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4章 分离

李小白望向方才知机转过身的皇家秘情司指挥使。
武香君眼睛红红的,不停的流着泪,表情似在挣扎,却不得不摇着头往后退去。
一道淡白色剑光漫无目标的直冲天际。
轰隆!
在这一刻,李小白化身成为李日天。
“小郎!等我!”
带着些许寒意的秋风乍起,风势越来越大,吹过落尽枯叶的树梢,发出凄厉的呼啸声,天边渐渐阴沉起来。
“等小公爷承袭老将军的敬国公爵位!”
含怒而发的气势竟然在一时间让秘情司指挥使的呼吸不由自主一滞。
“老公爷必须寿终正寝才行!”
“这是什么臭毛病!娘子,莫理他,我们走!”
小白同学惊诧的望向柔夷的主人,在欣喜的见到自己之后,不应该是十分高兴的和他一起离开吗?
然而手中的柔夷却出乎意料地传递过来一股抗拒之力。
“小娘你!”
“不,小郎,他说的对!时机没到,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既没有轰轰烈烈,感天动和-图-书地的挚烈爆发,也没有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的刻骨铭心。
这世间有些事情就像一日三餐,吃一顿便少一顿,吃得越多便死的越快,同理,知道的越多,便距离危险更近一分。
李小白任由武家小娘抱着,轻轻抱着她,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胸襟被两行苦思的情泪打湿。
那种依恋和安全感是此生从未有过的,哪怕身在国公府内,依旧难以与其相比。
突然指着天空,仿佛发泄一般大骂:“该死的贼老天!你咋不开眼!你就这么爱玩人!他妈的,老子跟你耗上了,看谁玩死谁!贼老天!干死你全家!”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根本无法如实相告。
“小郎!奴好怕,怕再也见不到小郎!”
“哈哈,屁大点的小事也敢拿出来当借口,现在就去告诉你家皇帝,让敬国公的爵位传给小公爷,我还要赶时间领我家娘子回家!”
敬国公邓公爷在秘情司指挥使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http://www.hetushu.com,被他一直称呼为老将军。
李小白丝毫没有在乎秘情司指挥使被自己气得直发抖,他却无法相信的眼睁睁看着武香君哭着一步步后退,最后头也不回的冲进院内房子里面,将木门死死关上。
小娘子反而哭的更加大声。
无云的天空莫名响起一声闷雷。
小白同学愣在原地,甚至忘了追上去!
两行清莹泪情染红颜妆,一颗温婉心尽化无言思。
这一声“莫怕!”亦如在西延镇遭遇马匪的当日,在武香君身边用言语安慰她,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
今非昔比,李小白已经不再是当日面对马匪厮杀而无可奈何的普通人,有混沌青莲的剑光,再加上距离真丹境半步之遥的妖女清瑶,他拥有足够的底气和信心能够应付得了凡尘俗世的各种挑战。
该死的焦寡妇,要不是她棒打鸳鸯,哪里会有这么多事情!
“曦和!”
两人只是一个在院内,一个在院外,彼此静静的相望。
www.hetushu.com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为什么!
李小白轻轻拍着,他能够听得出来,武家小娘哭声中的那份思念。
皇家秘情司管天管地,居然也有兴趣管人家的媳妇,在这一刻,小白同学真想拆平对方的府衙,然后挖个大大的粪坑。
李小白紧紧握着香君小娘子的柔夷,对方正恋恋不舍的深情望着他。
“莫哭,莫哭,你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不行!”
武家小娘无意识的踏出脚步,仿佛没有听到母鸡与小鸡们再次四散奔逃躲避的叽叽声,依旧恍若未觉的越行越快,眼中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李小白的身影。
武家小娘的哭喊声从门后传了出来,语气中仿佛带有难以言明的苦衷。
秘情司指挥使仿佛没有听出李小白的涛天怒气和怨气。
“莫怕!”
“什么时机?你们秘情司未免也管的太宽了!”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更何况他手上根本不差钱,就算在天京内城的坊里买上一套大宅,也照样http://www.hetushu.com比这座国公府好上百倍千倍。
“时机未到!”
李小白颓然放下伸向院子的手,最终还是没有踏入院子一步,他不想强迫小娘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强扭的瓜不甜。
武香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如同小鸟依人般,死死抱着李小白不放,生怕他在下一刻突然在自己眼前消失。
过了好一会儿,将全部情感在哭泣中悉数宣泄出来的武家小娘终于渐渐将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慢慢哽咽着。
陷入愤怒的李小白一挥袖子,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走。
“香君,不用理他,什么狗屁时机,都是骗人的,我会保护你,西延镇那些马匪无论来多少,我都能杀多少,就算是秘情司,我也能夷平给你看!”
李小白情不自禁的带上了一丝怒意。
“为什么?”
他拉着小娘子的手,想要顾自离开。
仿佛这是天地对李小白的狂妄作出的回应。
对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
走出没几步,忽然转身指向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厉声道和*图*书:“告诉你的主子,不要把世上的人都当作傻瓜,替我告诉他,他会后悔的!”
剑指变成中指,依旧指着天空。
李小白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寿终正寝才能继承敬国公爵位,写份文书盖个章就完事儿了,非得弄出那么多妖蛾子,都他喵的是套路。
平空爆发出来的暴戾之气让周围无论是明处的,还是暗处的王府人员无不心惊肉跳,甚至连自恃修为高过李小白的秘情司指挥使都情不自禁的重新打量起这个年轻人。
秘情司指挥使语气中莫名带着一丝苦涩,缓缓摇了摇头,拒绝了李小白的荒唐提议。
“我要带走香君!”
“走!”
李小白就差破口大骂,你丫就是吃饱了撑的,闲得蛋疼,拿俺媳妇开玩笑,叫什么秘情司,干脆改叫爱情司算了!
他与武家小娘子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经地义的一对,对方莫名其妙的横插一杠子进来,也不怕遭雷劈。
猛然推开半掩的院门,她带着几颗飞扬的晶莹泪光,一头扑进了小白同学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