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章 入城

尽管李小白的《白蛇传》俗讲变文只讲了一半,但是商队上下依然对青白二蛇产生了好感,本体为青蛇的清瑶自然而然的被爱屋及乌,再加上几次护得所有人周全,春管事等人已经不再对这条妖蛇心生恐惧。
“在下自有去处,就不必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各位后会有期!”
察觉到李小白眼中的嗔怪意味,春管事干笑了两声,不敢再提。
各种叫卖声,来往的行人,数不尽的货物,正如乱花正欲迷人眼,引得蛇心蠢蠢欲动。
这还真是一位慈悲为怀的大事,李小白高兴道:“善,大善,致笃大师,香烛什么的,我包了!”
虽然尴尬,他却不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要是真闹出化形境妖怪大闹乐州城,恐怕东家会亲手拿着藤条子抽烂他的屁股。
可惜李公子连陷空山的好汉都不肯要,像他这样的商队护卫头领,多半也看不上眼。
……
义善祥下面的产业是乐州及附近百姓,除了读书应试和练武从军之外,最令人向往的前程。
正准备照着单子签收完成交割,他却看到车队后面还有几辆大车似乎自己并没有清点过,不禁疑惑地说道:“春管事,你该不会夹带私货了吧?http://www•hetushu.com
大武朝人多信奉佛宗道门,这样一来,面子里子,应有俱有,想必那些失去亲人的人家应该能够很快从悲痛中走出来,继续为生活而努力。
不待春管事挽留,毫不迟疑的牵着马匹头也不回的离去。
李小白轻轻一拍莫名重了几分的钱袋,同时嫌怪的看了春管事一眼。
不过一个商队护卫怎么可能比术士追随者更风光,但是虎力那家伙却茫茫然仿佛全然不知,让他着实有些嫉妒。
“货单无误,春管事,我这就签了?”
哪怕是不名一文的乞丐,怀揣着一件中原难得一见的稀罕之物,一踏入大武朝边关,立刻就会身家百倍,甚至千倍。
“嘻嘻,春管事说的没错哦!”
因此义善祥能够成为大武朝北境屈指可数的大商号并非毫无底气,再加上经年积累的庞大人脉关系网,根基深厚已经远远超过外人的想像。
商队往返虽然时日漫长,维护商道通畅的沿途打点也必不可少,再加上各种意外和人员伤亡,但是与这一来一回的收获相比,些许支出就变得微不足道。
商队护卫头领缩了缩脖子,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虎力和图书是被李公子收服的,他这么当面挖人墙角确实有些不地道。
钱袋内传出妖女的声音。
他回过头嚷嚷道:“管事,有肉吃么?”
庚商队进入乐州城的南门,凭着义善祥的“義”字旗,所有人便免了进城的人头税,还得到了守门士卒的清道服务,百余辆大车浩浩荡荡的入城后,城门口的出入才重新回复正常。
李小白又一次将她轻轻摁了回去。
商队护卫头领倒是看上了这个巨汉,光是这身板儿就足以吓退不少宵小,除了饭量有些大,不过话说回来,义善祥还怕养不起几个大肚汉吗?
……
乐州算得上是义善祥商号的大本营之一,城中商铺十之二三都属于义善祥,其他还有一成的商铺都有义善祥的暗股。
“有劳了!”
“多谢施主安排。”
想到自己还要替对方做法事,致笃大师也没有拒绝。
满载而归的车队引起了许多路人和沿途商贩的观望。
游侠儿郑侠却没想占这份便宜,毫不迟疑的拒绝了,他随商队同行,也是打着保护一二的心意。
“莫闹!”
听得李小白,春管事与致笃大师三言两语安排好了商队死者的后事,商队里的其他人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又www•hetushu.com再次有说有笑起来。
“那好吧!尽可能做的隆重些,大师,这法事怎么做来着?”
义善祥的庚字商队回归,带回了来自于风玄国甚至还有极西之地的珍贵货物,若是运往大武朝腹地诸道,连本带利翻上十数倍都是轻而易举。
现如今一见到一道首府这样的大城,早就向往人族花花世界的妖女清瑶已是按捺不住,想要冲上街头,好好游荡一番。
义善祥乐州分舵大门对面便是义字会馆,可提供客栈饭庄,丰俭由人,以春博的牌子足以将李小白等人安排好。
前方已看到义善祥在乐州的分舵,春管事忍不住与李小白腰间的青蛇妖开起了玩笑。
刚刚脱离了山匪这一没前途职业的虎力望着郑侠的背影咕哝着,有免费蹭吃蹭喝蹭住不好么?
至少他们是好人,不像坏人那么好吃嘛!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号东家,自然不可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进同一个篮子里面,大武朝三十六道,其中便有四道拥有像关华道乐州这样的规模。
春管事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不肯再接受李小白的好意。
春管事很快将情绪从失落中抽了出来,笑着说道:“有,有太有了!管够!”
没见那些胆hetushu.com大包天的极西商人,若能有命跑完一程,哪个不是赚得盆满钵满,富得流油。
入乡随俗,客随主便,李小白恭敬不如从命。
“莫要多嘴!”
“好汉子,若不与我义善祥一起干吧!”
“只需一些香烛纸钱与魂幡即可,待贫僧沐浴净身后,可持一日一夜往生咒。”
李小白望向致笃大师,法事什么的,完全一窍不懂。
正所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听到李小白与春管事的对话,致笃大师双手合十地说道:“南无阿弥陀佛,贫僧愿意为逝者做一场法事,以聊表心意。”
“小清姑娘若是能够化形就好了,不然您这一露真身,整条街的百姓非被您吓跑不可。”
比对着带回的飞票与货单清点完毕的乐州分舵大掌柜池大掌柜长长松了一口气,就像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又是添抚恤,又是包法事,若是都让外人做了,让他和义善祥的面子放到哪里去。
“莫闹!你是想要让街头闹妖怪,还是想让别人把我当作耍蛇的?”
春管事瞪了商队护卫头领一眼,同时不经意的向李公子看了一眼。
家中若是有人在为义善祥的东家效力,全家人都会觉得脸上有光,无论说话还是办事,腰杆儿都能挺得直直的。和-图-书
庚字商队这一趟下来,打点抚恤和人吃马嚼,净利恐怕不下于两百万贯。
厚恤再加上得道高僧的超度,无论如何都是值当了。
春管事拿出一枚小铜牌,递给身旁一位商队护卫,拱手向李小白、致笃大师和游侠儿郑侠道:“各位请先到会馆歇息,有什么吩咐,尽管向会馆提,待在下交割完毕,晚上便由在下做东,李公子,您的财货,在下会帮您处理好,尽管放心。”
“真是个怪人!”
曾居住于西延镇外,致笃大师就没少给虔诚之家做些祈福或超度的法事,倒也是业务精熟。
看到繁华的街景,清瑶不住的将蛇头从钱袋口探出来。
池大掌柜,姓池名大,总理乐州分舵的一切,被上下称为池大掌柜或大掌柜都没错。
此时商队正好到了义善祥乐州分舵的大门口。
在封狼道时,他没有经过碎叶城,直接走的是城外官道,后又与春管事的庚字商队结伴,常宿于小镇或村庄,一路几乎不入大城。
就这厮多嘴,他要是知道这条妖蛇原本就是化形境的妖族,恐怕第一个撒丫子逃的就是这货。
江湖儿女,行事怎可如此拖泥带水。
“公子不必再破费,法事所需,在下一人可支!”
“人族的大城市,好多人,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