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9章 劫道

“咦?”
挨了收拾的风玄国使节团既狼狈又胆战心惊的终于变老实起来,不再像方才那般横冲直撞,生怕又撞上像李小白那样的强者,倒时候恐怕真是连买命钱都不够了。
对方刚才只是轻轻一指,便将所有人的法术和飞剑化于无形,还差点儿干掉队伍里近三成的人,这样的强者根本不是他们能够轻易得罪的。
“哼!就此作罢,想的美!”
正当李小白在发愣的时候,被一道“碎岳”风玄国使节团上下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甚至连队伍中那几个凝胎境强者也有些忌惮这个莫名招惹到的“强者”,暗叹时运不济,竟然撞到这么个可怕的家伙。
阴差阳错的一指,反而让风玄国使节团对李小白的真正实力感到惊疑不定,连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这些戎人的态度怎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戎人正使在说话的时候,可以听到周围许多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眨眼间,含光门外的横街上陷入了鸦雀无声,莫说催动仅存的飞剑,恐怕连发动法术的胆量都没有http://m.hetushu.com了。
风玄国使节团的随行术士们根本不讲什么单打独斗或公平对决,而是毫不犹豫的倚仗数量优势发动法术碾压。
“公子!”
看到风玄国使节团上下尽皆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李小白没好气地说道:“没钱么?没钱就拿命抵!”
不是说好的凡人吗?怎会有如此可怕的手段,差那么一丢丢,使节团就得当场折损四分之一。
在风玄国使节团的队伍中,隐隐还有三四个灵气波动格外强大的术士仍未出手,这让清瑶格外忌惮。
与当初在西延镇相比,将真气修炼到锻体境的小白同学怎么也算不上是手无缚鸡之力。
在碎裂的马车里摔得灰头土脸,甚至有多处淤青的风玄国正使终于露了面,态度不再强硬,但是隐隐有些怂了的意味。
这是一道与“曦和”、“奢摩”、“邪澜”截然不同的剑光,剑指前方逾丈范围内的空气狠狠一震,仿佛连光线都变得模糊起来,陡然加速往前冲刺。
所有人都毫发无伤……不对,准和-图-书确的说衣甲武器与车辆全部变成了碎片,甚至连飞剑也不例外,但是除了不小心从崩裂的马车上跌下以外,一个人都没死算是什么鬼?
好在对方手下“留情”,只是衣甲兵器车辆尽毁,人却没有什么事情,能把东西撕碎,自然也能够把人弄成这般模样,且不说修为高低,单单就凭着这一手精准无比的“控制力”就足以惊世骇俗,打左眼不打右眼与其相比,恐怕直接能从帝都的明德门一直甩到玄武门开外。
满眼触目惊心的遍地狼藉!
“赔,赔钱?”
然而双方思维完全不在同一条线上,甚至可以说是两条截然相反,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迎面扑来的电光火雨等法术瞬间溃散,这团巨大的诡异震荡如同势不可挡般将首当其冲的三位风玄国术士吞没了进去,并且余势未减的继续冲向他们身后的使节团。
不过这道儿劫的好,劫的大快人心,暗中看着这一幕的金吾卫与附近平民百姓无不偷偷拍手称快。
战马嘶鸣,金属布片木屑漫天飞舞,就像一头巨兽冲进了www.hetushu.com使节团的队伍中,一辆辆马车依次分崩离析,完全变成了碎片,破坏狂潮一直冲到载着巨笼的马车近前,这团可怕的震荡波才堪堪停了下来。
“走!”
嚣张跋扈的风玄国使节团在即将抵达鸿胪寺的含光门外,就这么被人难以置信的劫了道。
见势不妙清瑶欲拉着李小白逃跑,至于虎力,她却无力同时护住他,只能听天由命。
“碎岳!”
那个混沌青莲,打个商量能退货吗?要不换货也行,没有杀伤力能有个蛋用!他又不干拆迁!
混沌青莲绽放的第四瓣剑光暴射而出。
这年头凶的怕狠的,为所欲为的戎人一旦遇上个更加不讲理的,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怂了,不然还能怎的,再来一发么?亲!
“等等,让我来!”
“交朋友?你们配么?”
有几个胆儿小的听成了赔命,直接就晕了过去。
李小白伸出手来,吓得戎人们一颗心又拎了起来。
如此一来倒是让礼部与鸿胪寺的官员们暗中松了一口气,将这些混蛋戎人送进了鸿胪寺安置好,这才完全放下心来。m.hetushu.com
想到怀中刚置下的房子可能还要装修改造什么的,这么大一座宅子多半花费不少,李小白顺理成章的逮住了个风玄国的土豪。
眼前的术士和戎人骑兵们一个个仿佛叫花子般,披头散发的身上挂满了破布条。
“这位公子,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有钱!有钱!我给!”
李小白满脸疑惑的收回剑指,打量着自己的指尖,仿佛有些不太满意这一道新剑光的效果。
本应该专治各种不法行为的金吾卫从头到尾都没有露面,坐视了帝都内城发生了一起案值十万贯的惊天大劫。
……
“没错!十万贯!”
李小白的毒舌媲美于清瑶的蛇毒,一句话就顶住了对方的肺,大腹便便如同肥猪一般的风玄国正使表情一阵青一阵白,想要发怒,却又没有这个胆色。
不仅仅是李小白一脸懵逼,连受到了极大惊吓的戎人也同样惊魂未定。
戎人正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大武朝术士居然喜欢阿堵物,而不应该是狠狠敲诈一些灵晶灵丹或法器什么的。
清瑶大急,和图书她没能拉动使出一个武技拴马桩的李小白。
“碎岳”真的只会碎大山,而不会碎人吗?
剑指对准横街上的风玄国使节团,李小白一声大喝。
使节团携带的财货大多在巨笼后面的马车上,区区十万贯银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呵呵,我们戎人向来喜欢交朋友,既然公子不愿意,那么能否此事作罢,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如何?”
风玄国使节团越发不敢轻举妄动。
李小白此刻的心情就像花了大价钱买了一件绝世神兵,然而满心欢喜的拆开包装一看,我日了个去的,滋水枪么!
如此一来,蓄养化形境妖奴这一疑惑终于得到了解释,不过这个解释未免也太晚了一些。
戎人正使小心翼翼的陪着笑,生怕一句话说的不对,惹来杀身之祸,那可真是要了卿卿性命。
李小白反而将妖女拉到自己身后,抬起右手。
哪想到大武朝帝都天京卧虎藏笼,他们这些倒霉鬼出使未捷身先死,这才是当真冤枉。
“赔钱!”
好汉不吃眼前亏,想要找回场子,恐怕得等王子殿下带着国师赶到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