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7章 不是故意的

大门连带着两丈宽的高墙莫名其妙的轰然倒塌。
李小白反应飞快,手忙脚乱的接住那几本多半是御剑术的书册,又拔起脚边的飞剑,十分歉意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真的是意外!我赔钱!”
李小白让虎力改道去帝都天京的西北角,顺便拜访一个熟人。
“我不会驾驭飞剑,所以想找你借几本御剑术!嗯,参考一下!”
虎力操控着马车转向,这几日虽然等着自家公子学习炼制飞剑或给敬国公府的小公爷授课,他没少打听帝都天京的各坊里分布,自然知道修真坊在哪个位置。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目光落在那支带鞘飞剑上,差点儿没气歪了鼻子,越发认定对方在借机找碴。
李小白对此表示十万分的歉意,他真不是故意的,大概两三百贯银钱够补偿了吧!
大武朝的帝都天京不论是内城还是外城,都呈现出十分标准整齐的棋盘状分布,只要认准方向,就很容易找hetushu.com到各个目的地。
“虎力,去修真坊!”
“走了,虎力!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我都赔钱了!”
李小白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将心神投在手中的飞剑上,刚刚笼罩住剑体,飞剑瞬间出鞘,歪七八扭的飞了出去,也不知怎么的,突然一头撞上了皇家秘情司府衙刚刚修复的大门。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登时愕然,拿出最低品阶的飞剑和炼制最低品阶的飞剑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他上下重新打量起李小白,可是怎么也看不出这家伙浑身上下哪里有炼器士的风范儿,语气稍好了些,说道“你莫要戏弄本座,快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李小白钻进马车,似乎有些不太乐意地嘀嘀咕咕。
“你就用如此低劣的飞剑戏弄本座?”
“你玩我!”
“滚!”
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唯一令人遗憾的是,一不小心居然又拆了对方的门脸http://www.hetushu.com,指挥使大人变得如此愤怒却是情有可原。
“公子,到了!”
李小白有些恼怒,就算是真的低劣,对方这般胡乱评价的口气实在是让人生气。
《乾元御剑》、《影剑术》、《灭虹追风剑》、《擒龙剑术》,每一本都是御剑之术。
修真坊位于内城,虽然带着修真二字,却与术道没有半点关系,只不过位置有些偏僻,居住的大多是南衙十六卫的官兵家属或小官吏,一路行驶,一路询问,没一会儿功夫马车便抵达了修真坊。
从车厢内出来后,李小白上前拍了拍门环,却不曾想眼前的大门只是虚掩,根本没有关实,一拍之下,缓缓向内打开。
说着一边退向马车,一边掏了几锭银元宝扔了过来。
包括飞剑在内的法器通常被分为九品,一品最低,九品为尊。
指挥使无言的盯了李小白好一会儿,仿佛从牙缝中迸出话来一般。
连风玄国使节团都忌惮的和_图_书术道强者,居然说自己不会驾驭飞剑,这世上简直没有比这个更荒唐的言语。
……
李小白拿出来的这支飞剑分明是一支最寻常的一品飞剑,恐怕只有那些没有宗门的野修和散修才会当回事。
“好的,公子!”
就在这时,一道巨大的斧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他劈来。
大丰收啊!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实话实说。
他真怕控制不住自己,跟这逼当场就打起来,更怕对方将整个府衙全拆了。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浑身微微颤栗,连站在他面前的李小白都能够感受到那身黑袍下的身体就像即将爆发的火山。
他恨不得劈手抢过这支飞剑,然后狠狠甩在对方脑门上,把这破烂玩意儿当作借口,未免也太不认真了些。
闯下祸事的飞剑倒飞了回来,斜斜插在李小白的脚边,他有些尴尬地说道:“我说,这不是故意的,只是一起意外,你信吗?”
虎力确认了地方,让马车缓缓在这座宅子和*图*书的大门前停下。
吾命休矣!~
刚靠近一座宅子,便听到里面呼呼作声的怪响,还有少女娇咤的声音,紧接着一声大响和四分五裂的碎裂声。
“拜托,这可是我自己亲手做的!你要是看不起,就别乱点评!”
躲在暗处的皇家秘情司诸人彼此面面相觑,背后一阵冷汗,“破军”从封狼道西延镇强行带回香君姑娘,恐怕是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这世上怎会有如此歹毒之人。
皇家秘情司的大门难道跟这个家伙八字不合吗,刚修好的第二天竟然又被这厮给拆了,用的借口居然还是如此的可笑和幼稚!
马车上,李小白打量着手中那几本书册,不禁乐了。
指挥使大人以无上的毅力强压住怒气,从储物法器内掏出几本书子狠狠扔向李小白,愤怒地大吼:“滚!”
第二次了,第二次了,苍天啊,大地啊!杀人不过头点地啊!
作为术道修行者,他怎么可能没有见过飞剑。
轰隆一声巨响。
这样的城市规划,m.hetushu.com周边诸国没有一座城市都能够与其相比。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越发暴怒的大吼大叫,他恨不得把眼前这小子碎尸万段。
说完一甩袖子,表示自己已经没有多少耐心听李小白胡扯,暗地里有些惊诧对方居然会炼制飞剑,但是在表面上他却没有将这种情绪显现出来。
皇家秘情司对于李小白的真正底细了解还是欠缺了一些,以至于失之毫厘,误之千里。
“你做的?”
马车飞快灰溜溜的离开了铜井坊,留下站在原地余怒未消的指挥使大人和身后一片狼藉的废墟,脚下几锭银元宝折射出仿佛带着嘲讽意味的银光。
皇家秘情司自成立以来,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连续被人两次打脸,还能如何再让百官敬畏忌惮?让敌国细作闻之色变?!
“怎么可能!我真的不懂御剑术,你瞧……呃!”
皇家秘情司的门脸儿再次被这货给夷平了,藏身在暗处的秘情司人员无不哑然无语,历史仿佛又一次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