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章 报复

跟在李小白马车后面的那几个家丁绝不会想到,自家二少爷之所以死皮赖脸的欲拜东市匠作坊铁砧巷内甘记剑器铺那个糟老头为师,是因为在无意中发现这个甘老头竟然能够打造飞剑,一时之下惊喜若狂,对那炼造飞剑的技艺志在必得。
有人捶胸顿足,显然是昨日盘口下了李小白来不了的家伙,有人喜气洋洋,定是看好这个不知是何方神圣的小子,借光赢了银钱,除了南衙的禁卫,连羽林卫和金吾卫都有人过来看这难得一见的热闹,赌盘口这样的好事必然是不可或缺。
“阿康,我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
想到不可限量的未来,长孙定门怎么可能甘愿放过,会视李小白如眼中钉肉中刺并不足为奇。
“年轻人,莫要着急!该是你的就会是你的,要耐心!”
马车再次施施然来到皇家秘情司大门外,终于停下。
李小白想要提醒对方,自己是来定制飞剑的,不是来分拣石头的。
仅仅拉了一个时辰,李小白又被甘老头叫到后院,指着一堆石头说道:“这里面至少有十七种金铁矿石,你给我分拣出来。”
一堆大大小小,灰不溜丢,黑不溜丢的石头想要区分出它们的不同,着实和_图_书有些强人所难。
马车再次来到外城的东市,这一次没有先急着去铁砧巷,而是在公输巷找了家木工匠铺子放下一锭银两和几张图纸,这才施施然步行来到了烟熏火燎的铁砧巷甘记剑器铺。
升腾的火苗开始均匀的出现纯青之色,不仅仅是锤打铁锭的徒弟惊诧的看了李小白几眼,连喜欢挑三拣四的甘老头也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完全挑不出一丝毛病,光这一手推拉风箱的火候俨然仿佛数年的功底。
一个提着鸡蛋般粗细酸枣木短棍的家丁没来由的感到一股寒气袭身,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脚步不由放慢了一些。
接二连三挑衅皇家秘情司,却偏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之样的古怪事情自大武朝开国太祖皇帝设立秘情司以来,还从未发生过。
诡异的气氛弥漫,家丁一个个开始变得的疑神疑鬼。
马车仿佛没有看到那六个瘫软在地,身下腥臊冲天的家伙,就像来时一样,施施然的从边上驶过。
“你们这是干什么?要是完不成二公子的交待,小心回去吃家法!”
“说不准,长孙长也许活腻了,要招惹秘情司那些活阎王!”
阿康的结巴病平空http://www.hetushu.com发作,一股彻骨寒气自尾椎骨直冲上来,仿佛瞬间掉进了冰窟窿,浑身变得无比僵硬,明明想要返身就跑,可是两腿却如灌铅,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
看到李小白望着这堆石头发愣,甘老头丢出一本卷页发黄开裂的厚厚书册,重重拍在他的胸口上,说道:“这个拿去看,看完就知道怎么分辩了,老夫忙得很,没空对付你!”
清瑶没有兴趣在遍地污秽肮脏的铁匠巷子里傻站,仍然是本体的模样缩在小白同学的钱袋子里当一个有钱途的守财奴。
一想到自己此刻的位置,所有的家丁当即面如土色,完了完了,这是要抄家灭门诛九族的先兆啊!
领头的家丁满脸横肉,目露凶光的盯着这个怂货。
“这,这,这!秘情司?我的老天!”
尾行在马车后面的那几个家丁全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落入其他人的眼中,他们一个个面露喜色,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这里荒凉僻静正适合他们下手。
照例不带重复的骂完后,开了嗓子的李小白神清气爽,将铁皮扩音喇叭丢回车厢,重新钻了回去。
“怎么会是百器阁,难道长孙家与秘情司和图书有什么瓜葛不成?”
与昨日一般无二,禁卫们早早候在附近。
“是长孙家百器阁的人,我认得其中两个。”
一刻钟的时间,对于这些家丁来说就像过了一辈子。
忽然又有一个家丁失声叫了起来,眼睛就像死鱼一般凸出,死死指着前方一座大宅,喉咙里勉强挤出声音:“这,这里是,啊!”他的两条腿直接打起了颤。
我的老天爷,那厮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在皇家秘情司门前叫骂,老寿星吃砒霜,活腻了吗?
《金石集》,翻了两页,似乎是一本矿物手册,约有四五百页的样子,每一页都写着一种金属名称,不仅详细该金属的来历,矿石特征,提炼方法,半成品与成品金属的质地特点,轻重如何,优缺点,如何与其他金属配伍与禁忌等信息,可以用于分拣矿石的内容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不论是虎力,还是李小白,都没有兴趣对这些不怀好意的尾随者多看一眼,那些颜色深沉的粗木棍暴露了这些家伙的深深恶意。
角角落落里还多了一些其他来路不明的人,他们偶尔会打个照面,却彼此默契的保持着距离,静静观望那辆准点到来的马车和从车厢内走下来的人。
……
不得不说《摩诃http://m•hetushu•com钵兰经》上半册奥义不仅提升了李小白的五感,使他对力量掌控力同样也顺带着提升了许多,仅仅昨日适应了一天,今天刚来回推拉了几下,便让风箱推杆在一进一出之间带上了极有韵律的节奏感。
甘老头直接打断了李小白的话,背着手施施然离去。
这样的家伙是百器阁能够招惹的吗?
“你!都什么时候了?现在才来!不想来就不要来,老夫正好自己带进棺材里,还省些力气!去,推风箱去,就像昨天一样!”
然而有人这么一提,其他人也相继反应过来,无不察觉到周围的异样气氛,枯木杂草,诡异的荒僻之地莫名出现在帝都天京的内城,实属不同寻常,角落里像是藏着人影,隐隐约约似乎有无数目光正偷偷看着他们。
即使换作甘老头自己,恐怕也最多只能做到这样的程度。
“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是什么人?难道想要找那小子麻烦?”
“秘情司的王八蛋,你们这些缩头乌龟,小娘养的……”
长孙家的百器阁虽然以经营各种奇珍异宝,甚至是难得一见的法器而闻名于帝都天京,可若是能够多一位打造飞剑的剑匠,将更是如虎添翼。
看守钱财的妖奴可不正是守财奴么?
“怎么和_图_书?怕了?怕了就滚回去!赏钱一分没有,说不定还要吃家法!”
这老头的谱儿还真大,居然把飞剑当作陪葬带进棺材。
角落里窃窃私语或疑惑的自言自语此起彼伏,许多人惊讶于今日马后后面多了一些“小尾巴”。
领头家丁阿康怒视着这些突然颤栗不停的家伙们,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当即浑身一颤,目光呆滞起来。
还没走到甘记剑器铺就远远听到老头喋喋不休的喝骂声,李小白刚踏进铺子,劈头盖脸的骂声便冲着他迎面扑来。
“喂,老头,我的飞剑!”
这个怪老头,李小白捧着书册往封面上看去。
家丁们又是一阵绝望。
甘老头已经垂垂老矣,即便能够为百器阁效力,恐怕也维持不了多久,若是能够将这个神奇技艺学到手,立刻会成为天京城内术凡两道追捧的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不仅名利双收,或许还有机会问鼎百器阁的阁主。
“看上去像,今天有好戏看了!”
面对这么一个不讲理的老头,李小白连辩解的兴趣都没有,只想着趁早把自己的飞剑弄到手,然后离这个脾气古怪暴躁的老家伙越远越好。
二十多步开外,他们正准备下手的人拎着一个形状奇怪的玩意儿直接开骂了,嗓门儿一点儿也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