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2章 小林寺

小白同学也只是喊了一嗓子,百试不爽的剑光并没有如愿出现,他傻乎乎的指着脚下的莲台。
想要他赔钱,门儿都没有。
左右茫然四顾,最近的老光头袈裟披身,远处的小光头同是灰色无领僧衣。
无所不应的剑光就像从未存在过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更远处的灰衣僧人则是有的人露出惊诧,似乎不敢相信竟有人敢出如此狂言,有的人则怒目而视,若不是长老们在前面,恐怕这会儿必上前来教训这个无法无天之徒,有的人拧起了眉头,俨然不喜这般狂言,却又担心李小白真的会这么做。
李小白差点儿脱口就骂。
转过头,看到背后是一座四丈多高的如来金身像,慈眉善目,隐约目光正落在他的身上。
什,什么?
他随手捻了一下,谢天谢地,只是画上去的,可以抹掉,不然真得跟这些秃驴拼了。
“你们再没反应,我就要撒尿啦!”
李小白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一定是那些秃驴搞的鬼!
莲台附近的禁制不仅阻止他离开,还禁制了他的剑光。
与内圈莲台附近的和尚相比,大部分僧人的修行都仍未到家,李小白的嘴巴也是忒损,几句话就激得他们动了嗔念和_图_书
自己明明没有学过梵语。
可是自己的衣服呢?
照理说自己应该无视法术才对,怎么可能会被阻拦住。
果然,这个威胁立竿见影,话刚出口,在佛堂内回荡的颂经文戛然而止,离得最近的几十位身披鲜红袈裟的老和尚抬起头望向莲台上的李小白。
小白同学干脆耍起了无赖,他就不信这些和尚能够无视自己污秽这处佛门重地。
在抬起手后,李小白却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一条贴身的犊鼻短裤外,便再无一丝寸缕。
不过李小白却并没有打算继续给这些光头当听众,听他们没完没了的念着古怪的经文,听那意思,似乎想要自己皈依佛门。
一个清瑶已经够让他头痛了,若是被一群妖怪痴缠,恐怕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除此之外,不知道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玩意儿在他身上画了一条条歪歪扭扭的鲜红色细线,还有许多从未见过的古怪符文。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明明深具慧根,与我佛有缘,为何口出如此妄言?”
李小白对这些和尚印像大坏,哪怕致笃大师在这里,也照样骂秃驴。
一名须眉既长且白的老僧缓缓开口,说实在的,他还真有m.hetushu•com些怕李小白这么做,只不过脸上看不出这样的担心罢了。
李小白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混沌青莲?帝流浆?
“……唵,阿婆卢醯。卢迦帝。迦罗帝。夷醯唎。摩诃菩提萨埵,萨婆萨婆。摩啰摩啰,摩醯摩醯、唎驮孕。俱卢俱卢、羯蒙……”
不知为何,无论他怎么大声,佛堂里的禅唱声始终压着他的声音,就像一滴水落入了波涛汹涌的大海,泯然无形。
“……以此总持愿力,让诵持大悲咒者与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自在随缘救苦救难的法力,直接相应,并受此法力之护持,这些法力悉皆平等无有高下,如意自在,使修持者即时自在,并获莲花宝座,使修持者发菩提心,乐植善本……”
切!本公子连自己都不信,还信什么劳什子如来佛祖。
李小白鬼使神差般抬起手冲着佛像挥了挥,他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跟一个泥塑胎子打什么招呼?真是吃饱了撑的。
自己正被一群和尚围在正中央的圆台上,圆台仅供一人可卧,等等,自己是李小白,不是如来佛祖,这些光头和尚围着自己虔诚念经究竟是怎么回事?
……
他摸了摸下巴,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莲和*图*书台周围的那股无形力量并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这些和尚有古怪!
“嗨!”
“奢摩!”
空气中禅香袅袅,烛火辉煌的佛堂内并不寒冷,反而十分温暖。
李小白大声冲着那些和尚们喊道:“喂!你们别念了!快快解除禁制,放我走!别想着香油钱,没门儿!私自在我身上写写画画,还偷偷剃掉我的头发,赔我钱来!”
众和尚念得明明是音调节奏抑扬顿错的梵文,可是李小白却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听得懂经文。
除了依然能够感知到心中那朵已经开始在绽放第三片花瓣的莲苞外,不论对着哪个方向,哪怕是如来金身像也依然一样。
好么!这些秃驴真是服务到家,半个月后是劳改头,一个月后是板寸头,想要再养回原来的长发飘飘恐怕没个两三年是休想。
随着渐渐清晰,浑浑噩噩的脑子也开始变得如往常般思维敏捷起来。
确认身上的古怪符文和线条可以擦掉,李小白长长松了一口气,欲跳下青石莲台。
“咦?”
李小白惊诧了一声,再次踏向莲台外,很明显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拒绝着他的身体,自始至终都没有办法离开这座直径不过两米的古朴青石莲台。
忽觉头皮有和图书些发凉,不由自主的一摸。
这些秃驴是怎么知道的?
李小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够一语道破他心中那两个天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足以让绝大多数妖族为之疯狂。
“见鬼!”
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老僧双手合十,不紧不慢地说道:“施主身具混沌青莲和帝流浆,又与妖族为伍,长此以往,必引酿大患,本寺也是为了施主好!”
再往四周细看,自己竟然躺在一座高大宽广的佛堂中央,身下是一座青石莲台,还垫着一块厚厚的织锦缎子。
起床气大气的李小白恼怒的一屁股坐起来,随即被身周围的场景惊得睁大了眼睛。
就不能让人安生的睡个好觉。
“呃!”李小白有些懵圈儿。
这是什么鬼?
又困又倦,却偏生睡不着。
……
不,不对,再凶恶的厉鬼也不敢来这里才对,可,可是这满眼的大光头是怎么回事?
李小白缓缓睁开眼睛,立刻感受到自己除了头痛欲裂外,还有耳面嗡嗡聒噪不止。
妈蛋!这么难看的纹身也好意思画在别人身上,除了这些秃驴,恐怕没谁了。
“奢摩!曦和!奢摩!曦和……”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小白同学就是一个擅长摆弄人的家伙。
然而周围和-图-书那些和尚依旧垂目颂经,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李小白对佛祖大不敬的动作。
李小白左右望了望,清了清嗓子再作努力。
李小白捏出剑指对准身下的莲台,即将那些和尚装作没听见,就别怪他毁坏公物了。
有古怪!
真是闲得蛋疼!
“你等非官府,我又不曾犯法或冲撞佛门,你们为什么把我扣留在这里?”
他喵的好吵!
那个什么龙女仙子不见踪影,妖女清瑶也同样不在他的身边,自己究竟如何来到这座佛堂依然是个谜。
李小白是一个讲理的人,如果对方能好好说话,他不介意讲一讲道理,来个以理服人,如果对方置若罔闻,他则会选择文攻武斗,不把对方折腾的够呛绝不罢手。
“喂喂!大和尚,大师!你们慢慢念,我走了啊!拜拜了您呐!”
呃,好吧,是一群和尚……
前脚离开莲台,刚要跃出,却平空出现了一股柔和的无形力量将他托回了莲台。
“曦和!”
“请问老和尚是如何得知?”
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的秘密,而且同样希望这些秘密只属于自己,永远不为外人所知。
越往莲台外,所受到的反弹就越大。
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好吧!算你们嗓门大!”
“奢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