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章 执拗

若非仗着在封狼道与戎人交战中立下的军功,还有节度使伯父的庇护,他恐怕都没有多少底气与朝廷的情报机构玩刚正面。
“贤侄,如果不嫌弃伯父这里简陋,姑且先留下来,待我派人寻找我那义兄,若有消息,必第一时间通知你,这样可好?”
“原来如此!”
看到贤侄面色不善,又想到对方的术士身份,秦威脸色不自然起来,故作若无其事的清咳了一下,继续说道:“术道宗门没有放弃对魔宗和武道余孽的追杀,为了避祸,你父亲带着你娘便躲了起来,而我……”
当着义兄之子的面,又顾虑到义兄伉俪的颜面,秦威没办法说出那个词。
对方的话说到了李小白心底,他的情绪仿佛也受到了感染,跟着叹了口气。
豆腐西施焦寡妇将武家小娘掳走,连刘县尉都唯恐避之不及的皇家秘情司绝不可能无聊到劫掠和贩卖人口,背后的缘由必然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不仅仅是阿爷李大虎的执念,同样也是他的执念,尽管这个执念有些荒唐可笑,正如秦威所言,何必为了一棵大树而放弃整片森林。
话语一顿,左右看了看自己所在的义气堂,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不无自嘲和*图*书的道:“当了个山贼头子。”
他说道:“贤侄,天下女人多的是,何必为了一个女人去自讨苦吃,少去招惹官府,待伯父给你找个好人家的女儿,开枝散叶,过的逍遥自在岂不更好。”
父兄们一直没有透露的秘辛从秦威这里得到了部分答案,李小白可以想像得到,阿爷与娘亲当初的经历必然是惊天动地,轰轰烈烈,后来双双隐居于大武朝西境的一个小镇,做一对平凡夫妇,倒也可以理解。
肌肤赛雪可以理解,可是金发是什么鬼?
各路好汉都得翘起大拇指,赞上一个大大的“服”!
李小白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位伯父的热情真是让人有些吃不消。
该不会是妖怪吧?
他突然有种一指捅死这个便宜伯父的念头,真不会说话。
难道这位大叔所说的是另有他人?
李小白脸色登时变得如锅底灰一般,若是继续黑化下去,恐怕就得改名叫作李小黑了。
对方能够说的这么详细,且条理分明,这个伯父多半是货真价实,此刻他已经不再置疑。
秦威皱了皱眉头,不过是一个穷酸夫子家的女儿,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被卖到不知哪个青楼妓寨里强颜欢笑,和*图*书若是脾性烈点儿,也许正在被老妈子用柳条鞭儿上规矩呢。
李小白执拗地说道:“这是阿爷替我定的亲!无论是谁,都别想抢走我的小娘!”
“你娘名叫海伦娜,来自于极西之地的西比阿家族,有一头金子般的长发,琼鼻高挺,肌肤赛雪……”
想必山寨内会有许多年轻人十分乐意于成为一位术士的追随者。
没有赢到魔宗圣女芳心,反倒让李大虎那货抱得美人归,实在是让人感到不忿,更令人感到窝心的是,自己还要被连累逃亡,成了一个山大王。
“咳嗯!你娘来自于极西之地,金发碧眼有什么可奇怪的,大武朝天京就有不少极西人士,说到底,还是你阿爷的种强些,才生得黑发黑眼,如若不然,就该是金发黑眼,或者黑发碧眼,就是那杂……嗯,嗯那啥?”
李小白没好气道:“还有我阿爷的!”
现如今子承父业,李家大郎惹了术道宗门寻仇,恰好马匪袭城,一家子闹得家破人亡,小郎又为了一个穷酸夫子的女儿,跟朝廷放对……这一家子真是不把天捅破了,恐怕绝不会死心。
好像有啥福利,偏偏就是想不起来,真是让人头疼。
这般执拗性子让他想和图书起了义兄李大虎。
“不必了,我一个人足矣,人多了反而容易坏事。”
黄毛!
“好吧!我多派几个可靠的人跟你一起走,路上鞍前马后也好有个照应,如果有机会的话,也给他们安排一个合适的前程,在大黄岭当山贼总归不是个事儿。”
老帅哥秦威掂着下巴,陷入回忆般仿佛开始意淫。
黄毛小儿!
“你这混小子!”
“不!”李小白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位便宜伯父的好意,接着说道:“我要去天京!把武家小娘要回来。”
江湖豪侠很少与官府打交道,因此秦威并不晓得皇家秘情司的厉害,只当是缇骑或寻常缉捕衙门,他以为李小白不肯接受自己的好意,说道:“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是朝廷六扇门的对手,莫闹了,听伯父一言,人多才好办事。”
可是人活一世,若不荒唐几回,岂不是白走了这一遭。
还魔门孽子呢!
秦威的目光重新放在李小白身上,仿佛怀念昔日般叹了口气,说道:“你娘离开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魔宗与术道五宫七宗的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作为魔宗圣女,自然要担负起重振宗门的职责,神州东土恐怕又要有一场腥风血雨,真是难为你和图书们父子,有家不能圆,不能像世俗人家一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迅速完成了从“贤侄”向“混小子”称呼过渡的秦威抬起手想要再一个爆栗,忽然停了下来,他在李小白的面容上不仅看到了义兄的影子,更多的是那个曾经令他念念不忘的身影,恍然有些失神道:“像,真像,到底是你娘的种。”
李小白摇了摇头,他十分清楚抵达帝都天京后,与皇家秘情司的较量绝不是几个山寨青年能够掺合的,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尸骨无存。
想当年横扫关西八百里,纵横江湖数十载,谁敢说个不字!
秦威无奈,只好打算派人暗中护着李小白,免得这个侄子吃了亏。
“武家小娘?”
“伯父,人多只会坏事!”李小白摇摇头,解释道:“我已经借到了势,一人足矣,身旁若是人多了,反而会给对方挟持的把柄。”
“你呀!就与我那义兄一样,真是父子相承,同样听不进别人的劝,罢了罢了,就由得你吧!”
黄……
在某种意义上,李小白也是一个自恋的货色。
投胎还真是门技术活儿。
如果仔细去看的话,李小白的头发还真有些黑中带着黄。
侠以武犯禁,山匪更是官府的眼中钉hetushu•com肉中刺,秦威并不愿意李小白去趟帝都那个龙潭虎穴。
杂种?!
“停停停!什么金发琼鼻?”
秦威这么说,也是照顾到李小白的反应,以免不好意思接受这位新认伯父的照顾。
“多谢伯父!”
秦威倒是真的替李小白考虑,不忍义兄幼子到处流落。
江湖人称“疯虎”,还真不是一般的疯法儿,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魔宗圣女,这位老兄倒好,自己一身麻烦不少,在逃避仇家追杀中居然还有闲心救人,救了这位魔宗圣女倒也罢了,最后竟还娶了她,这疯起来,连他这位作兄弟的都害怕。
李小白打断了这位新伯父的胡思乱想,显然在做某种不健康的白日梦。
秘情,故名思义,多半是什么行事阴私诡秘的存在,与这样的朝廷府衙放对,若不小心些,一头撞上去,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伯父说的没错,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在一起。”
而现在……山大王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一个没出息的山贼,纵横荒山野岭算个毛啊,一旦出了大黄岭,他连个屁都不是。
哪怕对方已是术道修士,身边还有一只强大的妖奴,自保完全无虞,但总归是自家人的地方最好。
不过新的疑惑又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