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2章 革命课

小公爷邓非恳切地说道:“听闻先生精于算道,请多多指教!”
不过自从参与进去开始,有些事情总归会瞒不住,就如这个世界上没有包得住火的纸一样,李小白没有太多犹豫,欣然入局打得也正是这个主意。
李小白矜持的点了点头,漫不在乎地说道:“算术之道,小道尔,既然你已经对四书五经烂熟于心,那么为师就指点你一些别的吧!嗯,现在可以算是开始了吗?”
幸好多留了一个心,不然今天非丢大人不可。
老者看到小公爷和李小白的目光同时落在自己身上,悠闲的给自己倒了一盏茶汤,点了点头道:“无妨,先生请便!老夫不碍你二人!”
得了老者宽谅,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小公爷当即说道:“请指教!”
“革命?”邓非微微一怔,开口道:“是否是《周易》之革卦彖传,‘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后人称之为汤武革命!”
不过这一关绝不能让这小子www.hetushu.com轻易过了,不然以后还怎能为人师表,须下猛药才行。
不过知道的最少的却还是李小白自己,虽然智商不低,却陷于信息不对称,总是处于被动之中,就像牵线木偶一般被人引到一张神秘的大棋盘上,任人摆弄。
没想到自己在这才子面前还是有优势的!
“今日先讲一题,名曰:革命!”
小公爷邓非仿佛也进入了学生的状态,恭恭敬敬道:“学生幼年三岁启蒙,已习得《论语》、《孟子》、《礼记》、《史记》、《周易》、《春秋》……及本朝大儒名篇近千!”
朝中有人好做官,这是亘古不变的至理,想要当上守备帝都的南衙十六卫高级将领,恐怕身后还有一张不为人所知的关系网。
咦?这货知道自己把夜泣那厮给虐的死去活来?
这些念头如同电光石火般在李小白脑中闪过,脸上却依然不动声色,俨然一副为人师表的严肃模样。
啥?汤武和-图-书革命?
呛啷!
我勒个去的,哪个厮干的,还给不给人饭吃了。
虽然这个“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无论是李小白,皇家秘情司,还是国公府,三方尽皆心知肚明。
相比之下,不断为“西延镇李家”脸上贴金的李家小郎更像是一个小丑在这些势力之间游走,虽然此时此刻依旧安然无恙,还当上了国公府小公爷的“先生”,但是在这些揣测的势力面前,他依然是一只无足轻重,甚至让人无视的“蝼蚁”。
邓非当即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双手放于膝盖,正襟危坐。
被连续几句话顶住的小公爷邓非脾气倒好,非但没有半点生气,反而依旧谦恭有礼的认错。
这厮是拜师的还是来炫耀的,妈蛋!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有才!
“为师教学因人而宜,人非圣贤,皆有长短,即便是圣人也并非全知全能,以小公爷当前所学,自然毋须锦上添花,为师便授你一些书本以外的学识,莫要小瞧了这些东西m•hetushu.com,它们才是真正安身立命的本钱!”
给国公爷的子孙讲革命,绝逼是要让人家往满门抄斩,诛九族的道路上飞奔。
老李家的血统居然能够延续至今,也算是老天庇佑。
为何皇家秘情司“破军”会以豆腐西施的身份潜伏在一个毫不起眼的边关小镇,为何偏偏盯上武夫子的女儿,将其掳至京城,以“保护”的名义软禁在敬国公府,究竟又是什么样的危险。
咔嗒一声轻响,李小白瞬间反应过来,手中一紧,好险没有丢人的让手中茶盏跌落在地。
李小白可不能让人家知道自己读书少,好骗,硬着头皮认了。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小白同学继续说道:“革命的另一个同义词叫作造反!”
被称为世叔的老者也没有开口,只是好奇的打量着这一对先生和学生。
这个小公爷倒是狡猾,根本不上钩,李小白心中暗暗警惕起来,谁说官二代都纨绔,眼前这位分明是个人精。
如此一来,倒是让李小白http://www.hetushu.com不好意思继续穷追猛打,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说道:“看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为师便收下你这个学生吧!”
“呃!嗯!是,没错!”
一方面表示敬业,另一方面同样是在询问是否打扰对方的会客。
敬国公家的小崽子果然不简单,可不能大意了,说不定真让这小子撬了自己的墙角。
作为先生的李小白当即惊诧了,不过旋即一想,自己的底细早已经被皇家秘情司给查得底儿朝天,对方知道倒也不奇怪。
小白同学在彼此间的交锋中,警惕心大起。
小白这货心里偷着乐,革命革命,要你的命!
至于什么革啥团(第四声)啥,天晓得是个什么鬼!
原本有心刁难,却发现双方专业不对口,自己偏偏对那些诗啊文啊什么的十窍通了九窍,实则一窍不通。
“是学生考虑不周,请先生宽宏大量!原谅学生!”
他想要将环绕在武香君身上的谜团和疑云悉数抽丝剥茧,找出其中的真相。
呵呵,不作死就不会死www.hetushu.com,既然你小子一头主动撞上来,那么就莫怪为师心狠手辣……
仅有三人的小院子周围兵器出鞘的声音登时连绵不绝。
方才居然给忘了!好在没有让对方看出来。
这孙子不仅是心黑的,连肚肠都是黑的。
……
甚至连白樱儿父女的背景似乎也有些不简单,樱儿妹妹能够当上金吾卫大将军固然有军功积累的缘故,但光有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
他虽然这么说着,却向一旁的老者望去。
如果小公爷提出延后的话,他也乐意于偷懒,授人算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那日若非撇了一册奥数,恐怕未必那么容易从夜泣那里脱身。
接过对方敬师茶,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小口后,李小白说道:“说说你读过的书,好让为师心里有个数。”
李小白当然不会说自己对四书五经之类恐怕连启蒙学童都不如,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掩盖过去。
不过这份尴尬他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淡定地说道:“那么小公爷有如此惊人才学,又想从为师这里学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