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2章 作业

小公爷真怕了对方手上那支看似寻常的竹枝。
随着要人老命的造反课,他的琉璃心随即察觉到小院子的隐秘处与院外,许多潜伏的人影渐渐向远处退去。
“嗯!用心写,不然……”
“恭迎少爷回家!”
当先生真爽啊!可以名正言顺的百般折磨学生!
在场的男女仆婢们无不心头一阵暖流涌过,这位年轻的新主人绝对是一位心善的,在此之前他们还从未听说过哪家主人给自家下人定制衣服不仅仅是春夏秋冬全齐,而且还是各两套的。
“……”
正当李小白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周老忽然起身道:“请问先生所授的这些课业若是用于风玄国是否可行?”
周老疑惑尽去,当即示意道:“原来如此!请先生继续!”
李小白在背后反握着小竹枝,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自己的学生。
待李小白回到太平坊的新置宅院时,管家李无双已经将里里外外收拾的井井有条,该添置的都添置,该修缮的都修缮,使这座空了半个月左右的大宅重新有了人气。
“谢少爷!”
左男右女两排仆婢在无双管家的带领下,齐齐躬身向李小白行礼。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道理和-图-书其实是相通的。”
这块“義”字银牌在李小白看来,只当作是一块吃饭住店的打折卡,但是它的价值却远远不止于此。
她身上的青衫是蛇鳞所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穿过人族的衣衫,一听到有绫罗绸缎量身定制,自然高兴不已。
反倒是周老在一旁哈哈笑了起来,仿佛幸灾乐祸般看着邓非的反应。
李小白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公爷邓非骑虎难下,硬着头皮道:“是!学生一定尽力完成!”
“周老爷子,晚辈告辞!”
虽然蛇鳞化衣纤尘不染,无需清洗,并且经穿耐用,但是却存在款式与颜色单一的不足之处,除非修为达到真丹境的大妖,可以消耗大量妖气随心所欲的修改款式,不然在通常情况下,化形境妖族恐怕一身衣衫得穿到死。
小公爷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条件反射般立刻捂住自己的屁股,生怕被先生的竹条炒肉打得小屁股开花。
“时辰不早,今天就先到这里,明日的课名叫作谋逆!”
硬笔书写全速才每刻钟三百字,一万字至少需要四个时辰,若是用软毛笔写,呵呵呵……可以想像的到,邓小公爷这一宿是别想睡了,非变成熊猫不可。
和图书“不必多礼!你做的很好!”
“不是一定,是必须!若是完不成,后果你懂的!”
小公爷邓非老老实实的躬身行礼,他算是彻底服气了。
李小白拱了拱手后告退,挽着妖女悠哉悠哉的离开了小院。
随着时间推移,他似乎也渐渐适应了这种无法无天的课业,正如李小白所说的那样,根本不会有哪个作死的鬼写成书藉刊发,理所当然的成为书本以外的学识。
手腕上的动作不自觉带上了游侠儿郑侠所传的沧浪剑意,即便是随随便便挥动几下,依然不容小觑其自带的杀伤力。
“禀告少爷,义字会馆的行李都已经取了回来,是否再请几位裁缝给您添置几身衣衫,家里存了些上等的绸缎。”
根据三十六道每一道的地理、人文、经济等元素,发动每一个地方的革命缘由和方式各不相同,小公爷从头到尾自然是听的目瞪口呆,听他这么一讲,大武朝几乎处处杀机四伏,危如垒卵,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倾覆于旦夕间。
为了小公爷的课业,李小白向义字会馆掌柜询问一些资料,对方毫不犹豫的抱出了一大堆平时从不示人的珍贵文献档案,其中不少是义善祥商号花费巨大代价甚至是和_图_书用人命换来的重要信息。
“世叔!”
“好好干,本少爷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李小白极有先见之明的提前打了个手势阻止这位小公爷引经据典,以免自己被平白吊打,说道:“先别给为师拽文,谋逆不同于革命,主要通过谋略以最小的损失和代价取而代之,它存在极大的局限性,也有相当的不确定性与不稳定性,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捷径可走,想要获得多少就必须付出多少,否则就得承担相应的风险。”
“啊!”
无需管家开口,所有人都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李小白点了点头,带着虎力和清瑶往里走去。
清瑶开心的拉着李小白的胳膊直晃。
“你看着办吧!”
管家李无双丝毫没有任何恃宠而骄,依旧是一副严谨刻板的管家派头,尽心尽力为主人着想。
周老忍着笑意,故意板起脸,手中虚挥了几下,竟与李小白方才挥小竹枝的动作一般无二。
“嗯!是该定制些新衣!总是一个色调,都快审美疲劳了。”
李小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这种小事情他一向很舍得放权。
小公爷又一次被吓得直捂屁股。
李小白看似随意的挥了挥手中细长竹枝,灌输了武道真气的坚韧http://www.hetushu.com枝梢在空气中嘶嘶作声,就像一支细长的利剑,随时会迸发出可怕的剑气。
不过出于见识,小公爷邓非自然没法儿看出这些社会矛盾其实是常态,再圣明的统治者也没可能将它们消除,只能将其维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一旦平衡被打破,自然是兵荒马乱,甚至改朝换代直到重新形成新的平衡。
李小白笑了笑收回义善祥的银牌,用一根新折的细竹枝指着黑漆板上的地图说道:“我们先从这里开始,百越道,众所周知,百越多山,水泽众多,山民历来不服官府,我们可以用盐布为诱,取沙成塔,以乡村包围城市,不以一城一地计得失,四处游走,不断消耗官兵力量,此消彼涨……”
尽管还有一些更加机密的资料并未向他开放,但是光凭拿出来的这些已经足以堪用。
这个要人命的课业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有资格听的。
恐怕帝都分舵的大掌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持有银牌的贵客居然会有这样的能耐。
“奴家要定制衣衫!要多多的衣衫!”
有了黑漆木板,再结合详细的地图,因此李小白讲的很快,一边讲还一边向小公爷提问,保证授课效果,仅仅一个下午的功夫,便将大武朝三十www•hetushu•com六道的反业全部讲了一遍。
……
小公爷邓非一怔,渐渐张大了嘴巴,不必如此赶尽杀绝吧!
李小白上下打量着妖女,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即对管家说道:“给清瑶多做一些衣衫,顺便给府上的人都添置一些衣服鞋袜,春夏秋冬一次配齐了,每款各两套,不必替我省工省料。”
李小白自信地说道,将目光放在小公爷身上,说道:“为师便以此为题,邓小公爷今晚出一策问,如何在风玄国发动革命,需结合实际国情,字数不得少于一万字!为师希望明天策问里面能够看到不下于五种方略。”
“学生懂的!”
遍布大武朝三十六道以及周边诸国的地图虽然只能短暂观摩片刻,却足以让李小白牢记入心,连任何一丝细节都不曾遗漏。
“是!先生!学生受教!”
管家李无双当即应道:“小的明日就着手安排!”
“嗯!这么简单的课后作业你都完不成吗?”
小公爷邓非苦着脸看向周老,试图寻求安慰。
这个世叔真是亲的么?
……
作为一位很好的旁听者,周老不时点头,甚至在许多时候颇有意外的不断在李小白身上打量,能够将革命一事研究到这个份上,当真殊为不易,仿佛千秋不朽业,尽在造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