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4章 术道

“清瑶还没起来吗?”
施施然将肚皮填饱,李小白端着碗随口问。
不能让这妖女闲着,一闲就要作怪,李小白便给她定了一个新兼职,歌姬。
若是可以的话,自己给自己打造飞剑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李小白捏着飞剑法阵图录在离开书房时,向守在门外,被清晨寒气冻得有些脸色发青的婢女说道:“嗯!准备洗漱吧!待会儿把这张书桌换了,小心些,它已经烂了,别扎了手,以后不必守夜了,管自己睡去。”
有谁见过不用上发条,还可以吃的闹钟,唯独公鸡可以。
李小白将妖女拖出了卧室,推向早已经准备好热水和牙刷牙粉的婢女。
知道自己吹岔了音,妖女一脸委屈的望着李小白,后者的脸几乎是绿的,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这位居然是假把式。
帝都夜未央,妖女自吹箫。
在没有机械钟表,只能依靠日昝与滴漏的时代,公鸡便代表了天然的时钟,虽然有时候也不那么准时,却是最廉价最容易普及的报时工具。
随着李小白的用心记忆,混沌青莲的第三片莲瓣上,隐隐浮现出飞剑法阵图录的内容,每当浮出现那篇凝炼灵气的法诀时,周围空气中的淡淡灵气便会从四面八方涌来http://m•hetushu•com,隐退后又随之渐渐消散,一聚一散,书房内的灵气呈现出像呼吸一般的奇异波动。
李小白略一沉吟,说道:“知道了,我抽空去办!”
不论当山匪也好,还是给人作仆从也罢,虎力的适应力出乎意料的强,一个人蹲在门房外,抓着拳头般大小的面馒大吃大嚼,身边还有一桶已经半空的面馍和一碗盐菜,真是令人羡慕的酣畅淋漓。
李小白咽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碗后便直奔内宅,刚住上大宅,这妖女就开始学会睡懒觉了吗?
“呀!”
指尖再次试着凝聚灵针的李小白差点儿没把书桌给整个儿划了。
书房门外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将李小白的神拉了回来。
他幸灾乐祸地调笑着挂在房梁上的青蛇,好一道青龙绕梁。
两个年轻可人的内宅婢子脸色有点儿发白,身子就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瑟瑟发抖,直到清瑶将毛巾撇回铜盆,跟着李小白走向前厅,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桑皮纸窗棂外天色渐亮,李小白终于放下手中书册,忽觉异样,低下头一看,却是笑了起来。
别看书桌只是桌面遍布划痕而已,实则内部已经支离破碎,恐怕稍用些www.hetushu.com力气就会变成一堆朽木。
他摇了摇头,继续走远。
“呔!兀那妖女,本尊在此,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踏入武道也好,踏入术道也好,李小白就是李小白,照样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可以内裤外穿的满大街撒泼,那种感觉好二!
但是在起身的第一时间,他就察觉到除了体内运转不休的真气外,身周还隐隐环绕着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带着呵欠声,清瑶不满的扭着蛇腰离开书房。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小白同学闯了进去,故意引发灵气剧烈波动,猛然掀起温暖松软的香衾,这死蛇都日上三竿了还在睡懒觉。
如此良辰美景,挥挥手打发某条只会吹驴叫的蠢妖自己滚去睡,依旧继续细读手中的飞剑法阵图录,将每一个法阵都牢牢记在心中。
仅仅是一篇术道法诀,就让他在不知不觉间轻而易举的踏入了术道大门。
“明日再给你请个乐师!”
吃饱了不肯干活儿的清瑶被李小白连连催促,这才不情不愿的拿出白日里新做好的洞箫。
李小白摇了摇头,打消了继续听驴叫的念头,太丢人了。
“这条死蛇平常不是起的很早么?”http://m.hetushu•com
李小白抬起头,看到一条硕大的青蛇缠在房梁上,惊魂未定的冲他吐着蛇信。
“公子真讨厌!”
“这就天亮了啊!”
题字是个大事情,若是乱七八糟的狗扒字,多半会被街坊好友耻笑,太平坊左右的宅子,哪家门匾不是笔力遒劲有力,多是大家亲笔。
今日的精血里面又多了一丝灵气的味道,貌似更加可口了。
小白同学已经见怪不怪,在精读《摩诃钵兰经》时,混沌青莲便将其烙印了上去,各种武道功诀亦是如此。
内宅只有婢女才能进,男丁只能在外宅,这是管家的规矩,李小白不晓得,却自然有人管着。
一片片灵光充盈的莲瓣不仅仅能够凝炼剑光,还是一种神奇的图文载体,可以将他记忆下来的内容在隐现过程中自行催动,例如《摩诃钵兰经》全册奥义无时无刻在壮大心神,武道功诀亦日夜不休凝聚锤炼真气,初得了这篇粗浅术道法诀便让李小白就像一位真正的术道修行者,身上自然而然的带上了灵气波动。
突如其来的灵气波动真的吓到了她!
婢女感激灵涕地说道:“谢少爷!”不过她依旧没有反应过来,昨晚还好端端的书桌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烂了,还会扎手。
真气和图书与灵气,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道在李小白体内泾渭分明的自顾自流转,两者却同样在潜移默化中持续淬炼着他的身体,并且不时分出些许,没入混沌青莲底部的根须,一点点被汲取。
“奴家不会!”
厨房灶台里的火整夜都没有熄过,随时可以提供热水,用大户人家的牙粉和猪鬃牙刷净过牙,再洗完脸,李小白就端着送上来的稀粥就着荤素包子、烧卖几样小菜等晨食,稀溜溜的填进肚子。
伴随着青蛇落下来的清光中,妖女化作人形顺势半挂在李小白身上,怒取一血。
这个里间通常是陪夜婢女或通房丫环所住,为了看守自己的口粮,反倒被她给强占了。
李小白揉了揉眼睛,出乎意料的,丝毫没有熬了一宿未合眼的疲惫,反而精神抖擞。
节气已过冬至,蛇虫大多已经冬眠,虽然是妖,青蛇依旧逃脱不了本性,在这样寒凉的天气精神总是会情不自禁的陷入萎靡不振,找一个温暖的地方,美美的酣睡不起,才是她最想要做的事情。
但是当李小白走出没多远,就听到书房内响起一阵噼哩啪啦,还有婢女的惊呼。
府内的厨子在厨房外圈了一个鸡窝,新买来的一只大公鸡仅仅一个白天就适应了新环境,调皮的飞上篱笆,冲着m.hetushu.com渐亮的天边引亢高歌。
……
青光一闪,被中空空如也。
渐渐斗转星移,夜深人静,甚至连坊内邻居的歌舞声也渐渐曲终人散。
再吹,又是几声驴叫,这支洞箫真是奇葩了!
原本光滑平整的桌面被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用灵针划得稀烂,此刻已经摇摇欲坠,几近报废的边缘,看来难逃变成柴火的命。
管家李无双指挥家丁配合虎力挂好马车,这才问道:“少爷!咱们府上的门匾是不是该请一位先生题字?”
如今这座大宅刚住进人,不过门匾却是空空荡荡,有些黯然失色。
萧口轻触唇边,一股清气婉转入窍。
晨食后,李小白准备照例出门。
“哈哈哈!你这懒婆娘,要睡到几时才肯起!”
“少爷!”
是灵气!
“咯尔嘎……”
清瑶睡觉的地方就在主人卧室的近门里间,面积不大,可以摆下一张床,一个梳妆柜,一个衣柜和一座五斗柜,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以往《摩诃钵兰经》奥义也有一些引聚灵气的作用,但是与飞剑法阵图录上这篇粗浅法诀相比,业余与专业的差距立刻体现出来。
“去,洗脸刷牙,吃完早饭,还要去东市!”
当即有婢女回道:“清瑶姑娘还未醒!”
大半夜的,正消食呢!哪儿来的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