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3章 夺人

“既然如此,我就接受你的效忠,是真是假,来日方长,你再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愿意的。”
李小白摆了摆手,让管家去安排他刚刚交待的事情。
了解李小白说一不二性子的李无双激动的站起身。
“是,是!”
“是!”
李无双接过信件,郑重的塞进怀中,他刚要走出书房,忽然回转身道:“少爷,二皇子商王殿下支使给事崔大人在朝堂上揭举少爷勾结风玄国的戎人,是潜伏在帝都的奸细。”
李无双激动的跪到在地。
“切,一箭双雕,想得美,不理他!”
一旦送出这份血誓,便再也没有回头路,如果这位少爷不接纳,不仅是殷王府,连整个帝都都再无他的容身之处。
更何况少爷还是一位能够让风玄国使节团为之忌惮的术士强者,完全值得他这么做。
皇家秘情司指挥使给他安排的这个差使简直就是一个大坑,真想再去拆了他的门脸儿,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拆无可拆,小白同学www.hetushu.com恨不得把风玄国的国师拖出来打杀了出气。
“找人送殷王,如果不服气,尽管来找我!”
妈蛋!当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自己还想着给敬国公惹来杀身之祸,却没想到这位老公爷反倒给他带来了麻烦,失策,真是失策!
与其断了前程,在坏无可坏的局面下,倒不如改投门庭搏上一搏,更何况自己的身契就在这位少爷手中,正好可以顺水推舟。
“多谢少爷!”
我,敬国公,殷王,商王,皇帝,有五个圈里填上了字,另外几个却填上了大大的问题。
李无双恭恭敬敬的站起身,他准备离去处理那些仆婢时,李小白再次叫住了他。
“啊!我,我……”
好端端的刚来到帝都天京,就被莫名其妙的卷入两位皇子争夺帝位的风波中,他才不冒冒然涉足进去找死,这座府宅就权当作压惊。
“我会给你一封信,转给周定说明原委,至于你的家hetushu.com人和愿意留下来的仆婢家人,待会儿让虎力拿着金吾卫的铜牌去接过来,暂时居于府内,以免夜长梦多。”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一下子将李无双逼入了两难之地。
房子本公子收到了,非常喜欢,安插在府中的人以后跟我混了,从此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还有站队什么的也别惦记了,我对谁当皇帝没兴趣,你们爱谁谁,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敢逼我,我立马投到另一方给你看。
事实上不仅仅是他,连殷王府的其他人都无法理解自家殿下为何要白白送出太平坊这么好的房子去讨好一个教书先生,若是拉拢朝中的大臣,倒还好说的过去。
……
光是一份血写的誓言想要获得他的信任,依然是远远不够。
在李小白直视的目光中犹豫再三,李无双终于下定决心,从身上扯下一块布,咬开手指在上面写下血书盟誓,跪在李小白面前,双手奉上。
和*图*书中并没有多少骈四俪六的之乎者也,他写的很干脆。
李无双摇了摇头,他并非想隐瞒,而是真的不知道。
李小白思考周详,直接解决了李无双的后顾之忧。
待管家离去后,他又扯出一张纸,铅笔在上面画了几个圈,又在圈中填上字。
将对方家人接到府内,何尝不也是以人为质,这个刚刚宣誓效忠的管家恐怕稍稍冷静后就会想明白,他也没有兴趣故意卖这个人情。
想到自己的家人,李无双心头一揪,自己另投他主,恐怕家人会被殷王殿下迁怒,即使殷王殿下不在意,多半会有人为了讨好殿下,拿他的家人来表忠心。
他十分清楚,王府门客鱼龙混杂,确实有这样的人存在。
拿出一张淡黄色的纸,李小白也没打算让殷王殿下见识自己的狗扒毛笔字,从钱袋里摸出一支铅笔,刷刷刷一气写就给殷王周定的信件。
不过落在他手里,总比落在那些动辄喊打喊杀的王府手中要强。
哪怕再怎么自大,李hetushu.com小白都不会留着这些首鼠两端的家伙给自己添堵,府中管家和仆婢大不了再去买好了,人市上多的是。
这句话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两不相帮,谁当皇帝,打死打活的关他卵事,决不掺和这趟浑水。
瞧瞧,这就是硕士水准的回信,比街头摆摊的穷书生强多了。
李小白接过未干的血誓,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
李小白突然说道:“反正你连死都不在乎,就把命交给我吧,那么从现在起,你和府里的人与那个周治彻底断绝关系,能够做到吗?”
他才不在乎什么殷王殿下,等弄得敬国公府满门抄斩,自己就带着武家小娘麻溜跑路,再也不回帝都,嗯,樱儿妹妹也可以算上一个。
满天下只有李小白有铅笔,这份白的不能再白的小白文写的极具特色。
一方是恩主殷王殿下,另一方却是这座府邸的新主人,实在让他难以取舍。
“小的遵命!”
吹了吹未稳固在字迹上的画眉石沫子,李小白将信折好和_图_书,塞进信封,写上周定亲启,齐活儿!
李小白忽然想到自己现在住的这座大宅似乎是上一任给事中大人的。
李小白摇了摇头,他还是看不惯动不动就跪。
李无双应道:“正是!”
“是,小的这就安排!”
“等等,你还有家人吧?”
“小的愿意侍奉少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呃!殿下的真正想法,下面的人不敢妄自揣摩。”
被认出身份后,李无双便知道自己的任务失败了大半,当对方毫不迟疑的表态,殿下对其的拉拢已经再无可能,哪怕灰溜溜的回到殷王府,不仅要被他人嘲笑,恐再也无法得到殿下的重用。
“别跪,站着就行!以后同舟共济便是。”
“若是不愿,领了自己的身契,收拾东西自行离去就是!”
虱子多了不愁,风玄国的国师正等着跟自己决斗,李小白也不怕再招惹上一个殷王。
当然,这座住的挺舒服的太平坊大宅就不再退还了。
“给事中?新上任的!”
此致,敬礼!古德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