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2章 狄人

在这种压抑而诡异的气氛中,李小白的马车与这支队伍无惊无险的擦肩而过,反倒是驾车的虎力与那些异族大汉彼此挑衅似的互相瞪视,大有一言不合,不服来干的势头。
“莫慌,继续前行!”
没一会儿功夫,清瑶,李小白和虎力的身材便被测量完毕,几个家丁将府上库存的上等衣料和清瑶昨日在西市购买的衣料一并装上了马车,送着这位老妇回裁缝铺,第一件衣服至少需要三天后才能成形,陆陆续续需要做上一个月,才能把李小白府上的所有衣服全部做完。
李小白的动手能力不错。在晨食之前,便将剩下的粘稠浆糊全部用完,得到了十个半成品的黑色小泥炉,待经过烧制后,才能算是正式完工。
不过唯一可惜的是,这十只小泥炉只能用火晶,真火和妖火,毕竟是成份类似于耐火砖的凡物,承受力有限,一旦超过十二个时辰的火性能量,便有可能造成炸炉的风险。
到底是在裁缝圈里打滚多年的老师傅,这一眼竟猜得与真相差不离。
忽然听到队伍中间有人喝斥了一声,这种隐隐的骚动瞬间静了下来。
待李小白用完了晨食,他这才把清瑶从www•hetushu•com书房里弄醒,将罗汉床方桌上的一干零碎重新塞回了储物蛇鳞,一直到管家禀报约好的裁缝铺大师傅入府,萎靡不振的妖女这才重新精神抖擞起来,觉可以补睡,漂亮的衣衫却片刻也等不得。
这般高挑的个子,这玲珑有致的身段儿,还有这媚惑众生的模样儿,无论穿什么都能穿出范儿,是天生的衣服架子。
他隐隐感觉的到,自己等人的一举一动正落在马车内那人的“注视”中。
听到王子殿下骄傲的话语,大祭司雅察克收回目光,带着笑意望着他。
……
光是这一票买卖,就足以让接了活儿的这家裁缝铺结结实实过个好年。
“苍狼的威名不止是依靠勇武,还有智慧和团结,暂时收敛起爪牙也是为了最凶狠的扑杀。”
李小白的马车在帝都天京算是独树一帜,双马牵引,四轮车厢大宽敞高,简易万向节、钢片减震与滚珠轴承使马车的载重能力和舒适性极好,即便是豪门显贵的私家马车与其相比也要逊色许多,两者之间甚至不止一个技术代差。
细心的无双管家请来的裁缝大师傅是一位老妇,当她第一眼看到http://www.hetushu•com清瑶时,眼睛登时一亮。
在通常时候,老师傅只需要看一眼,便能够猜得差不离,用皮绳测量只是为了更加精确而已。
马车刚出太平坊,便看到一大群人马正迎面而来,队伍中央有一支高举的大纛,前后数百骑,还有五十多辆满载的牛车,拉车的健牛格外高大,毛色或白或黄或黑,无一丝杂色,乘骑的战马同样是头高腿长,身形健美,是难得的骏马。
“哼!我们是苍狼的子民,怎会畏惧这些南蛮子!”
“那个恶人就在这辆马车里吗?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
不论是车夫还是骑者,一个个虎背熊腰,身形极其魁梧,多为秃顶,半留着齐耳或齐肩的发辫,甚至干脆就是光头,腰间与背后架着粗重的兵器,以狼牙棒和巨斧居多,部分皮甲上嵌有金属甲片的人脸上还有刺青,一个个野蛮凶恶的模样。
“公子!恐有异变!”
大祭司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老妇一边不断夸赞着妖女的身段儿,一边抖着皮绳儿量尺寸,很快便将所有的尺寸记下。
李小白安坐在马车内,虽然没有揭开门帘或探出车窗张望,他的琉璃心恰好笼http://www•hetushu•com罩住队伍前方的那几个戎人。
汉人称荒胥国人为北狄,而巴鲁王子与所有狄人一样,称呼大武朝的汉人为南蛮。
将五个泥炉装上马车,李小白与往常一样,上午时间属于甘记剑器铺,敬国公府的课业可以休沐,但是炼制飞剑的传承却没有休息,如果他想偷个懒儿,某个暴脾气的老头儿非打上门来不可。
老妇若是知道自己眼前这个容貌倾国倾城的姑娘竟是真的妖女,恐怕当场就会年轻三十岁,撒丫子跑得比年轻姑娘和小伙子们都要快。
满身肌肉虬结的狄人王子不屑的嘀咕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大祭司为何会变得如此忌惮对方。
“殿下可以眨间粉碎风玄国使节团两百多人的铠甲兵器与车辆,而不伤一人吗?”
十头身的身材,哪怕满大武朝上下也挑不出几个。
身子有些微微发抖,气息粗重,一双长满粗毛的大手想要去抓身后或腰间的兵器,可是微微一动,又缩了回来,凶光毕露的眼睛里充满不甘和畏惧,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事实上,真正的蛮人还在大武朝的南方,是莽国和越庆国的主要人口,又分为白蛮和黑蛮。
不过这种程度的火和_图_书能是无法进入略有些狭窄的炉口,所以光从外形上,泥炉便杜绝了这种可能性。
察觉到街面上的诡异气氛变化和无数盯住自己的目光,虎力摸了摸身下的座位,自从与风玄国的使节团干过一架,他就将两柄八棱金瓜锤带在了车上,稍不对便抡起来日他娘!
比起甘记剑器铺内那尊正版货,这些半成品的体积只有石炉的四分之一大,形状也稍稍有些不同,炉口向内微收拢,上面倒是可以摆上一口小锅或小茶壶什么的,顺带着可以加热,不过真正用途还是将热量持续而稳定的散发出来。
一看到李小白的马车,这些异族人和禁军先是一愣,随即齐齐刹住脚步,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这辆样式罕见的四轮马车,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莫名其妙的瞬间变得安静起来。
最终他不甘心的捏紧了拳头,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愤愤然道:“只不过是一介术士尔!”
虎力驾着马车继续前行,前方停在横街上的异族人立刻向右侧靠去,让出了一条通道,并且继续缓缓前行。
这样的马车一出现在帝都的街面上,只要看过一眼,就很难让人忘记。
李小白不说,阖府上下更没有一个敢多嘴。
像清http://m.hetushu.com瑶凝聚出来的那一颗鹌鹑蛋般大小的妖火珠置入炉中后,可以持续释放两个时辰的热量,如果投入体积更大的妖火球,则可以维持整整十二个时辰。
队伍前方有禁军开道,高举着“回避”字样的木牌,看上去准备沿着横街进入含光门,似乎又是一支使节团。
沿途的路人无不心惊胆战的向道路两旁闪避,生怕冲撞了这些凶神恶煞的异族人。
“不,不能!”巴鲁王子就像捏住了嘴的鸭子,嗫嚅几下,结实强壮的肌肉不由自主的一阵乱跳,却无可辩驳,能够粉碎铠甲兵器与车辆,自然能够秒杀这两百多人,换作是他恐怕也要杀上好一会儿功夫,甚至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寻常人家常用的地龙,暖炉和炭盆与这些泥炉相比,差得不止是一星半点。
“巴鲁殿下,苍鹰的体形虽然不及虎狼强壮,但有时候却能够猎杀虎狼!所以不要小觑每一个强者!”
更令人称奇的是,这女子的气质隐隐带着妖媚,就像是一只化作人形的妖精,更是增色了几分。
侧坐在马背上,一脸黑红色皱纹的大祭司握着白骨权杖,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从队伍旁边经过的四轮马车,仿佛连眼睛都被淹没于层层叠叠的皱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