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1章 真伪

“殿下何必如此客气,来来来,行个酒令,走上一圈,嫣红大家,来上一名清平乐助兴!”
王长史再次以头点地,额头一片乌青,隐见血渍,虽然模样狼狈,却着实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一般,近半瘫软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身下隐约可见汗渍湿意。
听到王府的同行这么说,王长史连忙摆着手为自己分辨,甚至连在下都不敢自称,直接谓己小人。
收拾了一下心情,王长史用尽可能平稳的语气说道:“近两日帝都来了一个外乡人,此人来自北境封狼道的西延镇,住在义善祥商号的义字会馆,刚到京城便在皇家秘情司府衙外叫骂!”
王府长史忽然开口道:“殿下!这未必是真的,或许是道听途说!”
他同时怒视着王长史,有些后悔自作主张带这个为了活命,却竟然信口开河的家伙进来。
在前面带路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虽然走的不快,每一步迈出与常人无异,却偏偏两三步后就出现在四五丈开外,要不是李小白拥有武道修为,恐怕需要全力奔跑才能够赶上对方的脚步,他催动真气沿着经脉进入腿脚诸穴,从脚指尖到大腿根,每一个关节在真气的串联和图书下形成联动,就像弹簧一样,足尖轻点,就能够迈出一丈多远,双手持剑背于身后,纵跃间颇为怡然自得。
看到商王殿下与王府长史两人露出了认真倾听的神色,王长史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此人在皇家秘情司门外叫骂了两日不仅安然无恙,今日更是摧毁了秘情司的门墙,我家大将军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竟然……”
看到商王周治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商王殿下主动举杯说道:“本王耽搁大家雅兴,自罚一杯,饮圣!饮圣!”
正因为当今圣上,治世天子不能生育,才从宗亲内挑出两位宗室子弟过继,以待他日继承大统。
“没错!绝对是真的,小人愿以性命担保,此事南衙十六卫人尽皆知,一些大臣也有知晓。”
清瑶使了个小法术,平地卷起两股旋风,环绕在自己和大块头虎力的脚下,仿佛缩地成寸般,以同样的步伐频率紧跟在李小白与皇家秘情司指挥使身后。
王府长史突然打断了他的话,疑惑道:“在皇家秘情司门外叫骂?”
从众多皇族子弟中脱颖而出,执掌大武朝至高无上的皇权,生杀予夺随心所欲的帝位,原本触和图书手可及,可是一下子变得无比遥远起来。
无论商王与殷王有多么优秀,血脉的距离永远代表着与九五至尊的距离,过继的怎么可能及得上亲的。
作为当事人,王长史将自己亲眼目睹的经历,前前后后详细讲述了一遍,虽然没有明确道明李小白的真实身份疑似圣上遗落在外的龙种,他却将这种猜测在话语中隐隐指向对方。
由于事关天大的利益,商王周治原本有几分相信自家长史的怀疑,但是听到王长史这么说,倒是有些兴趣听对方继续说下去。
打着更衣为借口稍离片刻的商王殿下再次回到王府秋园,主人回归使傲菊寒霜文会又一次热闹起来。
王府长史拍了拍手,大声传话。
武家小娘竟然在敬国公府?
也许大将军的亲卫已经在街头到处寻找自己,一旦逮住便难逃抽筋剥皮的下场。
……
事实上他的猜测距离真相已经八九不离十。
坐在众文人士子中间的商王殿下不经意间偶尔会走神,但是却掩饰的很好,假以酒意上头让人无法察觉他已经神驰天外,暗中琢磨着与文会无关的其他事情。
在王府长史眼中,商王周治看到了与自己同样的猜测,不过他不动http://www.hetushu.com声色的故作沉吟了片刻,说道:“你所说之事真伪如何,本王自会调查核实,这几日你先在王府内住下,如果确实如你所言,金吾卫那里自会替你说合。”
大武朝边境小镇的寻常民女怎么可能与国公有瓜葛,距离真相越近,各种疑惑却越来越多。
商王周治终于禁不住色变,失声惊道:“什么?”
在周治直来,王长史带来的这条消息若是真的,那么确实值得救他一条性命,除此之外,还能够在金吾卫内部埋上一根钉子或眼线为己所用。
商王周治与王府长史互相对视一眼,叫骂皇家秘情司不是一般的胆大包天。
当即先干为敬,盏底面对众客示意一圈。
在场文人当中不乏善于活跃气氛之人,借机推波助澜,使园内气氛变得热闹起来,一声声酒令,咏菊咏霜,叹凉悲秋,再次有诗词篇章成作,一旁自有人疾笔如飞的记录下来,待刻印成册,于文会后流传。
“嘶!倒是有这个可能!”
公然挑衅诸臣百官唯恐避之不及的皇家鹰犬,就算是几位国公爷也没可能讨得了好。
“不不不,小人亲眼所见!”
商王周治接受了王府长史的提醒,沉声道:“和*图*书遣可靠之人暗中去查,小心行事,不要走漏了形迹!”
五味斋内只剩下王府长史与商王周治,前者充分履行着王府幕僚的职责,谨慎道:“殿下?陛下龙种一事疑点颇多,眼见未必为实……”
但是突然乍闻天子竟在民间遗有龙种,对于两位过继皇子不啻于晴天霹雳。
不仅仅是李小白和皇家秘情司指挥使,连清瑶和虎力都没有被拦截,轻而易举的进入了这座门第高大庄严的国公府邸。
随即周治深深皱起眉头,如果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被皇家秘情司给收拾了倒也理所当然,可是眼前这个金吾卫长史绝无可能拿这种没下文的事情来糊弄自己,意味着接下来会有超乎想像的事情发生。
“等等!”
王长史打了个寒颤,自己若是被扔出王府,恐怕真的会万劫不复。
“谢殿下恩德!”
那么皇家秘情司拿对方根本没有任何脾气的真相只有一个,这位名叫李小白的术士或许真的是圣上的龙种。
随即进来两位王府亲卫,就像拖死狗一般,将王长史搀了出去。
更毋须提刚上任没多久,根基未闻的金吾卫大将军白樱儿,罚俸禁足未免也太轻描淡写了些,就算是两位过继皇子圣眷正隆,也没和图书这个胆子去撩拨秘情司的那些黑袍人。
“哦?那么说来听听,若有半分虚假,莫怪本王将你丢出去自生自灭!”
若是假消息固然虚惊一场。然而一旦属实,不仅两位摩拳擦掌角逐皇位的过继皇子殿下要失望,两位皇子身旁欲行从龙拥立之功的人们同样会落了空。
……
王长史用力点着头,此事在帝都并不算什么秘密,只要有心打听,很容易就能够核实。
“小人所言,句句属实!”
今日若是不能得到商王收留,恐怕难逃大将军的一板斧。
一行人没有进皇城,也没有离开内城,反而来到了内城西部的亲仁坊,最终在敬国公府门前停下了脚步。
商王周治与王府长史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李小白愕然,却见戴着金色面具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亮出一块金牌后,便直接迈进了大门,守在门口的国公府亲兵却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他没有迟疑,连忙紧跟了上去。
“来人!带王长史下去休息!”
当今圣上在年轻的时候,每隔几年便会御驾出行,大武朝三十六道,有近半都曾留下这位治世天子的足迹,若说在外面风流一二,留下一两个不为人所知的龙种,并非没有这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