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3章 青莲的打开方式

为首的队正当即拔刀一指,暴喝道:“站住!”
随着体质增强,便可以催动更多的剑光,两者相辅相成。
随着微微泛黄的书页翻动,李小白体内所剩无几的真气再次自行活跃起来,每循着行功图流转一圈,便会壮大一分,浑身上下的肌肉酸痛便会消减一分。
妖女就是妖女,祸国殃民,才出门就祸害了一个无辜的伙计,可怜的家伙,多半撞得鼻青脸肿,要是有相好的小娘,多半会嫌弃他这般狼狈的模样。
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到对方三人一颗心拎起来的模样,李小白又长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事以至此,只好将错就错,我认了!”
达成警告效果的李小白拿起三尺精钢长剑系于腰间,带着一只化形境的青蛇妖行走在帝都天京,还是有一定的风险。
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尤其是经历过血肉横飞的沙场后,一种奇异的迫人气势油然而生,目光如电,当与人对视时,更像是一支即将出鞘的利剑,使人心颤不止。
混沌青莲虽驻心神,却以肉身为基,肉身逾强,莲苞便能够汲取到更多的“营养”,或真气,或精神力,或灵气皆可,遂绽放更多的莲瓣。
虎力这巨汉给李小白当家仆,就和掉进了蜜罐子里没什么分别,每天不用打打杀杀,一日三餐顿顿吃饱,新衣新鞋,吃饱穿暖,还有丰厚的零花,跟在李小白与清瑶身后,不时丢出一把铜钱,抓www.hetushu.com着几串糖葫芦,一口一串,吃得不亦乐乎。
清瑶轻轻一笑,哪肯轻易被占了便宜去,身子一扭,躲了开去,娇嗔道:“公子又开奴家的玩笑。”
手中捧着一本从小林寺“顺(读书人怎么能叫偷呢?)”来的《空明劲》抄本,现如今他已经能够大致理解其功诀要义,不再是最初的看图不看字,许多页内的行功图与甘老头的铁锤发劲技巧隐约相合,颇有互相印证之处。
洗完澡后,依旧丝毫没有任何倦意的李小白坐在桌旁看了会儿书,抡了一夜铁锤,带上了一身烟火气,并不是毫无收获。
甘记剑器铺可供不起这吃货的大肚皮,他只好回到义字会馆加餐,稀粥,馒头管够。
他没想到武夫子离开了西延镇后,竟然来到了帝都天京,武家小娘为皇家秘情司所掳,难道父女两人已经重逢?
“公子,奴家是有名字的!”
“呵呵,我说长孙公子莫急吧,只要人还在这天京城内,就没可能躲开我金吾卫的视线,走吧,咱们去看看这个热闹。”
短短片刻的功夫,聚气境真气尽复,在奇经八脉内流转不息,甚至还有壮大了少许,单单是这份天资,难怪会让游侠儿郑侠都为之感叹。
“今日步行,你随行即可,不用备车!”
就在这时,猝不及防间一队持戈披甲的士兵从身后追上来,驱散周围人群并拦住了前路。
仅需稍花上一两和*图*书文钱,换下来的脏衣服自然有专门的浣衣娘洗晒,倒也省心的很,若是讲究些的,可以使些熏香钱,使衣衫熏染的香喷喷的,越发风流倜傥。
青蛇吐着蛇信,反应却是不慢,盘起的蛇躯猛然一窜,在一片清光中化作人形,恰好扑在了李小白身上。
内城不及外城人多,繁华却是不减,商铺却更加整齐有序,档次和价钱也比外城更高些,来往多是达官显贵或富商豪门中人,偶尔还能看到宫人的身影。
混沌青莲与心神宛若一体,剑名自现。
李小白路过虎力的客房时,敲了敲半掩的房门。
考虑到身边这败家娘们儿,李小白拉虎力这家伙给她当苦力。
“虎力,随我出去!”
对方正站在一家笔墨铺子前与店伙计讨价还价,似乎价钱没谈拢,最终还是摇着头离开了,铺子里的伙计也是一脸失望。
那人突然没有再到皇家秘情司门前叫骂,让仍未布置周全的王源险些措手不及,好在对方又再次出现在街面上,让长孙家的家丁认了出来,再由经验丰富的金吾卫在明处盯梢,除非对方能够插翅而飞,否则没可能逃出金吾卫的手掌心。
听到李小白的答复,师兄弟三人立时长长松了一口气,虽然在铸剑一途,他们只能学到师傅的两三成本事,可是对师傅的尊敬却半点不少。
清瑶抓着李小白的手用力摇着,然后笑眯眯的抱着他的胳膊,一起跟着出门。
混沌http://www.hetushu.com青莲的第二片花瓣上,《空明劲》的行功图文悄然浮出,与《洗髓经》的行功图文不断交替隐现。
除了将甘老头的锻打技艺终于掌握熟练以外,在武道之上还略有所悟。
怕那个暴脾气老头被当场气死,自己的飞剑无人铸造,不小心走上歧路的小白同学只能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
在距离封狼道西延镇千里迢迢之外的帝都居然能够看到熟人,当真是意外的很。
仗着兜里的银钱多,李小白也就任由这败家妖女乱花银钱,叫虎力出来绝对是一个明确的选择,加了一副挑担,前后筐内眼见着满了起来,上好的胭脂水粉,珠玉头面,蛇身用不上,但是人形时却少不了,有实力有野心的美妖娘怎么可能少得了这些。
不知在什么时候,三人身后跟上了一队金吾卫士卒,远远的吊在后面,虽然片刻之后又会换一队,但是始终都有一队人远远吊在后面。
……
难怪最初时一道“曦和”剑光便抽空了他的全部体力,当场虚弱不堪,意外得了妖熊胆,药力缓缓发散,再加上于军中磋磨,体质渐强,又催生了第二片莲瓣完全绽放,这才勉强摆脱了体力透支,无法动弹的窘境。
随手往桌上丢了一锭银两,两人跟着那个家丁离开了茶铺。
“王大人请!”
欲重金拜师而不可得的长孙家二公子若是能够听到四人这番对话,恐怕多半要活活气死。
自己似乎在不和-图-书经意间找到了混沌青莲的正确打开方式。
书生佩剑在大武朝并不鲜见,素色襦衫再配上长剑,使李小白看上去更加英姿勃发。
“武夫子!”
“来,来了!俺这就去备车!”
李小白当即扯着不明就理的清瑶追了上去。
昨日空等一天的长孙定门一拍大腿,片刻之前的担心顿时荡然无存,念头变得通达起来。
提升武道修为可以承受更多的剑光,仿佛一条通天大道在李小白眼前徐徐展开,不再是以往的浑浑噩噩,瞎猫碰死耗子般歪打正着的乱撞。
尽管只是上街随意走走,李小白却依然向着皇家秘情司所在方向缓缓步行,同时任由着妖女清瑶好奇不已的打量着沿街商铺。
收起武道书册,李小白长身而起,往床头慵懒盘在一起的青蛇。
李小白张开禄山之爪,照着妖女的腰肢抓去。
客房走廊一头响起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和呻吟,店里的伙计意外看到人间尤物一般的妖女,立时惊为天人,一失神间与墙壁来了次亲密的接触。
放下手中的《空明劲》,真气一点点平复,李小白嘴角提起,浮现出一丝笑意。
“嘻嘻!”清瑶紧紧扯着李小白,偷笑着。
“鸠曜!”
“好,好,终于等到了。”
王长史抖了抖手,说完长身而起。
“妖女!随我上街走走!”
与此同时,李小白的心神中灵光骤亮,混沌青莲的第四片莲瓣毫无征兆的缓缓舒展开来,淡青色花无风自颤,灵光缭www.hetushu.com绕。
嘴里大嚼着,虎力抹着嘴就出来了。
心中念头一起,诸多疑惑顿生。
“要去!要去!只要上街,奴家随公子摆布!”
“戴上!”
咕咚!
一个百器阁长孙家的家丁急匆匆奔进茶铺内,向正坐在一起品茶聊天的长孙定门和金吾卫长史王源,禀报道:“二公子,二公子,找到了!已经盯上了!”
坊市已经再次开启,马车随着进出的人流缓缓驶入内城。
“包括下火锅么?冬天燥妒火,蛇肉滋阴润肺,极是补益,好歹蓄了一秋的膘,来,让本公子摸摸,看能够割出几两肉来!”
丝毫没有任何迟疑,李小白急欲追赶仿佛没有听到叫喊声的武夫子。
“老老实实的,别真让人逮了去当下酒菜!”
“知道啦!”
长孙定门喜形于色,连城狐社鼠都要为之慑服的金吾卫果然名不虚传。
小林寺藏经阁内的所有书藉都会由历代长老和弟子们不断抄录,除了原本,往往还会有多份抄本,即便虫吃鼠咬或者被某人顺走一两本,并不会就此缺失。
“咦!”
李小白直接将帷帽扣在了妖女的头上。
一前一后的变化,真是令人咋舌。
在义字会馆洗了个热水澡,再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歇息片刻,翩翩小白佳公子终于又回来了。
与清瑶的兴奋不同,漫无目的向四周巡视的李小白突然目光一凝。
与虎力一同离开了铁砧巷的甘记剑器铺,随手一小串铜钱便让看顾了一夜马车的武候千恩万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