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9章 题字

……
幸好虎力身大力不亏,轻轻松松的将一大包布料扛回了马车。
“拿好!这是门匾题字!下午采办的买好了吗?”
“李府”二字端得是大气磅礴,就连小白同学这半吊子也知道自己算是找对人了,人也罢,字也罢,如此气氛难得一见。
李小白与小公爷邓非异口同声,两人对视一眼,头一次意见相合。
“太多的权力和欲望就像一杯毒酒,不仅会使人沉醉,同样也会让人迷失!”
“好字!”
“新到的雪花绫哎!买丈送一尺!”
李小白忽然想起一事,当即对旁听的周老说道:“还有一事,需烦请周老!”
李小白驾轻就熟的支使起小公爷。
小公爷脸上却带着喜色,世叔的举动意味着是一种认可,自己此前的担心已经不复存在。
李小白就知道,自己算是自投罗网,没两百贯根本摆不平这妖女。
“两万字,六个方案,不要忘了,否则小心屁股被打开花!”
“南陵道的拷薯麻,清仓便宜嘞!”
周老心情正好,点点头。
管家李无双恭敬地回道,他徐徐展开自己手中的澄心堂纸,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大气自纸上扑面而来,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失声道:“好http://m.hetushu.com字!”
“小的已经办妥了!裁缝铺的大师傅已经来过,就差您与清瑶姑娘,还有虎力的身形没量,我让他明天一早再来一趟。”
“啊!谋逆!”
李小白有自知之明,也选不好那些书法大家,但是细心的他发现这位旁听了几日授课的老者指间厚茧叠生,便知是拿惯了笔的,多半笔力不差,便开口求字。
“好看!”
老者的话半真半假,不过他倒是真悚了李小白砸皇家秘情司,敲榨风玄国使节团的那种疯劲儿。
周老带着意味莫名的笑意说道:“想必不会辱没了你的府宅!”
……
“莫担心!世叔会帮你的!”
“世叔您……”
李小白带着清瑶往里走,头也不回地说道:“当然是好字!明日找工匠去做了!”
“是!小的一定找一位手艺高明的工匠!”
小公爷又是条件反射般一捂屁股,待红着脸反应过来,却看到周老同样促狭的看着他,笑的就像一个孩子。
“那就来上十丈!”
“笔墨,纸张,赶紧的!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
路上的店家看到帷帽薄纱遮面的妖女,连吆喝声都情不自禁的大了几分。
这西市的店铺便多是www.hetushu.com北狄的皮草,南越的丝绸,川蜀的锦缎,还有大武朝自产的棉麻,既有成衣铺子,也有量身定制的裁缝铺。
授课的地方正好是敬国公的书房,上好的松江砚,冰魄龙脑墨,澄心堂的雪纸,淡竹紫毫湖笔一应俱全。
明明是很沉重的课业,李小白看着小公爷一次又一次被强行致郁,他讲的更加兴高彩烈,乐在其中。
李小白将周老的笔墨往管家手中一放。
“今天的课业就先到这里,作业是敬国公的小公爷如何完成谋逆之举,呵呵,字数两万起,至少六个方案,周一交给我!不懂的,可以请教周老!”
“但讲无妨!若能办到,老夫定不在话下!”
“多谢周老!”
“哦!奴家就要一丈!这也要一丈,那也要一丈,这个,这个,这个……统统都要一丈!”
李小白信手在黑漆木板上画了一个天平秤,上面划着一个大大的“天”字。
几乎是踩着三百记宵禁鼓声的尾巴,李小白一行这才回到太平坊的府宅。
“等等,你买那么多干什么?又用不完!”
“上好的蜀锦,三贯一尺!货量有限!”
字如其人,可以看得出来,写下这两个字的人必然不是寻常之辈。
不过和*图*书谋逆毕竟是兵行险招,风险与不确定因素太大太多,不像造反那样涉及方方面面,诸多细节繁杂不清,因而仅仅一个下午,李小白便结束了这个课程。
哪怕预先猜到这位先生没安好心,邓非依旧是措手不及,他有些为难的望向周老。
李小白非常认同。
老者有些意外的打量着李小白,也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当小白同学准备放弃的时候,他这才再次开口。
右下角还顺便题了字:“天方老人题”
李小白捧着门匾题字和妖女踏出书房没多远,声音犹自从门外传来。
以茶水为汁,冰魄龙脑墨在一方松江砚内缓缓化开,墨色淡重,老者站在书桌旁,在抓笔的一瞬间,气势陡变,犹如立于山巅俯瞰众生,同时生杀予夺随心所欲,如威如狱的气场笼罩了一方书桌,他略一沉吟,饱含墨汗的湖笔笔锋全开,如同行云流水般在纸上挥斥方遒。
管家似是想起了什么,小心卷好手中的纸,追了上去。
皇权,相权,世族,平民,豪门,士农工商兵,各个阶层,各个群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同的利益关系被血淋淋的扒开,通过言语展现出来。
虽然在他心目中,老天爷是贼老天,死老天,混蛋老天,然m.hetushu.com而祂却是公平的,即便不是人们想要的那种绝对公平,却永远都能够保持着相对公平,付出与收获往往相等,想要走捷径就必须承担风险。
“蓬荜生辉是必须的!”
“天方老人”多半是周老自取的别称。
“嘿嘿!长者赐不敢辞!晚辈十分荣幸!”
中门大开,一副大户人家迎接主人回家的气派。
李小白成心要将邓非拖下水,说完还冲着已经旁听了三日的周老笑了笑,笑得后者心里一阵打鼓,这小子该不会看出了什么?
“……”
“先生说的很对!”
这种代价除了帝王,恐怕就没有多少人能够知道,甚至理解。
周老同样冲着邓非微微一笑,那笑容几乎与李小白一模一样。
拜谢后,李小白小心翼翼的吹干墨迹,将四尺宽的澄心堂纸小心翼翼的卷起。
东市金铁忙,西市绸皮张,南市骡马旺,北市娇娘香。
李无双脸上露出了喜色,他打定主意用上好的红木和金漆大字做成这座大宅的门匾,气派程度比起附近的高官豪宅恐怕也不差了。
邓非有些情不自禁的怀疑,难道先生与世叔串通好了。
“也罢!这次若不遂了你的愿,日后也不知会如何编排老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话先说在前头,你和_图_书可莫闲老夫字丑!看在你今日送老夫年历的份上,润笔费就算了!”
李小白原本估摸着得花费百十两,现在看来倒是省下了。
妖女看到那些五颜六色的绸缎锦绫,瞳仁立刻变成了碎金色竖瞳,险些连魂儿都没了,强拉着李小白冲进自己看中的铺子里,扯着布料就往自己身上披。
“少爷,今日下午有人给府上投递了一封信,指名是给少爷的!”
“这跟整卷拿有什么分别,一丈就够了!”
小公爷惊讶的望向周老,老人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怒和杀气,只剩下垂垂老矣的暮气和疲惫。
他一定跟对方急,起码得两百贯!
谁说一百贯银钱就能搞定一只化形境妖族的?
“公子,你看好看不?”
今日课业结束的早,李小白便陪着清瑶在西市逛了一会儿,好歹一百贯的安抚银子不花完了这妖女就不会消停。
书房内平静良久,周老长长吐出一口气,他想要反驳却无言以对,最终化作无可奈何的凄然苦笑,仿佛在背后也有无法对人倾诉的故事。
“恭迎少爷回家!”
“晚辈在太平坊新置办了一座宅子,需要一块门匾,晚辈不擅书法,字如狗爬,周老若是方便的话,请帮忙题字!润笔之资都好商量!”
“掌柜的!打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