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0章 底细

“锻体境?好小子!倒是小瞧你了!”
李小白有些得意地揉着手腕子,上面无可避免的留下了一条醒目的红指印,武道蜕凡境强者的一抓可不是闹着玩的,若非白老大刻意控制着力量,说不定这一抓直接就能将他的手腕子从胳膊上像扯胶泥一样直接扯下来。
白老大注意到李小白还从秘情司那里“借”御剑术,刚开始与秘情司指挥使一样,觉得只是找碴的借口,可是一深想又觉得哪里不对,当李小白方才提起“御剑术”这三个字的时候,这才隐约猜到了什么。
李小白吓了一跳,体内真气运转陡然加速,在第一时间自行作出了反击。
李小白摊开双手,如实道:“根本就没有师傅,《洗髓经》、《波若功》、《金刚锻体诀》、《空明劲》和《纯阳功》这些是直接在小林寺的藏经阁顺手拿的,《沧浪剑法》和《沧浪诀》是邓位邓兄教我的,炼制飞剑也是凭着一件信物换来的,炼制法器是我自己悟的,嗯,上午又从秘情司借了几本御剑术。”
这一番话直接将白老大噎的哑口无言,虽说不是捡的,看这意思却也差不多了。
白老大脸上露出讶色,仿佛头一次认识李小白般,重新打量起这个和_图_书昔日在西延镇尽做些荒唐之举的纨绔小子。
自从西延镇一别,到在帝都再次见面,诡异的术道手段,身边还有一只化形境妖蛇,他有些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年轻人。
受天资所限,术士少有,炼器士更加罕见。
从钱袋里摸出一枚银锭,随手一划,这枚约十两的银锭无声无息的划作两半,甚至比神兵利器还要锋锐,又在空气中缓制了一个灵气法阵,使其聚而不散,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消散。
一连串不着四六的功诀说的白老大晕头转向,这小子倒好,干脆一锅烩!
他的真气一进入对方的脉门,立刻遭到了阻力,一股中正平和的煌煌真气不容置疑的阻住了外来真气的入侵。
李小白摇了摇头,就算是在甘老头那里学炼制飞剑,也只是传承技艺而已,并不算是真正的师徒,老头没让他拜师,他也没喊老头叫师傅,这门内门外差别就大了。
李小白控制手中的这只泥炉,使其散发出来的温度大大降低,这意味着可以持续更长的时间释放热量。
白老大依旧不信,这小子真当是街边捡白菜了,为什么偏偏全让他给捡着了。
白老大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连羡慕都羡慕http://m•hetushu•com不来。
“你学的到底是武道还是术道?你的师傅没教过你术业有专精吗?”
“它,它是法器!”
李小白的一本正经让他有些捉摸不定。
珍稀的天材地宝难寻,而能够掌握炼器之道的人才更加难寻,能够炼制法器的炼器士向来是术道宗门珍而重之的宝贝,寻常人根本难得一见。
白老大知道自己恐怕没有办法说服这个小子,只好问道:“你从哪儿搞来的?”
“哈哈哈……”白老大连续笑了几声,却戛然而止,收起笑容,盯着李小白肃然道:“真是你做的?”
李小白将手中瓷炉让清瑶又放进了一颗妖火妖,两只瓷炉让整个堂屋内的温度再次提升了一个台阶,热量甚至扩散到了院子里。
李小白十分无辜。
“我捏了一晚上的泥巴!”
“没错啊!就是剑指!嘿嘿,厉害吧!”
他握紧拳头竖起食指与中指,做出一个奇异的动作。
“小郎,你到底学了些什么本事?”
“咦!”
泥巴?好吧!白老大只好无可奈何的接受现实,自己恨不得掐死的败家子儿正是眼前这个李家小郞。
“伸出手来!让我看看你的修为如何?”
“哈哈哈,胡乱练的,承让,http://m.hetushu•com承让!”
“没师傅,那些功诀是从哪里来的!”
言语中提及秘情司,他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消息传的很快,铜井坊那座刚刚修好的门脸儿又被拆了,这个所谓的“借”多半还有待商榷。
想想为此报废的一张硬梨木书桌与炸得满桌子的泥点子,这几只“法器”似乎还是很值回票价的。
“自己做的!”
没有兵器或法器,就凭着手指催发出飞剑才能够造成的杀伤力,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
且不说术道,单单是武道,冬练三九,夏天三伏,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谁还有足够的精力再去偏顾其他,丹药,法器和功诀又不是街边的白菜,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同样也是修行一途的拦路虎。
“我知道它是法器,可是,可是它就是一个暖炉啊!”
当然也不是没可能!术道全真境或武道归元境的大能就能够做到,可是眼前这个李家小郞身则是根本没可能。
“什么?刚刚炼制的?你莫要哄我,这只是一支寻常的一品飞剑,你以前的飞剑呢?”
白老大松开手,冲入李小白手腕脉门的灼热罡气尽数退去,涓滴不留。
“什么?剑指?”
“呵呵!”李小白摸着后脑勺,傻呵和_图_书呵的笑着,哪里还有平时算计人的精明。
李小白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另一只瓷炉,茫然道:“怎么了?它就是暖炉啊!”
虽然不是擅使飞剑的术士,白老大也能够凭着经验一眼分辨出李小白手中这支正在炫耀中的飞剑只不过是一品的货色,剑体如同死物一般灵光黯淡。
“行了行了,这些小手段就不要卖弄了,你去秘情司‘借’御剑术,难道你没有飞剑吗?”
“以前?”李小白微微一怔,老老实实地说道:“没有飞剑啊!全靠这个!”
“啊!白老大,你要做什么?嘶,好烫好烫!”
白老大大声纠正着李小白的荒唐认知。
“师傅?没有师傅啊!”
李小白收回剑指,嘿嘿一笑。
直到现在,所有人都没有真正见过他的飞剑,到底是个什么模样更没人能够说的清楚。
李小白看到白老大脸上的肌肉在莫名抽搐起来。
即使是大武朝皇室,也不曾拥有过炼器士。
……
作为武道中人,白老大当然认得这个手势,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
白老大忽然抓住李小白的手腕,一股灼热的力量顺着他的手指探入李小白的脉门。
虽然白老大的武道修为颇高,甚至达到了化气凝罡的境界,但是感受到的这份阻力绝和图书不是一个武道初学者应有的水平,分明是锻体境初阶才有的真气强度,而且一波波一浪浪,生生不息。
“有啊!刚刚炼制的,还用它拆了秘情司的大门,哈哈,只是一个意外,不是故意的啦!”
他心神一凝,灵气淡淡的汇聚过来,在他的指尖形成一根散发出微弱白光的细针,展示在白老大面前,同时说道:“这是剑匠的手艺,我就会这么多啦!”
在他的认识中,李小白的飞剑应该是一只非常强大的法器才对,多半是四品或五品,怎么可能是这等普通玩意儿。
“小林寺的《洗髓经》、《波若功》、《金刚锻体诀》、《空明劲》、《纯阳功》……游侠儿郑侠的《沧浪剑法》和《沧浪诀》,最近又从一位剑匠那里学到了炼制飞剑的技巧和术道法门,暖炉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大叔,有哪儿不对么?”
“你小子运气倒好,这些居然都能让你捡着!”
法器炼制不易,历来难求,白老大还从未听说过有谁居然能够奢侈到让炼器士浪费精力和材料炼制这种取暖的法器,似乎还不止一个,这得闲得多蛋疼?!
李小白又将自己那支飞剑摸了出来,一脸幸灾乐祸。
两人对瓷炉的认知产生了极大的偏差。
他又开始瞎说大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