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章 铁砧巷

李小白一脸嫌弃的推开妖女,天气原本就渐凉,这妖女一靠,身上的凉气就更加没了。
盘腿坐在马车内,车厢随着车轮压在石板路高低不平的边缘辚辚隆隆不断颤动,李小白忽然开口道:“虎力!去外城东市!”
南衙十六卫基本上可以算是帝都天京的地头蛇,消息一向灵通,稍有风吹草动便能够在第一时间知晓。
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李小白忽然冷笑了一声,他看到昨日被虎力砸碎了的两座睚眦只剩下两个方形基座浅坑,碎石一块不见,都被人清理了干净。
事出反常必有妖。
帝都天京鱼龙混杂,生怕这妖女被人看破了原形才一直不让她现身,没想到一听到要去东市立刻按捺不住的化形,缠着他要去看人世间的花花世界。
两座睚眦石像从上到下,连基座也被砸成了齑粉。
“明天再来!”
“公子,来买兵器吧,上好的宝剑,鲨皮鞘,紫金吞口,千年寒铁万炼钢!”
盘腿坐在车厢内,三尺精钢长剑横于膝上,李小白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说不定是大皇子或二皇子府上的人。”
“我堵他明日来不了!”
“我押五贯,押再骂上两日!”
远处立时出现一阵骚动。
伙计的笑容越发奸诈!
“珠宝,珠宝,奴家要珠宝!”
李小白看了看手中那支五寸长的小剑信物,又看了看牌匾,这才确认眼前这处脏乱差,仿佛随时会倒塌的杂乱铺子正是自己要找的和_图_书地方。
精准犹如沙漏,半个时辰后,李小白结束了骂声,瞧了瞧皇家秘情司门前已经砸无可砸,便一挥袖子,施施然离去了。
“……蠢货!没吃饱饭吗?把火升得再旺些,都说炉火纯青,青焰不现,怎么打造上等兵器,难道就像外面那些庸才一样,胡乱敲些破烂出来糊弄人么?”
终于有聪明人按奈不住,借着这个机会开起了盘口。
虎力挠了挠头,公子和妖女他一个都惹不起,只好跟在后面。
“这位好汉,本店有十八般兵器,一等一的杀伐利器,用料十足,无论是上阵杀敌,还是行走江湖,堪比第二条性命!”
“就是,就是,我还以为这家伙昨天就被抓起来了,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一定有大背景!”
一锭锭银两和铜钱飞快汇聚起来,让那开盘坐庄的禁卫眉开眼笑,仿佛能够借此赚上一大笔。
就这么拖拖拉拉的,李小白老老实实交了八百贯“买路钱”,扫了两三个铺子,妖女这才心满意足的放过他。
根据对于皇家秘情司的了解,对方的反应完全不同寻常,连刘县尉都会吓得屁滚尿流的机构,怎么可能被人叫骂并打砸了门前石像,反而当起了缩头乌龟。
看到天京城内有数的珠宝商号“金玉满堂”铺子里琳琅满目的首饰,妖女便开始走不动道儿,隔着垂下来的纱巾,目光直勾勾的死死盯着店内。
“快看,快看,开始了!m•hetushu•com
“两位皇子都是宗亲过继给陛下的,怎么可能容忍一个私生子活着抵达秘情司,半路早就劫杀了!”
好死不死的店伙计看到门外佳人,当即卖力吆喝起来:“上等的头面哟!宝剑赠英雄,宝钗送佳人,不可错过的稀世珍品,七分容颜更要三分妆扮,本店的头面可以传家!”
“我也来……”
他身不由己的被妖女生生往店内拖去,脚下与地面摩擦有声。
“我押一贯,押那小子明天来不了!”
这已经是李小白所能接受的底线,他可不想被一群人围观,哪怕身后还跟着一个五大三粗,看上去就凶神恶煞的虎力。
不过与封狼道节度府所在的坎尔井相比,铁砧巷规模小了些,但是档次却更高了些。
短兵器立等可取,长兵器则需要花些银钱找个保人罢了。
“我看还得再骂几日。”
“去逛市集吗?奴家最喜欢逛市集!”
得逞的妖女笑得花枝乱颤,托了李小白饱含帝流浆的鲜血之福,她的化形境修为距离真丹境大妖只差半步之遥,随时都有可能破境晋升。
与其他铺子一样,满地烟灰残碴,布满裂纹的牌匾歪歪扭扭的挂在铺子门口,上面斑驳的字迹需要连蒙带猜,才能勉强分辩出是“甘记剑器铺”。
李小白可以预见到,这妖女很快又会招来降妖除魔的正义之辈,嗷嗷叫着要将她捉了去下火锅。
东市金铁忙,西市绸皮张,南hetushu.com市骡马旺,北市娇娘香,这一句东南西北道尽了天京外城民坊的特点。
“我去找匠人,那里不是金玉珠宝,便是铁器匠作,又不是西市和北市,激动什么?还不快快变回去!”
次日,同一时间。
望着毫无回应的皇家秘情司漆黑大门,李小白沉默半晌,返身登上了马车。
“秘情司怂了!竟然能让人骂第二回。”
“公子,不继续吗?”
“那是皇家秘情司,只听陛下的命令,什么人来了都不好使。”
李小白可以明显感觉的到身旁妖女正一片片青鳞竖起,他喵的店伙计恁得讨厌!
妖女清瑶对人族的兵器无爱,虎力已经有自己的八棱金瓜锤,李小白则是目的明确,三人没有一个为之所动,径直走入巷子深处。
一看到有人入巷,吆喝声立刻此起彼伏,铁砧巷虽然打造各种金铁器具,却少不了各种兵器,南衙十六卫更是这里的大主顾,除了弓弩和铠甲不得擅售外,其他兵器还是放得很开。
约摸一丈宽的巷子左右两侧,满满当当的都是铁匠铺,炭灰在空气中弥漫,将铺面熏得乌黑,无论是掌柜还是伙计都不以为意,反而认为铺子越黑越脏,越显得底蕴深厚。
小白目光朝天,不理她。
有人不信这个邪,皇家秘情司虽然阴私,却也代表了皇家的颜面,怎么可能任由一小民辱骂。
对方定然是知晓的。
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叮叮当当作响,烟火气弥漫的铁砧巷和-图-书
“慎言,慎言,莫谈皇家事。”
李小白腰间钱袋微微一动,一条青蛇兴奋的钻了出来,在清光中化作人形,作小鸟依人状靠在他的肩头。
马车驶在帝都天京的街头,仿佛每一日都如同赶集般热闹非凡。
“不变!”
像皇家秘情司被人门前叫骂并且打砸了睚眦石像这样的大事,无论如何都没可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在下车前,清瑶不得不戴上女子出行专用的帷帽,一道齐肩的朦胧纱巾挡住了妖美容颜,不过绰约身姿依然遮掩不住,是不是招来路人惊艳的目光,暗叹沉鱼落雁难以掩,犹带琵琶欲遮面。
“去嘛去嘛!”
“……”
握于皇帝陛下手中的秘情司就像悬于文武百官们头顶上方的一柄利剑,绝无可能会有什么好名声,现如今有人上门找碴,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缺少幸灾乐祸之辈,巴不得再骂上几日,好发泄一下藏在心底对那些黑袍人的忌惮与恐惧。
……
蛇性凉,喜暖,冰凉袭身,李小白直皱眉头。
“不要嘛!”
“嘻嘻!”
妖女又开始撒娇。
“此人该不会是陛下的民间私生子吧?”
第一次来看热闹的禁卫狠狠咽了咽口水,那可是皇家秘情司不是平头百姓家的小门小户。
天下人族气运分十成,有两成就在天京,便可知大武朝帝都的繁华鼎盛犹如烈火烹油,曾经作为昆仑妖域的一个小妖,恐怕根本难以抵挡住这样的诱惑。
铁皮扩音器的和图书质量十分过关,将他的声音十分清晰的送入眼前这座深宅高院内,除非里面的人堵住自己的耳朵,否则绝无可能装作听不见。
举起铁皮大喇叭,李小白的声音又一次在皇家秘情司紧闭的大门外响起。
“好嘞!公子!”
这便是能够打造飞剑的剑匠所在的铺子?小白同学忍不住怀疑,狡猾的老瞎子生前是不是在糊弄他。
好不容易来一趟人族帝都,清瑶才不愿意藏在钱袋里当一条缩头小蛇。
在其他暗处,一些似闲汉打扮的身影并没有参与进来,一转身相继离去。
马车抵达东市的匠作坊后,便需要换作步行,使了一贯钱将马车托予坊间武候。
“这厮是真的不怕死!”
虽然隔着百步开外,李小白依然察觉到附近不下百人正关注着自己,不过却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止他像昨日那样对皇家秘情司的叫骂。
车厢外传来虎力的声音。
或明处,或暗处,数量更多的禁卫望着那辆马车再次缓缓而至。
“里面的人听着,快快把我家小娘子交出来,不然本公子教你们好看!”
“开庄了开庄了!有钱出钱,没钱滚球!可以押来与不来,若押时日赔率更高!”
巨汉虎力挥舞着沉重的八棱金瓜锤在空气中虎虎作声,似乎仍然意犹未尽。
“四贯!七日!”
“随你!”
连续花样百出的叫骂绝无重复,或低俗,或高雅,将语言艺术几乎玩出花来,令附近围观的禁卫和其他闲杂人等大开眼界,叹为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