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章 没得跑

不过术士豢养妖奴,倒是并不奇怪。
那名心腹表示不解,眼下正是人多势从的好机会,若是错过岂不可惜?
“奴家改吃素包子了!”
李小白的目光放在了老刀把子身上。
直立起来的蛇躯甚至不比方才的泥石巨人苍土傀矮上多少。
“照我说的去做!”
眉飞色舞的欣赏着这一场杀戮,李小白完全没有将这些山匪当作人来看,无论什么样的缘由而落草为寇,人渣就是人渣,早死早投胎的。
经此一役,大黄岭众匪恐怕要元气大伤。
“在下郑侠,阳朔道安城人。”
“杀了他们!”
背后早已被冷汗浸透的商队护卫头领转过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多半是被吓的。
妖女嫌弃的看着那些吓得面如土色,手脚发软的肮脏山匪。
“降了,降了,饶命啊!”
“妖蛇!”
妖女甩着尾巴耍起了无赖,经协李小白一通关于人族有多脏的恶心形容后,她对那些肮脏的山匪半点儿食欲都没有,显然是生出了心理障碍。
妖?!
老刀把子冷哼了一声,尽管依然恨不得干掉李有小郎,但是他并没有被仇恨遮蔽理智。
“降了!降了!”
“妖!”
“清瑶,起床干活儿!”
“李,李公子!”
点心?
秦威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不怒自威的意味。
“……东面,东面,有几个要http://m•hetushu.com逃走了!快追!干得漂亮……清瑶,你的左边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喔!勇气可嘉,但是,却没什么卵用,看,死了吧……喂喂,你们几个跑得越快,死的就越快,哈哈哈,我说的没错吧,记得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
“咦?又长了?”小白同学摸着自己的下巴,水缸腰!这妖女是该减肥了。
“是!”
转眼间李小白的视野里跪了一地。
他们差点儿忘了李家小郎身旁还有一条妖蛇,别看现场山匪们人多势众,作为凡夫俗子,哪怕人数再多,也依然没可能是妖族的对手。
也不知是谁起了头,就听到越来越多的山匪纷纷大叫起来。
一人一妖之间的关系,前者虽说是长期饭票,但是另一个同义词却是东家。
品质有保证,表哥推荐,向来精品。
此前双方彼此是路人,一面之缘即可,现下有了生死之交,自然需要互相通报姓名。
“啊!”
青蛇伸缩着蛇信,口吐人言,糯糯的声音让身旁的护卫们齐齐打了个冷战,不住的提醒自己,这是妖蛇,不是娇滴滴的小娘。
仅有三尺长的蛇身在半空中迎风便长,待轰然落地时,已是一条五丈长的大蛇,满身鳞片犹如翡翠般晶莹剔透。
“哼!留下来当点心吗?”
“饶命啊!”
http://www.hetushu•com咝!奴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推荐地中海壕神:断桥残雪大作:《都市超级医圣》
几名心腹彼此互相对视一眼,不由自主的齐齐打了个寒颤。
这妖奴未免也太凶残了些,他的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陷空山的山匪们在一阵轻微骚动中彼此面面相觑,虽然和其他山头的同行们一样蠢蠢欲动,但是慑于大首领的威望,没有人敢越雷池半步。
陷空山众匪目瞪口呆的望着一个又一个山头的好汉被那条硕大无朋的青色巨蛇或横扫或碾杀,他们刚才并没有和其他贪婪的山匪一起围杀李小白等人,因此距离的比较远,恰好位于蛇妖的拦截圈外,侥幸逃过了一劫。
不少人背后惊出一层冷汗,不时偷偷望向秦威,要不是大首领方才严令,他们这会儿说不定就和那些哭爹喊娘想逃又逃不掉的山匪们一样等着一个个被虐杀。
……
蛇躯虽然没有脚,但是一旦动起来,却丝毫不比全力冲刺的骏马慢上多少,身子飞快扭动,将那些四散奔逃的山匪们截了下来,能够逃走的幸运儿根本寥寥无几。
开始有几分不愿意,现在却有几分主动的清瑶完全将这些肮脏的山匪当作为出气筒,就像火车一样冲了出去。
“哪里来的妖蛇!”
“成天吃了睡,睡了吃,你和图书是蛇不是猪,要多运动!去,把那些点心都吃了,不许打包!”
游侠儿猛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李小白的右手,那条青蛇正痴缠在对方手腕上,不肯松开。
或许是察觉到游侠儿的目光,李小白收起狂态,转过头向对方拱了拱手道:“在下李小白,封狼道西延镇人士,家里行三,喊我一声小郎即可,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越来越多的山匪摆脱了“震慑”法术造成的负面痛苦,互相挣扎着聚拢过来。
哪儿有什么事情都让东家干的,当然是东家一句嘴,伙计跑断腿,拿别人家的法器祭了自己新得的剑光后,小白同学便懒癌发作,开始支使起妖女来。
即便有个别悍不畏死的山匪试图反抗,但是在水缸般粗细的蛇躯与刀枪不入的青色蛇鳞面前,犹如螳臂当车般丝毫没有任何意外的,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像被呼啸而过的火车碾过一样变成一摊血肉模糊。
唯有几个人站也不是,逃也不是,跪也不是,如同鹤立鸡群般杵在跪地的匪群中。
郑侠连忙横剑抱拳回礼,就在这个时候,青蛇一甩蛇尾,至少二三十个山匪飞上了天空,当升到最高处时,纷纷像下饺子一样重重砸在地上,全数摔成了肉饼。
公子说的没错,这些脏东西应该统统都被清理掉。
“不要嘛!”
李小白从腰和-图-书间的钱袋里抓出一条不依不饶的青蛇。
游侠儿目瞪口呆的望着幸灾乐祸般笑得没心没肺的李小白,身旁明明养着这么一条强大的妖奴,刚才为什么不提前放出来,偏偏要跟泥石巨人战上一场后,这才让妖蛇出来欺负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可怜山匪,这究竟算是什么样的恶趣味?!
包围圈里突然冒出一条大蛇,哪怕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山匪们当场吓得屁滚尿流,原本还目露凶光的一步步逼近,现在集体往后疾退。
李小白冷笑一声,依旧不管不顾的将青蛇扔了出去。
以往不曾关注过那些山匪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各种各样令人作呕的恶心体味弥漫于空气中,连习惯性吞吐蛇信都变成了一种折磨。
也许是猜到了郑侠心中的念头,李小白微微一笑,淡定地说道:“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郑兄,难道不是么?”
李小白一本正经的教育着这条死懒死懒的妖女,用力解开缠住他手腕的蛇躯,短短片刻的功夫,腕子上就被勒出了红印。
“去把那些垃圾人渣统统清理掉,我天天请你吃素包子,管够!”
左牵黄右妖娘,小郎聊发骚年狂。
清瑶确实没有再吃人,只是将眼前这些四散奔逃的山匪们一通虐杀,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更后悔落草为寇。
“啊?老刀把子,趁着人多,和_图_书我们好下手啊!”
能够开口说话,毫无疑问的必然是妖。
一个心腹觉得这是天赐良机。
“呵呵,老刀把子,又是好久不见,咦,我为什么要说个‘又’字呢?”
说好的大逃杀呢?青蛇抬起尾巴挠了挠脑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要!”
毫无意外的一片人仰马翻,许多躲闪不及的山匪直接被撞飞,在半空中一边哇哇惨叫,一边手舞足蹈,划着各种各样的抛物线四处乱飞。
大首领交待下来的命令,理解要执行,不理解更要在执行中理解,闾先生无可奈何,只好将秦威的命令传了下去。
老刀把子将充满仇恨的目光从李小白身上收回,恨恨地说道:“我们离开这儿!”
这妖女使那么大劲儿干什么,真想把她炖了蛇肉羹,好好补回来。
闾先生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将万贯横财往外推倒也罢了,居然还要倒贴放水,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些。
她可不是那些不挑不拣,无论什么都是囫囵下口的蠢妖,有理想的美妖娘必须矜持些,想要以身饲蛇,起码得洗剥干净,斋戒半月才可。
天狼峰峰主哥舒烈指着李小白等人,面目狰狞的大叫,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不要杀我!我们降了!”
“妖怪吃人啦!”
郑侠微微一怔,随即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公子说的极是!”
“老刀把子,咱们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