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章 魔头

“妖孽,哪里走!”
慧能方丈等人齐齐一惊。
“你来晚了!”
漫山遍野的野兽尸体被收集起来洗剥干净,一口口大锅架起,无论是炖煮,还是烧烤,总是能够将这些食材予以最好的处置,更何况食其肉,剃其骨,寝其皮,才能发泄不少人失去亲人的悲伤。
衣袂激荡,游侠儿郑侠的身影暴射而至,连续十几个剑势施展开来,剑吟声不绝于耳,好一式剑夜八方,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单单是一张几近完好的吐纳境妖狼皮,便是有价无市的珍品。
重达九千九百九十九斤,刻满符咒经文的巨钟虽然悬挂在钟阁,任何人都可以接近,然而却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挪动的。
“方丈!方丈!”
不过余下的爪牙筋骨皮毛若干都成为了一人一妖的专属战利品,虽然有一部分被李小白的剑光斩得支离破碎,但还是有相当数量依旧保存完好。
小林寺的“小”字下面莫名多了一撇。
好吧!
“妖怪呢?全死了!”
刚想惊叹一下第三道剑光依旧如此不可捉摸,李小白的感慨却戛然而止。
李小白敲的竹杠里面,有一道龙气正是为她要的,真正龙族的龙气可不是蕴含在蛟鳞内那一丝驳杂气息所能够相比,两者差距犹如金锭与金矿石的区别。
抬起剑指,清喝一声:“邪澜!”
……
清晨的阳光从东方投来第一缕晨曦,小林寺的黄墙黑瓦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边。
“下火锅!下火锅!”
清瑶歪着头,顺着李小白的目光,好奇的打量起那块牌匾,却不防李小白牵住她的手,就像干了什么坏事急着逃走和*图*书一样,直奔通往山脚的石径。
戒律院首座当即暴跳如雷,法钟虽然算不上什么罕见的宝贝,却也是小林寺的脸面之一,怎能说盗走就被盗走呢?究竟是谁那么大力气?
“还剩下一个!”
想到李小白新弄出来的剑光邪门儿的紧,清瑶有些胆战心惊的往边上挪了挪身子。
妖灾结束,善后工作总是充满了繁琐与混乱。
剑光练习熟练度失败……
随着寺外可怕的鸟兽嘶鸣渐渐退去,所有人终于将绝望彻底放了下来,他们都知道妖灾解除了,漫山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妖灾终于结束了。
小白公子·著!
DUANG!~~~~
剑光极快,倏忽间从一人一妖的三步开外掠过,噗嗤一声没入了小林寺大门上首的牌匾内。
成功甩锅的李小白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布当作尿布重新丢了回去,小娃儿的哭声这才渐止,晃着粉段儿似的胳膊,将手指伸进嘴里,吧唧吧唧。
“方丈,首座,也许,也许是李施主干的,最近寺里发现了一些杂书,好像是李施主编撰的。”
清瑶不疑有他,欣然笑着说道:“好吧!公子要记得,不要忘了!”
化作人形的妖女欢快的扑向精疲力竭的小白同学,赖在他的身上不断扭动身子。
一人一妖前脚刚走,慧能方丈带着几位长老追了出来,看着人迹渺渺的石阶山径,颂了一声佛号道:“唉!老纳欲多留李施主几日,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走了!”
……
“啊?”
它原本就中了些许蛇毒,此刻再也压制不住,完全暴发了开来。
谁能想到和*图*书一场妖灾,便让龙女狄霜一次斩妖除魔的义举成为白费力气,若大的功德,即使是她自己也无法视若无睹,违心食言而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正当那只吐纳境妖鹿不知所措的时候,趁机含上一颗大还丹的李小白将目光投了过来。
慧能方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小林寺的寺门牌匾上。
“公子,这就走了么?他们还欠奴家一道龙气!”
“魔头!老纳与你势不两立!”
那名僧人又从怀里摸出了几本书来,恭恭敬敬奉上,书册封面上赫然写着《青蛇传》、《西游记》、《玉蒲团》……
“这,这……”
发起妖灾兽潮的诸妖大部分血肉都进了青蛇的肚子,煎炒烹炸吃了个过瘾。
“哈哈哈,让他们欠着,留个念想,迟早要还的,说不定还有利息,你要是想待在这儿,说不定哪天又给关到镇妖塔里去了。”
瘫坐在地的李小白再一次体会到了贼去楼空的虚弱无力,怀中的婴儿却哇一声哭嚎了起来。
即使是佛门清静之地,也无法阻止劫后余生的百姓们自发组织的狂欢。
小白同学只好捏着鼻子解开襁褓,手忙脚乱的将婴孩身下的尿布扯去,远远丢开,嗯,还是个男娃,玄装法号以后就归你了。
当然也少不了大雄宝殿门外的火锅宴,大锅煮起了高汤,往里头撇下新鲜的肉菜,酱醋混着蒜泥韭菜花,姑且算作是火锅吧!
曾经一时人满为患的松山与小林寺终于重新恢复了往日的清静,尽管山上还有许多狼藉需要清理,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终究会一点点恢复如初和_图_书,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嘶!响亮的啸叫声在李小白指尖迸发,一道,准确的说,一块外形奇特的剑光呼啸而出,在即将触及云杉树干时,忽然倒射而回。
“公子小心!”
擅自给人家改名,这仇结大了,不走等着挨打么?
似乎对李小白带着化形境青蛇妖悄然离去感到几分遗憾。
屎尿屁,哭笑,吃了睡,这便是小娃儿的全部。
就在不久前,李小白的担心果然应验了。
清瑶眼疾手快,拖着李小白直往后躲。
“谁?谁干的?”
小林寺自此多了一个名叫“玄装”的小和尚,度牒都是现成的,他或许不曾记得自己刚出生没多久,就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妖灾兽潮并且侥幸活了下来。
一个灰衣僧人满头大汗的从寺里冲了出来,上气不接下气地急道:“法钟,法钟不见了!”
仅存的妖鹿四蹄打颤,似乎被吓蒙圈儿了,根本没想过逃走,或许在它看来,想要从一只化形境妖族手上逃得性命,恐怕比登天还难,更何况引以为傲的鹿角几乎齐根而断,意味着一身妖力修为十成只剩下了七成,无论做什么都是任人宰割的份儿。
紧闭的寺门吱呀作声,缓缓向内打开一条门缝。
失去头颅的妖虎顿时气势一散,轰然倒地,污血登时喷出数丈远,兀自呲牙咧嘴的虎头看上去可怖的紧。
至于魔头什么的称呼就像不曾出现过一般,有见过像这般救万民于妖口的魔头么?
众僧无可奈何的看着寺里寺外满山腥膻,空气中荤腥味儿弥漫,如此多的人聚集松山,粮食早已经入不敷出,若是不给吃肉和*图*书,总不能让百姓们饿肚子!
像这种自打脸的事情,凡是稍有些脑子的人都不会去做。
拔剑四顾心茫然,郑侠这才发觉,战斗似乎已经结束,青蛇妖依旧妖气升腾,将化形境妖族的威压扩散开来,遮天蔽日的妖云渐渐散开,天色开始明亮起来,疯狂的飞禽走兽迅速恢复神智,纷纷作鸟兽散。
小林寺众僧终于发现自己竟然被黑的不轻。
“好好好,火锅,火锅!”
如果这样都算是魔头,满寺上下的僧人又算是什么?
铺天盖地的妖云飞快散去,金色的阳光再一次撒下,落在松山峰顶,庙宇辉煌的小林寺如往昔般佛光普照。
听到一声“邪澜”,清瑶条件反射般往李小白身旁直躲,那道邪门的剑光天晓得会不会戳到她身上。
嘶啦,空气中一道剑气暴射而至,在猝不及防间穿透了妖鹿的脖颈,一股血箭喷出,妖鹿摇晃了几下,终于不支,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李小白一边翻着白眼,一边直求饶,这妖女似乎比混沌青莲更能榨干他。
这货方才还半死不活,现在却精神抖擞,绝逼是嗑了药,而且还嗑多了!
“呃……”
李小白与清瑶一人一妖各自提着一只包袱站在小林寺的寺门前,和尚们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不再非法拘禁他俩。
少林寺?
死死守在山门前的众僧与百姓们瘫了一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条血肉矮墙横列在山门前方,里面堆叠了不知多少飞禽走兽的尸体。
“速走速走!”
李小白打量了一眼寺门前,看中一株参天大数,那是一棵高大的云杉,至少需要三人才能合抱过来。
“咦和_图_书!看上去好奇怪?”
狂欢并未持续太久,当有胆大之人探明山下数十里范围内的所有飞禽走兽都已经彻底散去后,为了生计,许多百姓便迫不及待的携家带口返回了家园。
绞成破布娃娃的断尾妖狐,没了脑袋的黑毛火纹妖虎,被剑气贯穿了脖子的妖鹿,驱动这场可怕妖灾兽潮的罪魁祸首无一漏网,当场被就地正法。
山脚忽然传来一声洪亮的钟鸣。
不过在小林寺的大雄宝殿外面加起火锅,想必是极好的。
李小白打了个哈哈,借着清瑶的性子有闯祸可能糊弄了过去,事实上他曾经做过的一些事情正在发酵酝酿,若是再待下去,一旦爆发出来,这些秃驴脸上会十分难看,届时不止是清瑶会被关进那座别名镇妖塔的九幡浮屠塔,恐怕连他自己也会被关进去。
……
尽管这一期越狱提前落幕,但是小白同学的荼毒依然没有结束,郑侠在山下的县城里刻印了一些闲书,随着躲避妖灾的百姓们带上山来,总有几个马虎鬼在走的时候将其遗落。
“给他们留点儿记号,省得他们忘了!”
少林寺?
自打决定放弃吃人,妖族的肉便成为了她最喜欢的主食,人族花样百出的厨艺让这妖女为之深深痴迷。
空气中弥漫开一股淡淡的尿骚味儿,这小娃子竟是尿了。
往日里精持勤修的佛门修行者一个个就像从血狱里爬出来的阿修罗,从头到脚沾染了鲜血,心中却是百感交集,不知道该深深忏悔自己大开杀戒而沾染上的满手血腥,还是庆幸救下了多少无辜性命,能够替代多少级浮屠。
清瑶有些舍不得离开,因为好处还没有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