力这么个大身板儿加入,庚字商队的出发准备工作效率变得更快了。
一连串比喻、对比和形容这顿组合拳使将出来,连作为旁听者的春管事都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脏得不行,恨不得找一处清澈见底的水潭好好清洗一番。
在李小白眼中,山匪已经不能算作人,尽管看着有些闹心,倒不如让妖女吃了,省得这些家伙继续作恶,伤害无辜。
“小……呃,小公子!小的这就去!”
因为游侠儿同样意味着麻烦,他们往往不遵循律法,姿意妄为,一旦捅下篓子便扬长而去,逃之夭夭,商队若是与对方沾上边,说不定会引祸上身,所以是敬而远之的好。
对于这类突发情况,商队上下已是不知演练了多少次。
随着清晨仍带有几分寒意的习习凉风,一声摄人心魄的虎吼传了过来。
不是说那些山匪们不会报复么?这心眼儿也未免太狭小了。
天色渐渐放亮,燃烧了一夜的十几堆篝火只剩下余烟袅袅的一堆灰烬,最后一班值夜的商队护卫叫醒了其他人,揉着泛出血丝的眼睛,躺在还留有几分余热的篝火灰烬旁趁机睡着回笼觉,鼾声很快响了起来。
“后面有人!”
“大虫?大虫在哪儿,待爷打杀了它,做件皮袄子!嘿,冬天可暖和着呢。”
“公子又糊弄奴家!怎会是酸臭的?”
半个时辰后和图书,商队很快重新回到了杂草丛生的官道上,在山间弥漫的薄雾中,继续开始新一天的旅程。
此时李小白的目光恰好望过来,不是说好的山匪们不会报复么?怎么这么快就追了上来。
还在互相斗嘴抬杠的车夫们一个个脸色变得煞白,那可是吃人的老虎,要是见着了,逃已经是来不及,就等着葬身虎腹吧。
“游侠儿好吃么?”
他想了想,又说道:“这人胆子真大!”
小白同学祭出百试不爽的智力碾压,硬生生让清瑶开始怀疑自己的蛇生。
“拉倒吧,后半夜你就睡得连推都推不醒,这儿烧了这么多堆火,野兽根本不敢靠近,你就知道瞎咋呼。”
李小白没好气地说道:“不好吃,酸臭酸臭的!”
这回轮到李小白麻爪了。
春管事虽然猜测从商队后方赶上来的单骑走马并不一定是匪类,不过凭借着带领商队千里迢迢奔波来往的经验,他依然还是持小心谨慎的态度。
春管事微微一怔,难道是山匪。
“现在有加餐!机会难得,说不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李小白腰间的云蛇纹蜀锦钱袋里传出清瑶的声音,昨日几十个山匪吃的挺过瘾,现如今又开始馋了。
显然妖女仍旧被李小白形容的酸臭游侠儿给恶心的不行。
商队护卫头领第一时间大喊起来。
迎着李小白的询问目光,春管事向他点了点头,随即对商队护卫道http://m.hetushu•com:“不碍事,应该是过路的。”
李小白拍了拍腰间的钱袋,然而手指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
他也不曾料到山匪们居然如此不讲信用,明明是二郎山先坏了规矩,眼前又拦住商队去路究竟是什么意思?
“迎敌!迎敌!”
“额的娘哎,大,大虫!”
“奴家才不要吃臭的。”
从油布棚子里钻出来的李小白一声喝斥,打断了这夯货的蠢蠢欲动。
心魔难消的清瑶已经有了心理阴影,坚决不肯再上当。
就听到商队前面有人大喊:“呔!前面那厮,是你想要收服我大黄岭的各路好汉吗?还真是大言不惭,不知死活!”
“都警醒着点儿!”
正如春管事所猜测的那样,那人只是一个独行客,对满载财货的商队并没有任何兴趣,简简单单的从商队旁擦边而过,倒是让装作若无其事的商队护卫们白白担心了一场。
不吃人的妖怪,那还是妖怪吗?
如白纱般缓缓流动的山雾中人影绰约可见,片刻之间,前方百步开外的道路被堵得严严实实,至少有两百多人截住了商队的前路。
这片群山中真正的山大王在用自己的咆哮声宣示着自己的领地。
李小白娴熟的放着嘴炮,与这妖女交锋多次,他的嘴炮经验值大涨。
那个游侠儿打扮的年轻人很快超过了商队,双方距离越拉越大,彼此之间仅仅只是路人那么简单。
李小白诱惑袋中的青蛇,和图书前面有好多人形的点心,统统吃完了,他好继续赶路。
一辆辆大车飞快聚拢起来,以免给突如其来的山匪们各个击破的可乘之机。
妖女表示不信。
“人家运动量大,很少有机会洗澡,所以很容易发臭,随便一搓就能拧出三斤老黑泥,还有虫子,内裤也许还沾着便便,整个人的味道就像三年没洗的臭鞋子,想想看被臭脚捂了三年,啧啧啧,那个酸爽,你还有兴趣吗?嗯,对方说不定还有狐臭……”
天啦噜!人族竟然这么脏,自己以前究竟是怎么下得了口的?
好端端的期待美食,却不想被强塞了一嘴狗粮,清瑶当即没了兴致,作为有理想,有实力,有野心的未来大妖,在选择食物上应该有所矜持才是。
“只有一个人!”
春管事在李小白耳边小声说道:“此人是游侠儿!”
“有多少人?”
“清瑶!”
行侠仗义是游侠儿最喜欢干的事,不过春管事却没打算像邀请李小白与致笃大师那样,请对方加入商队同行。
虎力原本想喊小白脸,一看到对方腰间的钱袋,当即不由自主的一哆嗦。
那名商队护卫话音刚落下,就听到一阵咯哒咯哒不紧不慢的马蹄声从商队后方传来。
那是一张十分年轻的脸,目光湛然,炯炯有神,看年纪似乎比李小白大不了几岁,不过胡子拉碴,留下了些许风尘与沧桑的痕迹,神情自信,简单的说,就是极富有男人味儿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