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5章 剑成

基于法阵与灵气的互相作用,飞剑自身已经成为法器,完全脱离出凡器的范畴。
耳顺之年的精力已经不允许他再次独立炼制飞剑,好在这门手艺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衣钵继承者,接下来便是由其自行锤炼技艺,甚至发扬光大。
甘老头发现李小白似乎并不满意,在他看来,飞剑能够飞起来并且受控制,就足够了,剩下的应该是术士的事情。
“怎么了?”
甘老头的目光落在平托于李小白掌心的那支飞剑上,颇为欣慰地说道:“再添置一个剑鞘,就能够用了!”
李小白勉强用心神强行控制住这支飞剑,才没让它跳脱不定的四处乱窜。
小白同学与甘老头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一头冷汗。
李小白一阵失望。
到了甘老头这几代,留下的传承仅能勉强成为剑匠而已,而且可以预见到,如果不是遇到自己,或许老家伙的衣钵传承算是到此为止了。
后者的琉璃心映射下,可以“看”到和_图_书一个约摸三十多岁,膀大腰圆的妇人正叉着腰展开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火力覆盖,脚边一只老母鸡诡异的变成了两半,内脏摊了一片,甚至还可以看到即将生出来的鸡蛋,还有十几只大鸡小鸡齐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御剑之术!”
“哪个死全家的杀了我家的鸡!滚出来,老娘跟你誓不罢休,断子绝孙的玩意儿,不得好死……”
炼制飞剑是一回事,驾驭飞剑却又是另一回事。
突然从天上掉下一锭银子,莫说把自己的脑袋砸个包,就算把整个院子的鸡都砸死,补偿的价值都是绰绰有余。
飞剑之所以能够迅疾如电,正是牺牲了一部分稳定性,更何况剑体表面如此狭小,造成能够镌刻的法阵数量相当有限,无法像熔炼石炉那样可以足足刻上百多个法阵,即使是甘老头也可以十分稳定的控制住其运作状态,哪怕不去理睬,也能够自行稳住炉中火源。
周围的邻和图书居无不对这只泼辣的“母老虎”敬而远之,狭窄的巷子里眨眼间人影皆无,只剩下她一人铺天盖地的无差别狂喷。
“好吧!”
别以为投入灵气与心神便会让飞剑老老实实的听话,事实上因为三十六个法阵联动的缘故,剑体虽然能够浮空,却处于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只要稍不慎,便会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窜射出去。
李小白是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又随即皱起眉头。
心神微动,李小白想要控制飞剑返回手中,却不曾想,心神波动的幅度稍稍大了些,剑光一闪,飞剑瞬间没入并消失在屋内的墙上,仅仅在一方巴掌般大小的石块上面留下了一条寸许长的细缝。
有了前车之鉴,李小白这一次谨慎了许多,及时收回心神和灵气,拈住剑茎将飞剑从地上拔出。
得了一门难得一见的飞剑炼制传承,李小白恭恭敬敬的向对方一躬到底。
果然是成了!
一缕不知从哪里飘来的诱人鸡肉香味m.hetushu.com飘入甘老头的鼻间,他情不自禁的用力嗅了嗅,脸色微微一变,登时勃然大怒。
在阳光下,银锭带着一道银光掠向屋后。
李小白来到院中,从钱袋里摸出了一锭银两,随手一掷。
之所以能够让这支飞剑浮空飞起,他全凭着《摩诃钵兰经》壮大的心神和强大的控制力强行操控剑体,与术道的精妙驾驭秘术完全没有半点关系,简单的说,就是全靠蛮力。
一阵杀猪般的尖叫乱骂后,那泼悍妇人的声音莫名其妙的戛然而止。
甘老头有些不舍的抚摩着铁砧与铁锤,就像自己的伙伴一样。
全新炼制的飞剑发出第一声初鸣,清脆的颤音缭绕不绝。
不论是炼制飞剑,还是启灵,绝不允许任何打扰。
好了?
“多谢甘老!”
他原先就猜测甘老头的祖师爷多半是术道中人,甚至还是炼器士,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或诸多原因,代代相传的术道秘法渐渐失传,最终断了传承。
趁着妇人的注http://www.hetushu.com意力被手中的银锭转移,李小白全力集中精神,借助于琉璃心,将心神集中在处于地下的那支飞剑上,泥土石块在剑锋面前犹如豆腐一般,毫无阻碍的被转透,从地下飞快返回李小白的脚边,重新探出头来。
完成启灵后的飞剑入手重量与刚镌刻完法阵时相比,更加轻盈了许多,甚至只剩下原来的十分之一。
“老夫只是剑匠!”
骄傲是因为作为铁匠技艺的巅峰,能够亲手打造术道法器飞剑。
甘老头看着这一幕,既骄傲又有些失落,他根本没有御剑之术可以给李小白。
他刚要怒气冲冲地往前面铺子里喝问究竟是谁偷偷吃鸡,就在这时,听到李小白长长松了一口气,说道:“终于好了!”
造成这桩惨案的罪魁祸首射入妇人脚下三尺多深的地下,而那妇人却浑然未觉,只当是有哪个缺德鬼拿她的鸡祭宝刀,否则怎么可能剖得如此完整。
“这些东西都拿去吧!老夫已经用不到了!你以后一定要和_图_书好好善待它们!”
三十六个法阵与上百个法阵,对于灵气的操控与应用,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失落却是因为剑匠归根到底依旧只是凡人的铁匠而已,哪怕已经摸到术道的门边,却永远止步于此,再也无法寸进,至于御剑术什么的肯定是没有的。
老头儿一惊,转过目光望去,看到方才正在启灵的飞剑摇摇晃晃的悬浮在李小白身前,虽然有些不稳,但还是独自飞起来了。
嘤!~
“啊呀!哪个缺德的泼才拿东西砸老娘,厮鸟贼,老娘跟你拼了!呃,这啥?啥玩意儿!”
临近午时,越来越浓郁的肉香无异于会更容易使人分心。
李小白原本可以幸灾乐祸的听着妇人毫无目标的乱骂,只不过他求一个念头通达,自己毕竟并不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尽管平时所作所为并不怎么靠谱,但是表像与真相往往并不是一回事。
……
屋外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惊恐不安的鸡鸣,紧接着一个中年妇人气急败坏的叫骂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