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章 落网

门外左右忽然探进两个光溜溜的大脑袋,目光落在了李小白身上。
小沙弥怯生生的望着李小白,将木盘放在了禅房内唯一的方桌上。
再一次醒转,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积满灰尘的房梁。
得到大量富含帝流浆的鲜血,虽然不足以迅速恢复伤势和回复妖力,对于陷入奄奄一息的青蛇来说,不啻于雪中送炭,使她终于从油尽灯枯的状态一点点缓了过来。
“够吗?清瑶!”
清瑶或许已经下火锅了吧,不对,那些和尚应该不吃肉,幸好幸好!
“奴家在!公子在!”
下火锅?
“束手就擒吧!”
慧能方丈双手合十,虔诚的颂念了一句佛号。
没人知道,一人一妖互相威胁要吃掉对方或炖掉对方,早已习以为常,俗称嘴炮。
除了慧能方丈,其他大和尚嘴角眼角直抽搐着,果然是魔头,连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妖族都想吃掉,那只青蛇妖真是瞎了眼睛。
就像往常一样,血淋淋的伤口在一阵酥痒中变成了浅浅的疤痕,清瑶对于瞬间恢复小伤口十分在行。
就在这个时候,小林寺上下的和尚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将李小白和蛇女清瑶围在正当中。
“拿一碗来吧!”
李小白和-图-书随手扔下沾有血迹的锐石,他的话落入众僧耳中,就像一个真正桀骜不驯的绝世凶魔在不知死活的大放厥词。
众僧听出了方丈的慈悲之意,心领神会的齐声颂念。
“南无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这些秃驴,又把他抓回来了。
我不杀伯,伯仁却因我而死,松山经历了此劫,恐怕杀孽不少。
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小林寺的慧能方丈来到门外。
龙女狄霜与小林寺之所以没有趁机干掉青蛇,主要还是看在它没有吃掉被掳走的人份上。
“南无阿弥陀佛!”
一个小沙弥顺着山道颠颠儿的跑了上来。
慧能方丈双手合十,望着因为大量失血而脸色苍白的李小白。
迎着开门后扑面而来的寒气,李小白紧了紧身上的被单。
有一个灰衣僧人当即喝斥道:“觉正!你慌慌张张作什么?”
碎金色蛇瞳透露出一股子与口粮共存亡的护食决心,头可断,血可流,公子不能丢。
众僧齐声高颂佛号,这一次并非是应和,更多的是充满了喜悦。
还好还好,李小白松了一口气。
我本无刀,何来放下?何来成佛?
……
“呵呵!我本无刀,何来放下?何来成http://www.hetushu.com佛!”
小沙弥一惊,连忙辩解道:“师父,弟子不曾说谎,是山下县里的马捕头告诉弟子的,他们在山神庙里发现了几位师兄和各位施主,他们毫发无伤。”
如此强词夺理一时间让龙女无言以对,这厮说的竟然,竟然好有道理。
小林寺的镇寺之宝,少室钟突然发出震耳洪亮的钟鸣,一轮淡淡的金色光环自悬钟处向四周围扩张开来,眨眼间扫过一人一妖。
“施主,这里有姜茶!”
很快脚步声远去,同时传来叫喊声,越传越远。
“那魔头醒了!”
对方将自己当成饭票,自己何尝不也是将对方当作护身符,以及……伙伴。
妈蛋,这些死光头就会欺负人!
李小白咬着牙,全然不顾自己不断失血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又在手腕上狠狠新添了一条伤口。
既来之,则安之,他的心一向都很大。
“皈依我佛得大自在,大解脱,为何仍旧执迷不悟!”
清瑶,李小白,名字里带着清和白,因此自然是清白的。
当然没刀……因为有剑!
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去。
李小白咬着牙掀开被单坐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沙弥端着木盘推门而入www.hetushu.com,视线与他对在了一起,手上一颤,木盘内的陶壶与陶碗险些跌落在地。
在场没有人能够猜到他心里的古怪念头,若是知道这魔头编了一个叫作《白蛇传》的故事把佛道黑得不轻,多半要扯下袈裟跟这厮拼了。
……
龙女狄霜望着李小白与青蛇,缓缓收回水晶长剑,她的脸色并不太好看,尽管重创了青蛇妖,自己也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势。
龙女狄霜拔出水晶一般的长剑,指着一人一妖,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冥顽不灵加不知死活。
小林寺的僧人们义愤填膺,他们还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家伙,难怪狄仙子会把他捉来交予小林寺渡化,若是能够渡化这样的凶魔,恐怕是一桩大功德。
他旋即回过神来,这不是《白蛇传》里的桥段么?报应,报应啊!
慧能方丈双手合十,给了李小白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
“施主醒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与这些死榆木疙瘩脑袋的和尚相识,这位龙女仙子自然没有见识过太多的人心险恶,就算是寻常坏人,恐怕都没有李小白的满肚子坏水多。
“我的蛇呢?你们究竟是清蒸了,还是红烧了?我还打算留着下火锅呢!”
没炖?
“该下拔舌http://www•hetushu.com地狱!”
“应当为民除害!”
“南无阿弥陀佛!”
他能够从西延镇一路毫发无伤的走到乐州城,如果没有妖女,光凭着混沌青莲的剑光和狡诈计谋,依然是远远不够的。
吸溜着有些烫嘴的姜汤,李小白不满这些秃驴竟然连一点饴糖都舍不得放,辣喉的很。
在他身后的众僧中,戒律院首座慧戒正冲着李小白怒目而视,要不是这个魔头用言语激他,自己怎会轻易上当,差点儿让这魔头毁了大雄宝殿,直到现在,殿内的房梁上依然留下了些许焦痕,给这座数百年的古刹留下了不应有的斑驳痕迹。
李小白也同样头晕眼花,这并非是少室钟的法术效果,而是单纯被声波震的,他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失血过多的虚弱身体软软栽倒在蛇躯上。
魔头?
“当真!你莫要哄我们开心!出家人不可打讹语,你可知否?”
满身破损青鳞的蛇躯一震,心神再遭重创,无力的轰然倒地,哪怕万分不甘,碎金色双瞳的神彩渐渐黯淡下去。
慧能方丈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陷入昏迷的青蛇妖与李小白一眼,他忽然想起了李小白的话。
“大胆魔头,竟还敢胡言妄语!”
“南无阿弥陀佛!”
“公子,够和_图_书了!”
青蛇勉强人立而起,慢慢的扭动着身子,将李小白围护起来。
“清瑶姑娘现在安好,正在我寺后山的九幡浮屠塔内精修。”
浑身酸痛,四肢冰冷僵硬,头昏脑涨,身上只有薄薄一层被单,好想再次昏昏睡去,永远都不要再醒来。
“南无阿弥陀佛!施主终于醒了。”
灰衣僧人猛然瞪大了眼睛,这两日守山法阵启动,青蛇袭寺,许多来往松山的人因为毫无防备而被掳走,正当所有人以为他们已经葬身妖蛇之口时,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完全出乎小林寺上下的意料。
李小白瞪大了眼睛,用力呼吸了几口寒冷的空气,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小沙弥觉正放慢了步子,喘了几口气说道:“师父!方丈!找到了,都找到了!”
自从点了人家的大雄宝殿,小林寺上下就将李小白称为作魔头,更何况以血饲妖,不是魔头是什么?
带着些许残留血渍的鲜红色蛇信灵活而温柔的舔过李小白手腕上的伤口。
小沙弥觉正带着喜色说道:“人,人都找到了,一百三十一个,一个都没少,都活着,子成师叔,觉远师兄,觉林师兄都安然无恙。”
DUANG……
“方丈!方丈!”
他的师父板着脸质问道:“找到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