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5章 樱儿大将军

“四!”
李小白一提起皇家秘情司就来气。
“樱儿!好久不见!”
一道剑气呼啸而至,堪堪与白樱儿全力抡动的战斧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声荡人惊魄的闷响。
在金吾卫的“护送”下,李小白一地很快来到了内城少有的荒僻之地,皇家秘情司的门外。
可是,可是小白哥哥又是怎么回事?
他随即露出了笑意,就像看到相识已久的老友,开口招呼:“嗨!~”
“我知道是皇家秘情司,就是他们抢走了你的香君姐姐,这事儿没完!这群怂瓜,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原本作为看热闹的对象却不知怎么的与金吾卫闹翻了,上千金吾卫如临大敌般远远围着对方,其他禁卫无不一头雾水,不知所措。
李小白若无其事的含笑望着这个昔日在居摩湖上巧笑俏兮,采莲轻唱的小丫头,此时此刻穿一身合体的银色铠甲使她判若两人。
李小白不仅仅只是打招呼,望着疾冲过来的银甲女将,依旧不紧不慢的抬起剑指,看也不看的对准皇家秘情司大门。
轰隆,又是一段高墙在呻吟中无力倾覆,白樱儿就像当日在与风玄国交战的战场上,不断挥舞战斧,大树,高墙,还有廊柱相继化作一片废墟。
白樱儿一改以往令人敬畏的正气凛奖,完全将自己的泼辣一面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无数金吾卫险些当场气歪了鼻子,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还敢调戏他们的大将军,不知和图书道上一次敢这么做的家伙直到现在都还躺在床上吗?
樱儿妹妹长大了,已经是大将军了!
这些缩头乌龟被骂了几日,竟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今天拆了他们的门墙,若是再没有反应,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皇家秘情司直接夷为平地算球。
战马嘶鸣,除了白樱儿座下四蹄踏雪的骏马依旧保持着镇定外,百余亲卫的坐骑无不惊恐的连连后退。
……
小白哥哥由衷替她高兴!
“大将军来了!”
其他的金吾卫面面相觑,集体抓狂,额的老天爷,这疯病咋还带传染的?连大将军也一起疯上了!
好你个长孙定门,好你个长孙家,这下子可把本官给坑惨了!
帝都天京可不是封狼道边关小镇西延镇,小白哥哥怎的还是如此没心没肺,一如西延镇的荒唐作风。
其他南衙禁卫更是无不下巴跌了一地。
所以哪怕把这天捅破,也要把武家小娘给抢回来,否则这个念头就不会通达。
可是随着这位少女大将军单枪匹马的收拾了十几个军中刺头儿,又亲自带队再铲除了上百伙青皮无赖等恶名昭著的阴暗势力后,内治军严谨,外让百姓拍手称快,天京地面风气立时为之一清,竟在这短时间内就赢得了绝大多数人的信服,使金吾卫的女大将军成为帝都一时美谈,平日里那些宵小之辈更是无不收敛起来,哪个还敢呲牙作死。
李小白眼睁睁看着白樱儿冲向被剑光奢摩撕碎的皇家秘情司http://m•hetushu•com大门,一抡长柄双刃战斧。
金吾卫与南衙下属的其他禁卫无不瞠目结舌,皇家秘情司的大门连同招牌竟然一起让人给毁了。
“小白哥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在李小白看来几乎“空无一人”的皇家秘情司深宅大院内猛然传出一声暴喝。
就见一个银甲女将在百余名亲卫的拱卫下,提着一支长柄双刃战斧冲了过来。
难道大将军与这个连皇家秘情司都敢撩拨的疯子相识?
拆皇家秘情司的迁,想想就好带感!
白樱儿带来的百余名亲卫果真忠心耿耿,哪怕上刀山下火海都决不皱半下眉头,当即没有任何迟疑,拔出兵器一起跟着破坏起来。
当真是欲哭无泪!
“喂,喂!你要干什么?”
“奢摩”!
急促的马蹄声渐近。
“还能是怎样?抢了俺媳妇,此仇不共戴天!”
“十!”
“一!”
这还仅仅只有虎力一人出手,若是换作李小白或清瑶,这些金吾卫恐怕不仅仅是人仰马翻,而是恨爹娘少给生一条腿,一个是术士,一个是妖族,嫌自己命太长吗?
负责大武朝帝都天京内外城治安的金吾卫大将军突然换成了一个年轻女子,满城上下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一开始尽皆惊诧和难以置信。
“住手!”
白樱儿咬紧嘴唇,目光突然坚定起来,仿佛做了一个不容置疑的决定,返身捡回长柄双刃战斧,翻身上马,浑身磅礴真气激荡,大喝http://www.hetushu.com一声,策马冲出。
“何人敢在帝都放肆!”
“小白哥哥!你,你怎么……”
李小白转过头看到策马冲来的银甲女将,却是微微一怔,扬起红缨的英武战盔虽然略掩面容,可是那眼神,那五官,似曾相识。
“这奸细跑不了!等着束手就擒吧!”
白樱儿在金吾卫建立起来的威信使他们不得不奉命过来,准备一起参与到这场盛大的,难得一见的拆迁盛景当中。
声势甚至比方才的剑光更加浩大几分,约摸十余丈长的高墙连续坍塌。
黑漆大门连带着左右各丈许长的高墙,在一片升腾的烟尘中轰然倒塌。
哪怕拼着金吾卫大将军不做,也要把这桩祸事替小白哥哥扛下来。
远远躲在附近的金吾卫们彼此面面相觑,这个风玄国奸细的胆子真大,不仅没逃,竟然还敢招惹皇家秘情司,威逼交出名叫“武香君”的同伙,难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金吾卫们齐齐发出一片欢呼声,其中还夹杂着越来越近的急促马蹄声。
小白哥哥,你无权无势,不知京中险恶,天子之怒岂是小民可挡?
“二!”
她吃惊的望着小白哥哥与被突如其来剑光摧毁的门墙,如此泼天大的祸事就在自己眼前发生了,始作俑者正是小白哥哥。
远远传来一声娇喝,士卒们骤然散开,让出一条道路。
“小白哥哥你闯祸了,那,那可是皇家秘情司!”
“三!”
“今日此地是本将军所拆,你皇家秘情司若是hetushu.com不服,尽可来找我金吾卫讲道理!”
要不是还记得这里是天子脚下,这些惊惶失措的金吾卫士卒们恐怕早就作鸟兽散。
护着李小白与清瑶一路前行的虎力当真是所向披靡,连续撩翻了两百多名金吾卫,相继赶来的其他金吾卫虽然数量越聚越多,可是却偏偏慑于对方的武力无敌,只敢紧密的聚在一起,举着长戈对准他,紧紧跟在后面。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微颤。
此时此刻的渔家女眼中只剩下她的小白哥哥一人而已,竟似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妖女清瑶和巨汉虎力。
即便没用铁皮扩音器,李小白提气入喉,暴喝的声势甚至比用了那件道具更大。
……
李小白恨得牙直痒痒,他这般直拗并非因为与武家小娘有多少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感情成份,但是焦寡妇劫走了他的媳妇已经成为挥之不去的执念,就像被抢走了本属于自己的东西,身为一个男人的占有欲遭到最严重的挑衅。
也就是他,换作旁人,恐怕还没咋样就被秘情司里的力士们拖将进去,三百六十般花样轮着伺候,欲仙欲死,欲死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樱儿又气又急,怎么小白哥哥如此糊涂,她甚至没有心思去多想李小白怎会平空成为术士,反而为他招惹到皇家秘情司而焦急万分。
白樱儿一口一个小白哥哥,脚下直顿着地,泪光在眼中打着转,显然担足了心,情窦初开的少女心思哪怕成为了统兵的金吾卫大将军也不曾有多少改变和图书
轰然巨响却依旧未止,渐次深入,仿佛连带着二进的门墙都遭了殃。
“皇家秘情司的人听着,限你们十息之内将武香君交出来,不然本公子便让你们好看!”
“小白哥哥,不要!”
“金吾卫!此处宅邸风水不佳,咱们古道热肠,便替此间主人拆了它罢!”
南衙炸锅了!
小白哥哥,真是好熟悉的称呼。
轰隆!
远远望着这一幕的王长史顿时一阵腿软,面如土色的他不由自主地胡言乱语起来。
指尖迸发出一道淡白色剑光,在空气中飞快分裂,一头撞进了皇家秘情司的大门。
看到李小白的动作,银甲女将像是想起了什么,欲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十几名黑袍人从大宅深处冲了出来,其中一人衣领与袖口各绣着金线,竟是一位星主,却不知是哪一位星主。
然而虎力只要一瞪眼,或者虚张声势的大吼一声,立刻就会吓得这些家伙连连倒退,随即这货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起来。
“不管了,小白哥哥,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开口,这事樱儿扛了!”
剑光“奢摩”无坚不催,哪怕大门采用精钢锻造,也依然不会比纸糊的强上多少,如同摧枯拉朽般,绵密的剑光毫无阻碍地没入厚厚的黑漆门板。
“九!”
银甲女将翻身下马,扔开手中的长柄双刃战斧,摘下英武的头盔,冲到李小白面前。
踟蹰不前的金吾卫们心头一阵后怕,他们竟然招惹到一位术士,而自己居然还活着,谢天谢地,漫天神佛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