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章 龙女

“李公子!”
面对真正妖怪时牛皮吹破,不得不落荒而逃的假高人们只顾自己逃命,对来自于周围的鄙夷目光和冷嘲热讽,完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咦!糕点!奴家喜欢,嘻嘻!”
守在街面上的武侯们与闲汉们骇得连连后退,任由这些高人狼狈而逃。
“完咧!完咧!乔家请来的又是一群骗子!”
粉尘翻滚的乔府内突然冲出一头身长逾三丈的铁灰色巨大蜈蚣。
有见识的武侯当即目瞪口呆的大叫起来:“快看,乔家请到了真正的高手!”
如果这是真的,恐怕整个乐州城都会生灵涂炭。
“夏虫不可以语冰,我是龙族,不是妖族,既然是命数,你就去死吧!”
哧哧!
见鬼!这是要来上一场龙蛇演义么?
紫衣女郎摇了摇头,一抖手中如水晶般的长剑,缕缕白气飞快在剑尖凝聚起来。
前脚刚说完后会有期,这有期的时间未免也太短了些。
原本拥堵的坊口转眼间空旷了起来。
“吾去疏散诸邻,还有谁同去?”
转过目光环顾四周,很快便找到了清瑶的身影,她不知何时站在一个提着糕饼担子的老婆婆面前,正眉开眼笑的捧着一枚糕饼细细嚼着。
灰头土脸的郑侠重新站起来,要不是那位女郎及时拦了一下,方才自己冒失出手,恐怕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完好无损的站着。
“妖怪!妖怪出来了!”
“游侠儿,还有和_图_书一个女子!不知是哪一个?”
“你也是妖怪!为什么也进入人族城池!”
十个高人,十个骗,一个真货都不见。
依然翻滚未散的尘烟中忽然左右一分,一个窈窕紫衣女郎走了出来,她一手握着晶莹剔透的奇异长剑,另一手握着剑鞘的指间还夹着一支碗口般大小,鲜嫩欲滴的紫色芝草。
“叽叽!灵草是我的!还给我!”
嘶!
正走向蛇女清瑶的李小白一怔,转头望去。
硕大的蜈蚣脑袋张合口器,吐出最后一句话,细小的猩红色眼睛很快失去了神采。
话刚说出口,他疑惑的抬起右手,空空如也,那妖女竟然又溜了。
“龙族?”
真是气死本公子了!
“妖怪厉害!要吃人啦!”
寻常小妖在化为人形的龙族面前,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谁?还有人没出来!”
紫衣龙女与妖女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妖怪厉害!要吃人啦!”
“走了!妖女!”
“妖怪!妖怪出来了!”
“龙?”
看热闹的人当中不乏细心之辈,很快排除了那些虚有其表的冒牌货。
就在这时,紫衣女子投来的目光恰好与李小白的目光凌空一对,后者浑身莫名一颤,然而前者的视线仅仅在他身上停留了一刹,便随即移向他的身后。
最低级的灵犀境小妖便已经能够开口说话,只是智力迟钝,往往语无伦次,修为更高的吐纳境妖和图书怪,交流对话与寻常人族已毫无分别。
围观诸人中许多人开始心中打起了退堂鼓,他们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乔府内的那只妖怪,搞不好对方是一只大妖。
“狄仙子,在下大意了!”
高墙深院的乔家府邸内突然爆发出一声轰然巨响,随即一片惊惶失措的叫喊声响了起来。
窈窕紫衣女郎剑鞘相叠,作出一个式诀,三十六条云气狠狠往中间一收,拥有吐纳境修为的金线铁背蜈蚣眨眼间变成了百余段,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同去同去!”
郑侠不敌妖怪,被打飞出来倒也正常,可稀奇的是,那只妖怪竟然随即以同样的方式被打出乔府。
所有人当即兴奋起来,期待着一场精彩的灭妖大戏,乔家大宅的妖怪这下子有难了。
无数残砖碎瓦抛飞向天空,似有什么无形无质的东西瞬间划过这些杂物中间,紧接着那些东西又如雨般纷纷坠落,声势极为骇人。
生生将坊口堵住的武侯们与好事闲汉们神色中除了紧张,更有几分期待,或者说,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乔家的真人版捉妖记。
郑侠也看到了充当过路吃瓜群众的李小白,他也感到十分意外。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亮震耳的剑啸声激荡入耳,乔家大宅内又一声轰然大响几乎传遍半条街坊。
方才的剑啸只是刹那间的辉煌?
空气中骤然弥漫开一丝危险气息。
“你是妖www•hetushu•com族,为何进入人族城池,难道不知道应该找个没有人烟的地方躲起来好好修炼吗?”
如果那只大蜈蚣不开眼敢找自己的麻烦,他绝不介意给对方来个一发入魂。
“咦?是郑侠!”
人妖有别,一只天生地养,偶获帝流浆点化的野生吐纳境小妖若是老老实实的潜心修炼,将来未必不会有大成就,像现在这般冒入人族城池,今天即使没有她与郑侠出手,明天同样有可能会遇上人族得道高人出手剿灭。
所幸的是,那只妖怪从不离开乔府,否则不止是乔家,恐怕连刺史大人都要为之头痛了。
“不好,我要去禀告刺史大老爷去。”
将注意力放在异响不断的乔府大宅时,他没有察觉到手心一空,那只滑嫩的柔夷悄然抽了出去。
貌似被摔得七荤八素,实则并无大碍的金线铁背蜈蚣人立而起,张牙舞爪的口吐人言。
“叽叽,不甘心!”
李小白眼尖,认出了那个倒飞出来的游侠儿,没想到对方竟然接了乔家的活儿,跑到这里来捉妖,看样子是踢到了铁板。
铁灰色的脊背,三根金线从头延伸到尾部,这只妖怪的本体应是一条虽然不多见,却还算不上是异种的金线铁背蜈蚣。
紧闭的乔家大门突然被打开,十几个道士和尚和巫婆神汉屁滚尿流的冲了出来,一路不断大喊大叫,其中一些人更是满脸是血,狼狈不堪,全然没有了之前得http://m.hetushu.com道高人的高傲模样。
围观的武侯和闲汉们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狼狈飞滚出来的那人是一个游侠儿,难不成他就是那高手?
“看着一个个人模狗样,哪晓得羊粪蛋儿屎面光,中看不中用。”
倒是那位老婆婆,被突然出现在视线中的大蜈蚣妖怪给吓得手脚发软,脸色苍白,想和其他人一样逃跑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没有在意眼前这姑娘吃自己的糕饼根本没给钱。
“没想到引来一只吐纳境小妖的竟是区区一支紫芝。”
“还活着作甚,早点儿投胎算球!”
那个紫衣女子竟是龙族?
李小白没兴趣掺合乔家捉妖。
“不是大意!你目前的武道修为对付吐纳境小妖,还是勉强了些,若是能够化气为罡,方才必能斩杀它。”
连高手都成了这般模样,乔府里头的那只妖怪岂不是更加可怕?
转眼间,借着临时起意的由头,围观的武侯和闲汉们散了大半。
乔家大宅毫无征兆的轰然倒塌,一个身影连人带兵器倒飞出来,身不由己的连续滚了七八个跟头这才止住了余势。
“大妖!是大妖!”
关华道首府乐州城远离妖域,哪怕距离最近的昆仑妖域也隔着一个封狼道,寻常人难以一见妖族的身影,尽管知道妖怪会吃人,可是总有人会心存侥幸,好奇心更胜过恐惧。
李小白当即反应过来。
究竟有几个是真心禀告上官,还是溜回家收拾细m•hetushu.com软跑路的,就不得而知了。
或许正是因为这支意外生长出来的灵草,才给乔府引来了一只妖怪,并且盘踞守护起来。
难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紫衣女郎遥遥一刺,六六三十六条肉眼可见的浮白色云气暴射而出,眨眼间缠住了金线铁背蜈蚣。
“快跑啊!”
武侯和闲汉们毫不吝啬的编织着恶毒的语言对那些所谓高人极力嘲讽,从中获得十分满足的优越感。
它是横着飞来的,与此前的游侠儿一样,身不由己的在乔府门外打着滚,一根根爪子竭力舞动着,想要稳住身形,触及地面的瞬间,迸发出一颗颗火星并且留下深深的痕迹。
近一年来,乔家接连闹出一些诡异的怪事,甚至还有人员伤亡,于是便疑心有妖怪藏身府中,仓促搬家的乔家遂重金一次又一次请来高人捉妖,然而就像现在这般,所谓的高人不断灰头土脸的铩羽而归,对那妖怪完全束手无策。
那只被云气束缚,完全动弹不得的金线铁背蜈蚣不甘心的叽叽大叫。
鬓角上方,从满头青丝中间探出的两支精巧小角,难道就是龙角?
“叽叽叽!”
“是大妖,大妖!”
所剩无几的武侯和闲汉恐怕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叫喊声与那些狼狈逃跑的冒牌高人竟是一模一样,他们同样也哭爹喊娘的跑了。
“蛇?”
与自己的小命相比,所谓狗屁名声完全一文不值,大不了到更远的地方继续装神弄鬼,岂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