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章 奢摩的撕裂

心神空间已经被那朵神秘莲苞占据,两者宛若一体,已经绽放出两片花瓣的莲苞在某种意义上相当于他的心神守护者,任何外来的有害冲击都会被拦截并化解掉。
在法术面前,凡人总是没有多少抵抗能力。
浑身无处不痛,真气几近涣散的游侠儿彻底无语,这人的神经到底有多大条,都不看看眼下是什么情况吗?
“我不信!”
哥舒烈再一次大喊,同时剑指李小白大声道:“来人,给我杀!”
看到自己手下的脓包模样,或许是因为李小白的嚣张,哥舒烈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捉摸不透李小白的路数,手里提着剑不敢再像方才那样轻易上前追杀。
天狼峰峰主哥舒烈露出了狰狞的可怕笑容,一道阴影投了过来,将两人笼罩在其中。
“我不信!”
正因为将眼前的厮杀当作一场游戏,他才会如此毫无顾忌的乱入。
游侠儿冲着李小白大喊,他是一个有原则的武道中人,更何况方才李小白在某种程度上帮他牵制了哥舒烈,否则完全可以和那些山匪们站在一起看热闹。
“嗓门很大嘛!”
“奢摩!”
他知道,眼前这个泥石巨人对自己和游侠儿再也没有任何威胁,www.hetushu.com剑光“奢摩”的威力还真是出乎意料。
地面上很快遍布触目惊心的坑坑洼洼。
李小白将目光放在了这个好好的术士不去做,偏偏要干山匪这样没前途职业的天狼峰峰主身上。
“你,你怎么没事?不!怎么可能没事?你明明是凡人!”
与泥石巨人苍土傀交手的游侠儿身形一滞,他强行咬破舌尖,以疼痛刺激自己的意识保持清醒,流转于奇经八脉内的真气翻腾不休,隐隐有失控的迹象,随即狼狈的往一旁翻滚,险而又险的躲闪开苍土傀的俯身轰击。
“信不信随便你咯!”
李小白乐了,顺势补刀。
“你……”
即使同样是术道修行者,没有炼神境的修为,恐怕也做不到若无其事的接下“震慑”。
“罢!也罢!你我素不相识,却是同年同月同日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连人带兵器飞了过来,狼狈的砸在李小白面前,他低下头一看,当即睁大了眼睛,说道:“这位兄台,你可还好?”
能够撕裂甲胄的夺命剑气打在苍土傀身上就像挠痒痒,即便能够斩出数寸深的剑痕,也很快在附近土石聚拢后恢复如初,仿佛根本不曾经和_图_书历过剑气攻击一般。
泥石巨人苍土傀迈着大步子跨了过来,仅仅两步就来到了李小白与游侠儿不到五米的位置,一只脚高高抬起,正准备向两人重重踏下。
“没吃饱饭么?”
“也许吧!但我确信,决不是今天!”
那只泥石大脚已经下落到距离两人头顶几乎不到两步,剑光交织而成的剑风毫无阻碍的穿透了苍土傀的身躯。
天狼峰峰主一声突如其来的“震慑”让看热闹的山匪们猝不及防的集体中招,向四面八方无差别扩散的精神力冲击使一个个山匪东摇西易水,眼冒金星,头昏脑涨。
李小白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
咣啷!一柄鬼头刀掉在了地上。
“快走!逃得越远越好!我不是那东西的对手。”
他忘了方才的“震慑”法术无差别冲击了所有人的心神,天狼峰的山匪自然也被波及了进去,此刻还能有人能够冲过来,已是非常难得。
他已经不再满足于所谓的单挑对决,只想把眼前这个诡异的家伙早点干掉。
“……”
重伤不起的游侠儿面对死亡逼近,表情却十分平静,只是目光中还有几分不甘,四处行侠仗义,却没想到这片群山竟是他的葬身之地。
http://www.hetushu•com世间万物皆有天敌,本公子就是术士的天敌,你信不信?”
那么大的块头,又刀枪不入,就算是李小白对上也只能落荒而逃,他可以无视法术袭身,却无法依靠血肉之躯没完没了的躲闪泥石巨人的重击,哪怕擦上一下,恐怕不死也残。
正如二十五年前,不知多少武道豪侠憋屈的饮恨于术道修士之手。
哥舒烈哪里肯服气,他猜测对方身上必然有什么宝物,否则绝无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下“震慑”法术对心神的冲击。
好吧,真是为他的智商捉鸡!
他抽空往旁边看了一眼,那个游侠儿也是个迂腐的家伙,都到这个节骨眼儿了,依然还在傻乎乎的坚持着所谓的公平对决,难道就不会引着那个泥石巨人往周围山匪人群中溜达几圈,恐怕不用多少力气,他一个人就能灭了这里的大部分山匪。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抬起右手,作出了剑指。
李小白笑盈盈的抬着头,打量着自己的成果。
“逃不了了!杀了他们!”
“什么?”
一片淡白色电光,准确的说,应该是由无数细碎剑光组成的大网自下而上的扑向三丈高的泥石巨人苍土傀。
这不可能!
游侠儿茫和*图*书然望着李小白奇怪的姿势,这是再耍最后一次口舌之能吗?
李小白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好奇的左右张望,他还从未体验过心神被“震慑”法术冲击究竟是个什么滋味,最多有点儿头晕罢了,但是很快又恢复正常,根本体会不到周围那些山匪们连脑袋都要裂开的痛苦。
那几个山匪有气无力的挪着脚步,时不时龇牙咧嘴,心神遭到冲击的后遗症仍未恢复,以往的凶悍劲儿统统不见了踪影,他们望向李小白的目光中隐隐带着几分心虚,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们,你们没吃饱……”
就像中了定身术一般,泥石巨人的动作完全停止了下来,保持着一个诡异的踩踏姿势却没有因此失去平衡。
施展完“震慑”法术后,灵脉内的灵气再次陷入低谷的哥舒烈不可思议的望着李小白,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对方应该当场昏迷,甚至魂魄溃散,变成一个再也无法醒过来的活死人才对,再不济也应该抱着脑袋满地打滚哀嚎惨叫,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
高达三丈的泥石巨人每一拳轰中地面,都会生生砸出一个近两尺深的大坑,泥土碎石同时向四周飞溅,打在人身上生疼。
听到李小白神和*图*书完气足的声音,山匪们立刻就怂了,脚下慢如龟爬,经过法术的摧残,他们的战斗力只剩下一成,像这般冒冒然冲上去,谁死谁活还真的不一定。
自己拥有锻体境武道修为依然不是那只泥石巨人的对手,即便是洗髓境的高手或许只能堪堪打个平手,想要战胜术士的手段,起码比对方高出两境才行。
这个年轻公子竟然真的不在乎生死。
浑身上下一丝灵气皆无,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凡人,与他麾下那些蝼蚁般的凡人山匪没有任何区别。
以对方的年纪,会是炼神境的术士吗?
对方所犯的最大错误便是亲自对付他,而不是让苍土傀转移目标。
只有三四个山匪脸色青白的踉踉跄跄冲了过来,令人不禁怀疑他们或许随时会摔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作为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人,根本不会在意他人的态度,更何况还是一个充满敌意的山匪头子。
不少人干脆一屁股坐倒在地,双目无神,脸色煞白,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看到自己手下那几个不争气的东西摇摇晃晃样子,竟然连兵器都失手丢了,哥舒烈便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他想发怒,紧接着却像捏住脖子的公鸡,再也发不出声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