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章 小白的反击

李小白摸了摸自己被那些秃驴偷剃的大秃瓢儿,加上这一身灰不溜丢的僧衣,在不开口的时候,活脱脱一个道貌岸然年轻比丘僧人。
李小白的歪理邪说总是一套一套的,那些和尚们想要劝服他皈依,恐怕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短短几日的功夫,李公子竟然成了魔头,真是出乎意料。
语气就像来串门儿一样。
他原本也没什么胃口,本着不糟踏东西的原则,打算勉强解决掉那几只烤山雀,这吃货来的正是及时。
在他的印像里,郑侠应该依然到处行侠丈义,锄强扶弱才对,而虎力这巨汉也应该在乐州城被春管事好生招待着,他们俩怎么追到了小林寺?
虎力吧唧吧唧啃的满嘴流油,甚至连雀骨头都被嚼碎咽了下去,他的眼中只有美食,才不会在乎什么佛门圣地擅动荤腥,那些和尚若是想要说什么,先得看看他那对砂钵般大小的拳头答不答应。
他大致猜到了李小白当前的窘境。
那名长老飞快捏了几个法诀,他与李小白之间的地面飞快窜起一排丈许高的石笋,将两人隔了开来。
李小白眼珠子转了转,又开始冒起了坏水。
用力翻了个大白眼,将手中的篮子递向巨汉虎力http://m.hetushu.com
若是有机会的话,他绝不介意再来一次火烧小林寺,不过眼下被盯得滴水不漏,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罢了。
一名长老不耐烦的过来推搡李小白。
“虎力,这个拿去吃!”
“总之一言难尽,不如郑兄帮在下一个忙?”
李小白拎起手中的破篮子亮了亮,不以为意地说道:“我是来送饭的!”
“公子,虎力可想死你了!”门外忽然一暗,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他随即乱嗅了起来,嚷嚷道:“好香!好香!是烧鸡么?”
经过一路艰难的寻访,这才好不容易的找到了小林寺,幸亏青蛇妖大闹山门,使山下沸沸扬扬,否则他们也没那么容易的找上门来。
混沌青莲和帝流浆,即便没有火烧大雄宝殿这一茬,小林寺也不可能放任他随意离开。
“哼!咱们走着瞧!”
李小白一怔。
郑侠惊诧地说道:“你真的要出家当和尚?”
“众生平等,因果报应,这鸟儿上辈子说不定造了什么孽,投胎到这一世正是让人烤着吃的。”
“妖蛇是我的,又不是你们的,凭什么不让我见她!”
小林寺对李小白的实力做过评估,单www.hetushu.com纯由灵力构成的法术在他身上往往会莫名失效,但是如果加入物质协同构建法术,却会对其产生立竿见影的威胁。
禅房门外的秃驴们,刹那间脸都黑了。
“走走走,这里关押着妖蛇,不需要送饭!”
左右望了望,完全无机可乘,李小白恨恨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拎着篮子灰溜溜的无功而返,他可没有力气打破那些石笋,然后在两位小林寺长老的阻止下,强行闯入九幡浮屠塔。
就见一个手提宝剑的年轻人踏进房门,冲着李小白一抱拳。
“你应该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愿!”
同行多日,郑侠已经习惯了那个青蛇妖的存在。
“清瑶姑娘呢?”
李小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
因为不得其意,小林寺的僧人们也无法阻止郑侠替李小白在寺外奔波。
一边是自己敬仰的龙族仙子,另一边是曾救过自己性命的李公子和他的化形境妖奴,两方在乐州城街头大打出手,结果狄仙子掳走了李小白,化形境青蛇妖穷追不舍。
李小白郁闷地说道:“关起来了!他们不让我见她!”
“魔头,你来这里干什么?还不速速离去!”
李小白当即脸色阴沉下来。
虎力迫不http://m•hetushu•com及待的掀开盖碗一看,咧开大嘴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这对他来说实在是意外之喜。
“似乎义善祥商号乐州分舵有人找他的麻烦,大概是因为你从二郎山缴到的财货,春管事涉嫌夹带私货,被关了起来。”
“你这魔头,除非皈依我佛,否则休想见到那条妖蛇!”
李小白放下手中的蜡染蓝布,惊讶的站了起来。
披着灰色僧衣,李小白施施然的盘腿坐定,清了清嗓子,淡然道:“今天的故事叫作……”
郑侠面色古怪的目光在李小白光溜溜的脑门儿上打着转,若是神色肃然的来上几句南无阿弥陀佛,恐怕会像极了一位得道高僧。
一排石笋毫无悬念的阻住了李小白的去路。
“公子真是胆大包天!”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佛门有渡化,小白有奸计。
“有事,有事的很!”
郑侠点了点头,说道:“李公子尽管提,为兄一定竭尽全力!”
郑侠皱紧了眉头,上下打量着李小白,说道:“以我在江湖上的名声,或许可以替你担保求情一二,不必被困在这里。”
“客人?是谁?”
……
“不必了!”
郑侠看着篮子里油光湛湛的烤雀儿,想到这里是小林寺的禅房,苦http://www.hetushu.com笑着直摇头,难怪那些僧人提起李小白,直接毫不客气的称呼为魔头。
禅房门外,几位武僧和一位长老无不支愣起耳朵,竭尽所能的倾听着房间内的动静,可是他们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却无论如何都弄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什么?”
他寻到这里的部分原因也是为了春管事,现在看来,这位李公子的处境似乎并不比春管事好到哪里去。
“自从狄仙子带走了你,我便追过来了!你没事吧?”
“你,你不是打算皈依佛门么?”
山雀个头虽然不及家鸡,但是小林寺的飞禽走兽比别处更加肥硕,李小白用弹弓打下来的这几只甚至堪比童子鸡。
不止是他们,还有几个善男信女旁听,像这样的听众自然是多多益善。
刚气呼呼的拎着满篮子荤腥回到禅房,却见专门服侍他的小沙弥来报,有客人来了。
“李公子!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否?”
几个书生,纸,笔,墨,难道这个魔头要在小林寺里搞什么文会吗?
此前给李小白通报有客到访的小沙弥惊恐的望着篮子,死死捂住口鼻就像见了鬼一样夺门而逃。
他并没有什么兴趣在这里皈依佛门,现如今郑侠的到来,倒是恰好创造了一个契机。
hetushu.com“烤鸟儿?”
听罢,同样一头雾水的郑侠依然一抱拳道:“一切交给为兄,定然办理妥当。”
“嗯,嗯,附耳过来,计将安出……”
郑侠苦笑了一下,他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眼前这僧人模样的李小白竟似多日前自己相识的翩翩浊世佳公子,这反差未免也太大了些。
进了后山九幡浮屠塔的妖怪就没见过活着出来的,因此九幡浮屠塔又有一个别名,叫作镇妖塔,因此送不送饭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还是荤腥,让他们这些修佛之人情以何堪。
李小白向郑侠招了招手,在他耳边窃窃私语起来。
李小白掀开压在篮子上的一方蜡梁蓝布,准备自己享用精心烤制的山雀子。
两位长老认出了李小白,他们依然耿耿于怀对方差点儿烧了大雄宝殿,没好气的挥舞着手中的天宝金刚杵,欲将他赶走。
他被困在这里,并不仅令是因为妖女的缘故,更多的原因是在他自己的身上。
郑侠说道:“春管事出事了!”
李小白摇了摇头。
由于收了银钱的缘故,郑侠很快找来了数位书生,就在李小白的禅房里研起了墨锭,一阵阵墨香从房间里弥漫开来。
“郑侠郑兄,虎力,你们怎么来了?”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