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6章 炼制飞剑

不过是头面嘛,至于么!
很难让人相信,这座仿佛由大小形状各不相同的石块堆砌出来的房子竟然像百宝箱一样藏着许多宝贝,恐怕那几个徒弟都未必清楚后宅的玄妙。
若是前日,他即便察觉到这些法阵,依然是不得要领,但是将甘老头的飞剑法阵图录烙印入第三片莲瓣“邪澜”上。
李小白眉头微微一动,他头一次从对方口中听到关于铸造飞剑的一个不同寻常词汇。
“当然是妖怪!”
话说真是廉价!
想要能够再往坩埚内更进一步的灌注入灵气,恐怕只有李小白能够办到。
仿佛若是能够做出那样的头面首饰,可以任由公子摆成十八般模样,为所欲为。
甘老头看了看静静放在木盒中的三枚火晶,忽然咬了咬牙,仿佛下了决心般说道:“凡火与凡铁只能打造寻常凡器,哪怕再锋利也依然是凡器,以凡入道只是传说,想要炼制飞剑这类的法器必须使用灵火或真火,灵火出自于地火中罕有诞生的火晶,而真火由术道特殊法诀催发,除此之外还有天地生就的异火,但是异火难寻,即便寻到了也无法降伏,稍有不慎便是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老夫今日就用这么一块火晶为你演示一遍如何打造hetushu.com飞剑,祖师爷留下来的材料已经不多,看好了,只有一遍,若是不用心,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清瑶是风性青蛇妖,虽然凝聚妖力化火的炽烈程度不及火性妖族,却自带风助火威的效果,再加上化形境巅峰的修为,这团妖火不仅极烈,而且更加持久。
双手虚合,飞快凝聚出一团不断跳跃的碧绿色火焰,推掌送入石炉内,妖女的说话口气仿佛将李小白当成是负心郞似的。
妖女看着灰不溜炉的石炉和坩埚,皱着蛾眉直掩口鼻。
“奴家要,奴家要嘛!”
看到那口吐人言的青蛇妖并没有择人而噬的迹像,甘老头暗自松了口气,仿佛为了争回方才的失态,依旧不屑地说道:“这么一只小妖,能有什么妖火!至少得是吐纳境的才行!”
这一人一妖当真幼稚如孩童,甘老头只好清咳一声,说道:“看好了!”
李小白知道没好处的事情这妖女是不会干的。
甘老头没有回答他,反而像是陷入了某种疯魔状态,又从墙上摸了起来,连续挖开了好几个石洞,从里面掏出了十几块大小不一的矿石和几块精练过的金属锭,又从角落里翻出了一个人头般大小的坩埚和石炉。
不是铸造,和_图_书也不是打造,而偏偏是炼制。
就见妖女的眼睛突然发亮,收起黄蜂针死死的扯着他,一个劲儿的抛媚眼。
李小白随手从腰间钱袋里一掏,拽出一条青蛇来。
“说好的,不许负了奴家!”
“够了,够了!”
“您看这条怎样?”
李小白冲着石炉一抬下巴,他的话立刻变得好使起来。
“天意!一切都是天意!天意!”
李小白翻了翻白眼,合着自己方才白说了。
老头儿看着正在撒娇的妖女情不自禁直打哆嗦。
老家伙挪揄着李小白。
“讨厌啦!”
清瑶不满自己就像当作菜蛇一样被抓着任人打量,扭着身子缠上李小白的手腕。
“以落苍山的天英铁为根骨,掺入半钱海金沙可以加快熔炼,洛玄石为筋络,紫金为皮肉,投入晶石一枚赋灵,如果允许,可以直接灌注自己的灵气,驾驭起来能够更加流畅!”
他没有说出的是,吐纳境妖族的妖火仅够堪堪融炼矿石,炼制飞剑都有些勉强。
清瑶驾轻就熟的欣然允之。
清瑶嫌剑器铺子太脏,总是变回原形躲进钱袋,顺便还放一个隔音结界,美美的睡上半天懒觉。
化形境妖族!
不过从另一方面可以想像的到,甘老头的祖师爷多半是hetushu.com一位术道中人,不知怎么的传承散失,最终只剩下炼制飞剑的技巧,即便如此,却依然面临着传承断绝的危险。
李小白一松手,青蛇在落地的一瞬间,一片清光涌上来,妖女现出身形,拉着他的胳膊嚷嚷着要补偿,起码得一百贯才能平息她的起床气。
甘老头觉得自己应该推翻以往对妖族的认知,眼前这妖女恁得没节操。
“……”
“拉勾上吊,说话不算数吊一百年!”
“化形境如何?”
“还可以做头面!闪闪发光的头面!”
“放火作甚?好丑的锅和炉子,拿这个东西炖火锅么?”
小白同学和老头儿都是这么想的。
李小白打了响指,将清瑶往石炉旁一推,“清瑶,放火!”
炼制飞剑?
李小白也是在支着歪招,却歪打正着!
原本他还想让李小白用一支精钢小剑练习镌刻法阵,不过仅凭着那一手左右开弓和凝而不散的灵气法阵,干脆跨过了这一个阶段,直接到最后一步,炼制飞剑。
“要飞剑有甚用,奴家有黄蜂针就足够了!”
“当然炼制飞剑!等本公子学会炼制飞剑,你一支我一支如何?”
“那个,那个妖火可以吗?”
恐怕他得真的重新打量这位继承自己衣钵的和-图-书年轻公子。
在李小白的琉璃心面前,那支仅剩半截的飞剑上面,所有法阵都无所遁形。
李小白看着甘老头的模样,试探着问道:“甘老,我可以通过了吗?”
连续震惊过后,甘老头只剩下了麻木,不断喃喃自语。
正在摆弄石炉与坩埚的甘老头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拽着李小白手上那条不安份的青蛇直叫道:“妖,妖怪!”
赤红色阵纹与碧绿色妖火交相辉映,仿佛吸足了热量,坩埚底部亮起了一组法阵,将充盈于石炉内腔的火性聚拢集中起来,埚内一片亮红,隐隐带着紫色。
这让他想起了昔日在昆仑妖域的山洞内,看着妖女清瑶炼制那支黄蜂针,将其变成自己的法器。
李小白与清瑶的目光这才放到了石炉与坩埚上。
甘老头双手按在石炉左右两侧,炉内壁上突然亮起一条条赤红色斑纹,碧绿的妖火释放出能够扭曲空气的惊人热量,却被这座水桶般大小,粗陋甚至丑陋的石炉牢牢束缚在其中,一丝一毫热量都不曾散逸出来。
“那就不必浪费火晶,直接用妖火!”
一人一妖完全没想到这座石炉竟然还是一尊法器,半埋在其口内的坩埚恐怕也有极大的可能同样是法器。
作为最顶尖的剑匠,自身术道修和图书为仅仅勉强堪够炼制飞剑而已,已经将每一分每一毫的灵气和控制力应用到了极致,想要再做其他,却是力有不逮,有心无力。
他已经无法找到,甚至是想像的到能够比李小白更出色的衣钵继承者,哪怕看对方的身份根本没可能当一个专业的剑匠,至少这个传承不会在自己手里彻底断绝。
“放火!”
“拉勾上吊,说话不算数吊一百年!”
最终将这些零零碎碎,一股脑儿都堆在李小白面前,一挥胳膊,说道“都是你的,全都是你的!”
李小白更加没出息的伸出小指头与妖女勾手指。
甘老挑出一枚灵晶放在石炉底部,正准备催动灵气,引发灵火,突然听到李小白来上这么一句,当即没好气地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妖怪会吃人?还是想用妖火把自己给烤了或是炖了?况且你打算上哪儿去捉妖怪?你倒是捉一只来让老夫看看?”
清瑶拿出两尺长的黄蜂针比划着表示不屑一顾,自己又不是人族术士,也不会驭剑法术,要飞剑那玩意儿有什么用。
幸亏第四片莲瓣“碎岳”已经绽放,不然他还真的不知道若是碰到新的功诀法门什么的该往哪里烙印。
甘老头有条不紊的往坩埚内投入材料,他的最后一句话却是望着李小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