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7章 争道

“放箭射死他!”
“真是讨厌!那头蠢狮子居然还活着!”
“哪里来的戎人,竟然这般无礼!”
“滚开!都给大爷滚开!”
战马载着无头骑士的尸体茫然迈着步子,呆呆地站在原地。
“嗷!”
既然答应了当人家的先生,无论是教好还是教坏,都需尽职尽责到底。
“闭嘴!”
……
“吐骨浑!”
“拿库勒受伤了,该死的汉狗,受死吧!”
一名戎人打马脱离队伍,带着四十余骑向李小白所在位置逼近,徐徐而近的马队将横街堵了起来。
自己都已经被关在笼子里,还不学着老实一点,居然还想威胁别人,真是欠收拾!
“本人封狼道西延镇李小白,请问你们为何无缘无故劫杀于本公子!”
他哆嗦了两下,当即从马背上一头栽了下去。
“找死!”
剩下的戎人骑兵更是勃然大怒,速度不减的继续发动冲锋,然而虎力却丝毫没有任何畏惧,挥起砂钵般大拳头,又是干脆利落一拳砸翻迎面而来的战马。
“妖怪!”
对于贪婪愚蠢又自以为是的三眼邪狮穆渎,清瑶从来都没有好感,否则也不会轻而易举的被李小白拐跑了。
“前面的马车,还不速速滚开!想找死吗?”
不远处传来一声如同暴雷般的闷吼,咆哮声中仿佛带着一些恐怖可怕的东西,整条横街上登时变得越发混乱,惊呼此起彼伏,甚至连戎人的战马坐骑也不断发出不安的嘶鸣,hetushu.com一时间无暇冲上来围杀报复李小白与虎力。
怀中那份房契上的宅子位于太平坊,恰好就在前往敬国公府的途中。
好端端的走在街道上,却莫名其妙碰到一群喊打喊杀的戎人,确实会让人在郁闷不解之余生出几分疑惑。
趁着那个跌落在地的戎人骑兵昏头昏脑还没有回过神来,直接上前飞快补了一拳,对方脖颈处发出一声脆响,与他的战马一般无二歪着头软软瘫倒在地,战盔完全变形,七窍流血,当场死的不能再死。
昆仑妖域越往深入,妖族实力便越强大,真丹境修为也有高低上下之分,因此妖域外围就算是大妖,一旦遇上人族术道强者,依然是束手就擒的份儿,昔日占了几座山头的三眼邪狮如今再次被人族捕获,她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大爷拿你的东西是看得起你,想找死的就来试试爷的刀子!”
操控飞剑的戎人术士看到走出马车的清瑶惊诧失声道:“咦?妖奴?”
“果然是个白痴!”
能够发出拥有如此震慑力咆哮的恐怕只有妖族,李小白朝着横街另一头望去,他无视了几十个正向自己与虎力怒目而视的戎人,目光直接从他们身上掠过,看到队伍的数辆马车后方一辆十六匹马牵引的巨大马车上,吼声带起的气浪掀飞了一大块灰白色麻布,露出了下方每一根栅栏都犹如成年人大腿般粗细的巨型铁笼。
横街上不和*图*书仅仅是慌乱,更是四散奔逃,与嚣张霸道的戎人相比,显然妖怪更加可怕。
李小白看了妖女一点,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些戎人显然将自己在异国帝都如此嚣张跋扈视所理所当然。
劫杀这一词相当严重,等于是这些戎人一上来就跟人结仇厮杀并且不死不休。
风玄国的戎人都杀到帝都天京,大武朝要亡国了吗?
李小白恍然道,看来这个上司混的也不怎么样,居然成了笼中囚。
却不曾想这个身形魁梧的车夫也是个傻大胆,暴吼一声,伸手抄住鞭梢随手一扯,那戎人怪叫一声直接跌下了马背,好死不死的大腿伸到马车的车轮下,当即……嘎嘣脆!
看到三个同伴被对方毫不费力的杀死,剩下两骑当即知道怕了,打马远远躲开,准备拉开骑弓。
拼着被弥漫在笼中的电光殛伤,笼中那头凶兽扑到成年人大腿般粗细的笼边,须发皆张中,张开狰狞的獠牙大口中冲着李小白与清瑶咆哮,竖在眉心中央的那第三只血瞳死死盯住一人一妖,欲放出摄人心魄的邪光,它还想要继续说什么,却随即被巨笼瞬间爆发出来的一片青光给反震了回去。
毕竟剑器铺还要开门做生意,不可能把全部的时间都放在传承衣钵上,即便有这个时间,老头子的精力也吃不消,毕竟已经过了耳顺之年。
一支长长的队伍出现在横街上,前面数十骑横冲直撞,吓得行和_图_书人和车辆唯恐避之不及,不时响起女人的尖叫和狂笑。
戎人队伍中数名术士的齐声喝叫。
“小娘子,跟爷回去!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向来只有本公子耍流氓,小白同学也是倒打一耙的专业户,当即毫不客气的回敬。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寒光自马车旁飞射而来,一名正在张弓的戎人骑兵浑身一震,呆呆地低下头去,发现胸口莫名出现一支刀柄,锋利的刀刃透背而出。
竟敢倒打一靶!李小白微微眯起眼睛,打量起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
在东市铁砧巷学了十三路剑匠锤法,趁着时间还早,甘老头给了李小白一本泛黄的厚厚书册便打发他滚蛋。
在义字会馆洗掉一身烟火气,用过午膳的李小白准备赶下午场,给敬国公府小公爷授业解惑。
“蛇妖!你若是不救本尊,本尊他日必撕杀了你!”
骑在马背上的戎人骑兵甚至根本来不及反应,连人带马摔倒在地上,一旁冲过来的另一骑完全刹不住蹄子,惊骇的踏了上去,又是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崩裂声,倒在地上的戎人骑兵当场被踏穿了胸口,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喷出一口鲜血,惨死在同伴的马蹄下。
“好胆!”
一支飞剑从队伍中电射而出,向李小白身旁的马车扑来,欲将车厢穿个通透。
“奴家那座山头的大妖啦,一只曾经从人族国度叛逃出来的三眼邪狮,没想到它又让人给捉了!”
仅剩的那一名骑兵和*图*书吓得魂飞魄散,手中的弓弦还没来得及拉开,一支旋转的弯刀闪电般掠过他的脖颈,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脑袋滚落在地,脖颈处喷出满腔热血,足有三四尺高。
清瑶眺望不远处那笼中熟悉的身影,庆幸自己跟着公子离开了昆仑妖域,不然同样难逃被人族术士捕杀的下场。
嚣张的喝骂最终变成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打头的数名戎人骑兵看到前方有一辆马车没有闪避,立刻冲过来扬起马鞭就要抽向正在驾驭马车的虎力。
李小白暂且没去理那戎人术士,转过头望向身侧的妖女,仿佛她与那笼子里的妖族彼此相识。
“蠢狮子?清瑶,是熟人,不,熟妖吗?”
“什么上司,就是一个自大的白痴!”
“你是何人?竟敢冲撞使节大人!”
“妖族?”
“什么?明明是你挡了我风玄国使团的路,怎么说是劫杀你!你勿要血口喷人!”
“你要干什么?”
一直在车厢内陪着李小白看书的妖女恰好推开车厢门帘,随手挥出一道巨大的风刃,直接迎向那支飞剑。
原来是使节团,难道使节团就可以嚣张吗?
空气中爆发出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裂帛之声,突如其来的飞剑被风刃生生格档开来,斜斜的飞上天空,旋即又飞回了戎人的队伍。
平白死了五个手下的戎人军官勃然大怒,他没想到这个年轻公子竟然一口黑锅直接盖在了自己身上,简直就是一个无赖。
李小白捧着每www.hetushu.com一页如鬼画符般的书册走下马车,望着满地的人马尸体直皱眉头。
虎力跳下马车,冲着最近的一匹战马狠狠一挥拳头。
“原来是当初的上司!”
“哪里来的妖族,出来!”
戎人队伍中当即有人喝斥,笼内电光闪烁,那头凶兽立刻全身颤栗起来,须发皆张,不断发出一阵低吼。
虎力赶着马车刚到皇城含光门外的横街,就听到横街另一头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哭爹喊娘声,还有急促接近的马蹄声与腔调怪异的喝骂。
“好大的妖怪!”
“小蛇妖!本尊知道你在这里!快救本尊出去!”
巨笼似乎设有法术禁制,灵气剧烈波动,电光中隐隐带上了赤红色的火星,很快笼中弥漫开一股刺鼻的焦味儿,三眼邪狮吼声渐渐低了下去,再次被镇压。
咆哮声刚落下,就听到笼内传出巨大的声音,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头可怕凶兽的身影。
“好凶残的歹人,杀了他!”
别看虎力平日里反应有些迟钝又有些犯二,一旦厮杀起来几乎就是一位战场上的猛将,虽然赤手空拳,但是面对五名戎人骑兵却不落任何下风,转眼间就打杀了三骑。
数匹战马载着背上的戎人骑兵高举弯刀冲向马车,横街上响起一片惊呼叫,似乎被凶残霸道的戎人给吓到了。
猝不及防的战马被狠狠一拳砸在了脑袋上,当场头骨凹陷,七窍流血,整个前冲的身子硬生生扭转了方向,在惨嘶声中横飞出半步,随即狠狠拍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