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8章 惊雷锻

每一次重击,仿佛都敲打在李小白的心头,他的心神不由自主地被甘老头奋力抡锤的动作所吸引。
那便是……
充满力量锻打声再次响起,只不过此刻抡动铁锤的人变成了李小白。
……当!当!当!当……
李小白的身体随之一抖。
一鼓作气,毫不停歇。
“小子!你明白了吗?”
聚气大成,势如破竹般踏入寻常武道修士需苦苦打熬根基才有望企及的锻体境,就在这不知不觉间,他的武道修为大进。
“明白了!”
铁锤落在铁砧上,爆发出来的不再是声音,还有力量。
甘老头用现身传技教授的这门拥有锻体效果的锤法本名就叫作“惊雷锻”,然而这门锤法在李小白手中终于变得名副其实起来。
李小白脸上浮出现的笑容就像婴儿一般纯净,数丈范围内,一浮尘,一缕火,如镜子般纤毫毕现的倒映入他的心中。
飞扬的炉灰和浮尘沾上有几分古怪的浅灰色汗水,翩hetushu.com翩浊世佳公子片刻间就变成了与甘老头师徒四人一般无二的铁匠,除了眼睛和牙齿,便只剩下了灰头土脸,皇家秘情司指挥使若是在这儿,多半要楞上一愣,才能认出这位年轻公子是敬国公府小公爷的先生。
火星迸溅,剑胚内的杂质被一点点清除。
原本就有些年头,再加上失修,在这样的震荡中,墙体、柱子和大小梁橼纷纷发出诡异的呻吟声,积年老灰扬扬洒洒的落下,整个铺子里尘埃弥漫,仿佛随时会发生倒塌。
万般皆有法,难得琉璃心,心若琉璃,万物难沾。
每一次反震之力就像潮水一样席卷全身,将体内经年累月郁积沉淀下来的杂质崩解松动,随气血搬运不断溶入毛孔中的汗水一点点排出。
在此之前,除了创造出这门神奇锤法的剑匠,他的徒子徒孙恐怕没有谁会刻意去修炼武道,毕竟隔行如隔山,精力有限,因此使“惊雷锻”和_图_书渐渐只剩其形,最多只能做到像甘老头的程度,而李小白却将其真正的效果完全发挥出来。
洪流一般的真气化作绵密的甘霖,自上而下浇灌着每一寸经络和肌肉。
甘老头的三个徒弟彼此互相对视,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与自己一样的喜意,师傅的传承不仅后继有人,似乎更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当!当!当!
出乎意料的,所有不快、愤怒、郁闷等诸多负面情绪就像荷叶上的水珠,丝毫无法多滞留片刻,一颗纷纷扰扰的凡心渐渐重新恢复通透清明。
完全沉浸入忘我锻打中的李小白浑然不知自己体内的变化,肉身为基,越发强韧,流转与奇经八脉内的真气越来越流畅,蕴藏在四肢百骸中的潜力一丝丝发散出来,最终汇聚成一股真气洪流,有如惊涛拍崖作着周天运转,隐隐合着锤击的节奏,一浪高过一浪,最后回势往下一沉,聚丹田,转会阴,直入尾椎骨末端,猛然和_图_书像火箭一样顺着脊椎骨直上天灵。
仿佛陷入某种狂热状态的甘老头抡动铁锤,整个剑器铺内只剩下一个声音。
来自于大地的力量灌输全身,皮肉关节筋骨尽数拧成一张大弓,臂张弦引,锤如箭发。
不知何时,甘老头停下了锻打,将渐渐冷却下来的剑胚重新塞回火炉,喘着粗气似笑非笑的望向李小白。
仅仅片刻的功夫,这位公子竟然如同自己的师傅一般,锤击如雷霆,声声震心神。
现如今天雷勾动地火,触之即动,一发便不可收拾,倚仗着雄厚的本钱,这才如此轻而易举的闯关急进,成为货真价实的锻体境武者,恐怕连游侠儿郑侠都会对李小白的进境感到不可思议。
饱含震荡之力的巨响,再次使剑器铺子受到波及。
不知传承了几代的剑匠铁锤在李小白手中砸下的声音陡然一变,整间剑器铺微微一震,一些没有摆放平稳的细碎物品发出各种各样的哗哗声,甚至跌m.hetushu.com落了下来。
……
小林寺的和尚们尽数泪奔,百多年的家底,三枚大还丹,数十枚小还丹,纯阳草,百年山参,紫葵灵芝,悉数当作弥补剑光造成体力亏耗的零嘴悉数进了这魔头的狗肚子里,论起底蕴积累,绝不逊色于那些服食奇珍异草的武道修士,甚至犹有过之而不及。
甘老头猛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李小白,口中喃喃自语道:“不!不!不可能!这是,这是惊雷锻,真正的惊雷锻!怎会?怎会这样?”
当!
心神内外,两声巨响几乎不分先后。
大响中隐隐带着雷霆之意。
轰!轰!
轰!
甘老头拿出压箱底的真功夫,让小白同学暂时摆脱了红尘俗世的烦恼,内心重新获得难得的宁静。
灼热赤红的剑胚迸出数十粒火星,却并没有被砸变形或扭曲,锤击处只是稍稍变薄了一些。
很难想像这么一位佝偻老人竟然能够在举重若轻之间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
带着疲惫之色的甘和*图*书老头脸上浮现出欣慰之色,这门锤法不仅仅是炼器秘术,同样也是剑匠锻体的不二法门,一次又一次的锻打,能够使身心通透,膂力渐长,铸炼技艺越发炉火纯青,终至臻境。
他的眼中只剩下铁锤,砧台,剑胚和炉火。
李小白依旧自顾自的忘我抡着铁锤,甘老头的剑器铺子却遭了殃。
原本荡人心魄的当当大响被仿佛真正雷霆般的巨响所替代。
心中那朵混沌青莲仿佛也被引动,“奢摩”莲瓣上的真气功诀不断流转,最终定格为《洗髓经》,洗筋伐髓,脱胎换骨。
当!
李小白心中的纷絮杂念同样被这一击又一击的锻打声清除。
甘老头的三个徒弟一个个瞠目结舌,呆呆的望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这一幕。
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饱含实质般真正力量的声音。
引入锤头的不仅仅是观想中的大地力量,还有聚气境的真气,正在经历锤炼的不仅仅是铁砧上那支火红剑胚,同样还有五脏六腑和筋肉皮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