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9章 皇储

若不是为了武家小娘,恨不得给对方一记剑光!
就这样带着妖怪上街乱逛,恐怕也没谁了,不过想想小白哥哥曾经在西延镇所做过的那些荒唐事,貌似,貌似也没什么吧!
皇家秘情司抢人家媳妇虽然是不务正业,可毕竟是天子鹰犬,抢了就抢了,偏偏被人打上门来,最后居然怂了!
他深深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作势欲走。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彻底无语,他认为李小白与化形境妖族如此共处,居然能够活到现在还没有被吃掉,已经是一个闻所未闻的奇迹。
这一回让王长史猜中了,天果然捅破了!
微有醺意的二皇子殿下刚刚放下酒杯,王府长史轻手轻脚的来到身旁,小声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小的谨慎,在前门打发了他,又从后门引了进来,绝对无人知晓!”
白大将军扬言要扒皮,那就一定会扒自己的皮,想要逃过这一劫,就只能去抱更粗的大腿。
“你瞧,没什么可怕的,就是有点凉,嗯,太粘人!”
没有强横的术道修为镇压,妖奴反噬的例子屡见不鲜,也不知这小子使了什么手段,竟让这蛇妖如此死心塌地,甚至是为所欲为。
站在不远处的王长史吓得浑身一http://www.hetushu.com哆嗦。
打死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外乡人竟然与大将军有瓜葛。
到底是纵横沙场的女将,面对过万敌骑冲杀尚且不惧,更何况只是一些藏头缩尾的黑袍鼠辈。
白樱儿拄着长柄双刃战斧一顿足,转过头冲着还在呻吟哀嚎的金吾卫,恨铁不成钢的喝斥道:“没用的废物,连秘情司的人都打不过!统统都给本将军滚回去加练!今天是谁招惹了我的小白哥哥,本将军要扒了他的皮!”
化形境妖蛇!在哪儿?
皇家秘情司指挥史一挥袖子,显然被白樱儿的胆大包天之言给气到了。
“没错!就是她!你可以摸摸!”
莫不是陛下的私生子吧!
“如果本座是你,就不会生出什么歪主意,莫要以为本座不知道你身旁那只化形境妖蛇!”
李小白似乎在帮白樱儿证实她的猜测,抬起手指穿过帷帽的薄纱,冲着妖女的脑门点去。
“金吾卫,此事没完!我们走!”
与尚武的大皇子相比,二皇子商王周治却喜好文事,每逢旬初都会在王府内举办文会,邀请文采非凡的文人士子,还有平康坊内知名的女校书共聚,才子佳人使得文思如泉涌,总和图书能有质量上乘的诗词篇章流传出来,在坊间传唱。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大将军竟然会为了对方公然与皇家秘情司放对,带人欲夷平秘情司府衙。
“哼!小女娃儿,本座等着你来拆!”
“谁怕谁啊!”
这厮到底是什么来头?
其他人同样在惊疑不定的猜测时,没有人注意到早已是面如土色的王长史悄然离去。
当自己是布娃娃吗?妖女不依的拨开了李小白的手指。
这样不会被吃掉吗?
“饮圣!”
完了,完了,长孙小贼,尔敢误我!
也许是从李小白充满敌意的目光中看出些什么,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的目光定在了他身旁的妖女身上。
……
天气渐寒,商王府便以傲菊寒霜为题,邀请了数十位文人墨客一起吟诗作赋,丝竹声与吟颂声此起彼伏,不时响起抚掌大笑,气氛极为热烈。
二皇子商王周治,举杯站起,引得众人齐举杯,文会气氛顿时引向高潮。
王府长史不仅仅总管王府诸务,同样也是和皇子休戚与共的重要幕僚。
或许要不了多久,得偿所愿的小白同学就能够念头通达,想办法把失散的家人重新聚拢起来,继续过着以往横行街头,欺男霸女的狗大户逍遥hetushu.com日子。
风卷冷庭寒霜残。
李小白收回收,冲着已经陷入呆萌状态的白樱儿耸了耸肩膀,一人一妖如此打闹,彼此间早已是习惯了。
吟咏方新句句愁;
方才与白樱儿交手的廉贞星主一甩手中长剑,干脆利落的归鞘,他也没有任何迟疑,径自带着人返回了皇家秘情司的府衙内。
“枝任文采不凡,以清泉衬黄叶,心志寄其间,寒霜映天色,金台咏黄菊,这般精气神俱全的诗词,中上!中上!诸位,饮圣!”
令人更加吃惊的事情一波接着一波发生,秘情司的指挥使大人带来了圣谕,啥?罚俸三月,禁足一月,大将军连根毛都没掉,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被放过了,而那个外乡人却是被带去见媳妇?
“……”
众人皆知当今圣上,治世天子陛下虽然后宫佳丽三千,却一直膝下无子,甚至连一位公主都没有,为了延续大统,由皇族宗亲择选了两位血统最近的优秀宗室子弟过继,作为大武朝的皇储。
“还不来吗?”
今日文会,年轻一代的士子天京七子悉数到齐,诵诗的正是其中之一,蔡南,蔡枝任。
看对方鬼鬼祟祟,藏头缩尾,不敢以真面目见人的模样,或许正是焦寡妇的顶hetushu.com头上司,从李小白身边掳走武家小娘的罪魁祸首。
……
两位过继皇子之中,大皇子殷王周定好武,平日里经常亲自操练王府亲卫,还在王府内还供奉了多位术士,有时会约了将门子弟一起出城狩猎,携鹰驱犬,虽然行事张扬,却极少扰民,反而因为性情豪爽,不拘小节,使百姓们对其印像极好,甚至有时连寻常贩夫走卒都能跟这位没有任何架子的殷王殿下聊上几句。
“讨厌啦!”
文会来客既有豪门贵胄,也有寒门子弟,一旦进了王府的门,便再无身份高低,彼此以文会友,相聚共欢,使得商王殿下在帝都天京颇有文贤王的美名。
一位青衫士子摇头晃脑的吟毕,惹来秋园内一片叫好声,他拱手四拜,道:“仓促之间,拙作献丑,献丑!”
一下,两下,三下,距离真丹境大妖只有半步之遥的青蛇妖任由人戳着脑门,一点脾气都没有。
李小白向白樱儿点了点头,随即带着清瑶和虎力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我的老天爷,金吾卫对战秘情司,这可不是一千贯银钱能够掀起的风波,是要捅破天啊!
“来就来!”
“岁岁泉清残叶黄。
为了自己的小白哥哥,白樱儿敢把天都给捅破了。
m•hetushu•com治眉头微微一蹙,以同样低的声音说道:“怎会寻到本王这儿来,可否引人注意?”
“饮圣!”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
如果身上穿着平民百姓服色,身边又没有那么多孔武有力的亲卫,这位大皇子更像是一位平易近人的富家大少爷,而非未来有可能继承大武朝皇位的皇储之一。
千叠堪揽金台游。”
她依旧记得,小白哥哥称呼她为妖女。
李小白微微一诧,却依旧保持着沉默。
李小白与白樱儿对视一眼,说道:“樱儿,等我!”
对方知道清瑶的存在?
她没想到小白哥哥真的没有骗自己,清瑶姐姐竟是一只化形境蛇妖。
千里迢迢从封狼道西延镇一路来到帝都天京,连续多日挑衅皇家秘情司仍毫无反应,意外看到武夫子却错失与其见面的机会,不曾想峰回路转,成为金吾卫大将军的白樱儿却一头撞了上来,两人重逢之际,险些被夷为平地的皇家秘情司终于给出了武家小娘的线索。
白樱儿张大了嘴,难以置信的左顾右盼,最终落在了小白哥哥此前介绍给自己的清瑶姐姐身上。
“小白哥哥尽管且去,他若敢动你,我就真的拆平了秘情司的房子!把他们一个不剩的全部杀光!”
白樱儿真心被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