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章 闯山

“追上它,本公子要给它来上一发!”
一阵妖风卷来,李小白在原地消失不见,附近的僧人刚要大叫,却见一条粗长的青色身影卷着他往山上冲去,距离妖虎越来越近。
清瑶需要李小白,正如李小白需要她一样,妖女早已经习惯了与他一起并肩战斗。
在妖风包裹中,李小白感受不到迎面扑来,如刀子般的狂风,反而只感觉到身周的世界向后飞快退去。
轰隆!轰隆!轰隆!
无暇顾及那些悲愤的小林寺僧人,李小白抬起剑指,郑侠的身影越来越近,达摩堂长老的“天龙镇邪”为他清开了前路。
一位初识境长老胸口猛然隆起,随即一陷,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吼。
就在李小白暴喝第二道剑光之名的那一刹,郑侠抱着怀中婴儿往左飞快一闪,险而又险地避过了混沌青莲的死亡剑光。
第三道剑光“邪澜”已经饥渴难耐,迫切需要一只化形境妖怪祭剑。
狼狈不堪的郑侠顺势冲过了武僧们组成的防线,来到李小白的身前,回望一眼兽鸣嘶吼不止的黑暗深处,依然心有余悸,他直摇着头,苦涩道:“一言难尽!为兄只是略尽人事罢了。”
相隔数十步,李小白与郑侠的目光彼此一会,无需言语便领会了对方的心意。
李小白乐观的勉强笑了笑,伸手拨了拨郑侠怀中的婴孩。
从蛟鳞上获取的那一丝龙气使清瑶获益良多,使她甚至比同样是化形境巅峰的妖族和*图*书更加强上一线。
然而那头巨猪突然喷出一股黄烟,迎着降魔杵冲了上去,两者相触的一瞬间,黄烟在一声炸响中消散,而降魔杵砸下的速度却为之一滞,数尺长的撩牙狠狠一挑,即将砸中猪头的降魔杵当场被轻而易举的挑飞了出去。
那支降魔杵与他心神相连,连续遭到充满妖力的黄烟爆震与堪比法器的獠牙挑击后,无可避免的连带着受到了影响。
从外部强行打开坐关禁室,小林寺的僧人只看到一具早已经风化的干尸法身,天意弄人,谁也不曾想到,小林寺最大的倚仗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不复存在。
当药力迅速在腹内散发出来时,几近枯竭的真气再次飞快涌现出来,在奇经八脉内如水银般流动,连受到震荡的五脏六腑都被一片令人想要呻吟出来的清凉之意包裹,他这才明白过来,李小白给自己的丹药是何等的珍贵。
硕大的野猪本体保持着前冲姿势,却在落地的一刹那碎裂成无数血肉,一头连小林寺达摩堂长老都要为之头痛的吐纳境妖猪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当场丧命。
李小白看到襁褓一角绣着一个“陈”字,想必这个小儿的父亲姓陈,可惜葬身于妖腹的,何止是陈姓之人,或许不止一县,人族伤亡惨重。
李小白脸色微微发白,连续两道剑光使他消耗颇大,此刻全靠着从小林寺敲诈来的丹药强撑着,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和hetushu•com药效发挥,情况会越来越有所好转。
妖灾来得突然,待他准备返回小林寺时已是不及,转眼间就被妖云笼罩了进去。
后者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危险,脚下纵跃的速度越发加快。
“杀掉那只妖虎!”
蓄势待发的第二道剑光呼啸而出,在半空中裂解为无数纵横交错的淡白色光网,当场兜头劈脸的将妖猪罩了个正着。
妖猪一死,震慑群兽,小林寺山门前的压力陡轻,除了依旧不知躲在哪里的狡猾妖狐,达摩堂长老与武僧们堪堪将妖灾兽潮抵挡了下来,即使偶尔有漏网之鱼,也逃不过平民百姓和捕快们的围攻。
妖虎麾下的三只吐纳境妖族已经有两只针对山门相继开展了攻击,另一头鹿妖正在不远处,用自己的双角对笼罩整座松山的护山法阵不断进行冲撞。
以“奢摩”杀猪颇有些浪费,效果还不及“曦和”,无奈后者正处于“冷却”或“充能”状态,一时半会儿无法发挥作用。
“谢了!”
“快跑!快跑!”
“呜……”
或许是听到了山门前的叫喊声,巨型野猪撒开四蹄朝着单手怀抱婴儿的郑侠背后直冲而去。
在这危急的时刻,李小白当即意识到再按部就班的抵御妖灾,恐怕就算杀了那几只妖怪,山上的人族恐怕也会死伤殆尽。
“哞!”
李小白尽管依旧弱小,但是他的剑光却不容小觑。
环绕松山的护山法阵狠狠震了几和_图_书下,漫天流云莫名停止了流转,渐渐消散开来。
在逃回松山的途中,从一对躲避妖灾,却葬身于兽口中的夫妻身旁救下了一个婴孩,仗着艺高人胆大,以剑气开路,不断斩杀那些疯狂的野兽,终于在真气耗尽之前,赶到了小林寺的山门,并且再次在李小白的帮助下逃过一劫,若是再慢上一步,恐怕与怀中婴儿一同葬身于妖灾兽潮之中。
鹿妖和狐妖带着剩下的灵犀境小妖同时冲向山顶的小林寺。
妖气荡漾的兽瞳深处刚刚只来得及浮出现一丝惊骇莫名的惧意,凄厉的猪嘷戛然而止。
“人活着就好!”
李小白伸直右臂,微微眯起左眼,剑指对准了正在发起冲击的巨型野猪。
心系山上百姓安然的郑侠将怀中婴儿往李小白手中一塞,提着被兽血染红的长剑欲往山上冲去。
婴儿啼哭声越发撕心裂肺,令人情不自禁将心揪起。
妖族若是不吃人,那还叫作妖么?
“大阵破了!”
小林寺的佛门法术之一,“天龙镇邪”!
然而片刻之后,一个跌跌撞撞的僧人奔了回来,悲嚎道:“慧方长老已经坐化!”
伸手捉住飞来的两枚丹药,郑侠丝毫没有任何迟疑的吞下。
另一位初识境长老扔出手中的降魔杵,这件佛门法器带着一团毫光划过抛物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迈动四蹄发出奔雷般轰鸣的野猪,哪怕是一块大石头,也能够倾刻间砸得粉碎。
以往坚持的hetushu.com行侠仗义在可怕的妖灾面前,显得无比脆弱与可笑。
“他来了!”
“奢摩!”
“我去!”
充满山林之王的咆哮在松山脚下响起,妖虎舍下青蛇,往山上冲去,它需要血食,更多的血食。
虽然庞大却灵动不减的蛇躯再一次将人形妖虎抽飞,或许这一次真正伤到了它的根基,身上火星迸发,再也难以维持住人形,重新变回了黑毛红纹的妖虎本体,这样一来,它的火焰长刀便再也无法使用,只能依靠自己的爪牙与青蛇决一死战。
婴孩啼哭声开始变得清晰可闻,循着声音,小林寺的僧人们也相继看到了那个浴血奔跑的人影。
妖虎炼化的便是自己左掌上的一枚虎爪,充满妖力后就会化作一柄耀眼夺目的炽热火焰刀,然而即使是这样,能够轻而易举斩开精铁甲胄的火焰刀依旧难以破开坚韧的碧绿蛇鳞。
风刃,毒雾,还有藏在暗处伺机待发的黄蜂针成为了青蛇死死压制住妖虎的杀手锏,恐怕后者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肆虐所向披靡,却在一座看似寻常,却拥有许多血食的山下一脚踢到了铁板。
充满剧烈灵气波动的吼声席卷了山门前方近百米范围内,离得近的飞禽走兽当场被震杀,半空中的鸟雀虫豸如雨点般落下。
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护山法阵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宣告溃散。
小林寺内,守山法阵被破的那一刹那,坐镇法阵灵池的慧能方丈身形一晃,http://m.hetushu.com他强自镇压住体内几近失控的灵气,大叫道:“为慧方师兄开关!小林寺浩劫至矣!”
小林寺唯一硕果仅存的凝胎境大能慧方长老因为寿元将至,不得不坐死关以求突破。
“等等!吃掉它们!”
“啊呜!”
终于缓了一口气的武僧们连声大喊,他们看到郑侠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头体形堪比大水牛,獠牙如弯刀的巨型野猪,正刨着前蹄蠢蠢欲动。
炼神境长老目瞪口呆地望着天空,众僧齐齐面无人色。
或许是已经知道自己安全,这小东西不再哭嚎,反而瞪着泪汪汪的眼睛与小白同学一视,嘴角一咧,竟咯咯笑了起来,一哭一笑倒是转换的毫无痕迹。
“郑侠!你这是……”
许多妖族都会选择自己本体的一部分刻意用妖力炼化,使其威力暴增,因此每一次撞击,阻截它的流云便会消散许多。
当日青蛇以蕴含龙气的黄蜂针强行破阵,小林寺的护山法阵直至今日都未能完全恢复过来,两只吐纳境妖怪强迫几只灵犀境小妖拼着连续自爆作为代价,终于再一次破阵,甚至比上次更加干脆利落。
然而在尸横遍地中,却没有看到那头妖狐与被拖走的武僧身影。
李小白连忙掏出一枚大还丹与一枚小还丹向对方扔去,这两枚丹药在他这儿也就是当糖豆的份儿,可是对于郑侠来说,却如同雪中送炭。
“去!”
扔出降魔杵的初识境长老闷哼了一声,嘶哑着叫道:“是吐纳境的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