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章 围攻

黑压压一片人群堵住了深入前方山谷的道路,谷口左右山坡上人头攒动,约摸至少有几千人聚焦在这里。
心中迟疑不定的同时,背后渐渐浸透了冷汗。
好么,前方交通拥堵,即将或者已经闹出人命,还真是风波不断。
强大的敌人反而激起了山匪们的绿林草莽义气和对强者的尊敬,宁可公平对决,光明正大的杀死这个游侠儿,也没再想过仗着人多势众,用人海战术生生堆死对方。
连风玄国与大武朝互相开片儿的大阵仗都亲身经历过,这几千山匪的乌合之众还不放在他的眼里,自然不会有害怕这么一说。
“……渡己,渡人……渡己……渡人……”
“好,李公子请!”
他们想要干什么?
李小白笑着跳下大车,商队护卫头领和几个胆大的护卫跟着他走向那些山匪。
这般一语成谶让老刀把子哭笑不得。
……
李小白眼尖,在山匪人群中看到了一个鹤立鸡群的身影。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替大当家的报仇!”
他想不到这个飞来横祸,竟是替李公子背的锅,山匪们完全将那个游侠儿看作与商队是一伙的。
春管事缩了缩脖子,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哎哎,你们几个,不要去,喂,可别乱来!”
这些不讲规矩与道义的山匪竟然真的迁怒于他们,还亏得他在李小白面前拍着胸脯保证不会有任何后患,hetushu•com眼下想要后悔却已是来不及。
莫不是来报仇的?
越往坏处想,所有人抖的越发厉害。
有几人远远的摆了摆手中明晃晃的兵器,吆喝道:“这里办事,此路暂时不通!义善祥的,就站在那儿,等会儿再找你们算账。”
他的脸色当即垮了下来,那个游侠儿当真是胆大包天,眼前这些山匪,得有多少个山头的绿林好汉?!
“好多人!”
恐怕也只有他这样没心没肺的家伙才会如此闲得蛋疼撩拨这位慈悲心肠的佛门大德。
致笃大师丝毫没有任何架子。
“黄果坳的你们先等等!我来会会他!”
“呵呵,同去同去!”
大黄岭商道若是出点儿差池,义善祥在此之前的经营和结交不仅前功尽弃,商队来往或许将会增加一大笔支出,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更多的是时间。
商队伙计与车夫们一个个面如土色,前方那些人的打扮和手里拿的家伙,分明是横行大黄岭的山匪。
春管事皱起了眉头,满脸疑惑,明明是二郎山的人先坏了规矩,生死由人怪不得旁人,难道大黄岭的好汉开始不讲信义了吗?
“来吧!”
大不了关门,放清瑶,再多的匪类也是当点心的命。
野草丛生的官道上,视野再次清晰起来。
“看!那个游侠儿!”
待商队护卫们将前方道路清理完毕,催促车夫与伙计们上和*图*书路的春管事快步来到两人身旁。
有人喝止了即将爆发的混战,随即说道:“真是好身手,双虎谷的陈大,陈二来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
随着太阳越升越高,阳光中蕴含的热量渐渐驱散了在山间弥漫缭绕,痴缠不去的濛濛雾气。
那几个山匪不曾料到对方胆大如斯,竟然无视他们,眨眼间就直接钻进了众匪人群中间,想要阻拦,却已然来不及。
“施主身具大智慧,让贫僧茅塞顿开!南无阿弥陀佛!”
看样子像是在单挑,而不是之前看到的群殴,当然到底是群殴还是单挑,得看这些山贼的心情。
算账?
“游侠儿?”
山匪们脸色难看是因为他们这么多人,竟然拿一个游侠儿毫无办法,反而伤亡惨重,这么会儿功夫,四个山头的大当家把命丢在了这里,那些山寨今后恐怕是元气大伤,甚至有被其他山头吞并的可能,大黄岭虽然有自己的规矩,却并不意味着相互之间会真的能够和平共处,因怨结仇,贪婪争杀从未停止过。
春管事连叫了几声却没能喊回他们,只得在原地直跳脚,却又无可奈何,开始担心起来。
准确的说,前方的人群应该是一个里十层外十层的包围圈。
仿佛当头棒喝一般,致笃大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大当家的!”
林间回荡着鸟兽的鸣叫,偶尔可见小兽的踪影,虽然山路高低起伏,www.hetushu.com庚字商队的所有人走得却并不辛苦。
春管事打了个哆嗦,他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我们死定了!”
“让让,让让,看热闹的!”
“嘿嘿,借过,借过!”
……
这厮全然没想过,致笃大师绝对不是第一个栽在他手上的倒霉鬼,如水牛妖,如劫道马匪,如好兄弟丁智和夜泣,如苏尚卓……预计未来还有更多。
认了?这究竟是什么鬼?
李小白背后立刻浮起一片白毛汗,这位大和尚该不会真入了魔吧?
商队护卫头领沾了李小白的光,趁着眼前这些家伙没有反应过来,带着几个护卫顺势挤入人群。
不过他们没有李小白那样对身周环境的感知有如明察秋毫,自然没少被挤开的山匪怒目而视,少不了多陪几句好话,却依然没能跟上李公子的脚步。
出乎意料,商队护卫头领应了李小白的提议,他对那个游侠儿的剑术见猎心喜,想要偷学个一招半招,这辈子多半能够受用不尽。
呛啷啷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从人群中传了出来。
李小白嘴角的笑意更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成心掂量一下这位高僧的修持。
一声惨叫戛然而止。
“大师先请!”
几乎与自带悲催荆棘光环没什么区别,五步之内,必有横祸。
难道这个连杀了四个山头大当家的游侠儿真是来收服大黄岭各种好汉的?
心有所悟的致笃大师真心实意的向李和*图*书小白合什鞠躬。
距离李小白等人最近的几个山匪从未见过如此胆大包天的家伙,作出恶形恶状的模样威胁道:“你们干什么的?想要找死吗?”
或许其中还有各个山头明哲保身的私心和待到游侠儿不支时,一举杀死对方,捡个能够使自己声望大涨的便宜,将来引得更多的好汉加入,山寨实力可越发壮大。
……
难道一直以来,藏身于大黄岭的所有山匪都来到了这里吗?
“一起去瞅瞅?”
李小白一向胆大,看到这么多人非法聚会,打算去看看热闹。
“啊!”
这时有人注意到了沿着官道而来的庚字商队。
李小白旁若无人的走近,就像泥鳅一样两三步就从他们中间挤了过去。
“全是山匪!”
春管事一愣,连忙眯起眼睛往匪群当中张望,很快发现了一处不同寻常的区域,由于离得比较远,看不真切,但是偶尔折射过来的剑光倒是有几分眼熟。
渡人?
凭着比以往更加敏锐的听觉甚至可以听到一些叮叮当当的兵器交击声。
走了约一个时辰,眼前的景象让庚字商队猛的骇然止步。
不过两人并肩而行的时候,他却听到致笃大师口中隐隐约约的念念有词。
一个个愣在那里,不知道是该继续喝斥,还是追上去将对方揪出来。
他算是看出来,这位公子哥压根儿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不敢当,不敢当!”
人群当中,老刀把和*图*书子等人与周围其他山匪一样面色难看,只不过这个面色难看的原因却是截然不同。
良久,致笃大师双目似乍闪即逝一抹精芒,随即消失不见,仿佛依旧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比丘老僧,丝毫没有任何不同寻常之处。
“呃,公子,还是莫要乱来!”
然而老刀把子和他的几个心腹费尽心思的传播谣言,却没想到千算万算,人算不如天算,居然会发出误中副车这样的事情。
“大师,李公子,我们要出发了!”
好在一入大黄岭,春管事就让商队竖起了代表着义善祥商号的“義”字旗,察觉到有陌生人接近的山匪们很快认出了商队的身份,脸色倒是放松下来。
大黄岭的山匪们固然是信了谣言,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竟然将一个来历不明,剑术却异常凶狠凌厉的陌生游侠当作谣言中那个放言平定大黄岭的李小白,更让老刀把子等人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认了!
游侠儿淡淡的声音与对方的大嗓门相比,几乎微不可闻。
“我也去!”
他并未听到李小白与致笃大师的话,也幸亏如此,否则非被小白同学大逆不道的妄言给吓得短寿几年不可。
李小白连忙侧身让开,玩笑归玩笑,要是真引的对方走火入魔,那才是大罪过。
李小白同样客气。
难道这是在单枪匹马的挑战大黄岭众匪,一个人就想把所有山匪打到心服口服,或者杀个干干净净,永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