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6章 殷王府门客

“所言甚是!”
随着挂历这件方便记录年月日的新事物在大武朝帝都天京的普及,星期的历法便存在于所有人的生活中,尽管依旧没有人理解采用红字的“周六”与“周日”其实代表着休沐,只是单纯的认为是每七天的相隔提示,这有点儿奇怪,但是并不影响人们对其的接受。
尚武的殷王周定一直竭力与军方交好,自然能够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江湖豪客出身的门客拔刀亮剑,恨不得现在就杀上门去。
“够了!”
随后殷王周定收起信纸,说道:“勾结戎人?这样的昏话也是你等能想的出来的。”
殷王府的门客们又再次鼓噪起来,想要让殿下心想事成。
若论起行笔强硬,字里行间铿锵有力,莫过于硬笔书法,这样的文字风格似乎更合好武事的周定胃口。
“必让他成为我等一员!待到那时,非好好耍耍他!”
练武归来的殷王周定喝止了门客们的骚动,端详着手中的信纸,表情有些奇怪地说道:“这家伙的字迹倒是古怪的紧!”
还有更加歹毒的,与顺水推舟,借力发力,将违逆了殷王殿下好意的刁民往死里整。
此前大手笔般将太平坊一座hetushu.com大宅送出,也是想着借其与军方的关系,向将门一系示好。
一下午的功夫,大量的青砖泥石和各种木料相继运到,七八个泥瓦工和木工便摆开工场忙活起来,打地基的打地基,立桩的立桩,乒乒乓乓,吆喝声此起彼伏。
字迹?!
事实上还有更吓人的内幕,只不过连周定都不知道。
“有了前车之鉴,谁还敢不把殿下放在眼里。”
周一。
门客们彼此面面相觑,殿下的想法与他们显然不在一条线上。
好在几样事情可以彼此穿插,让他省了不少力气。
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在门客之中此起彼伏。
正巧太平坊内有几间连着门面的商铺因为东家外放,无法顾及生意而需要转手出让,除了前面两进的铺面,相邻的后院若是打通的话,面积也不算小。
“啊!殿下,银刀大公的死怎会与这刁民有关系?他不是金吾卫大将军在战阵上击杀的吗?”
经过李小白点头,管家李无双花了两万贯将其拿下,顺带着还把相邻的一户民居宅子买下,让整个大后院彻底变得齐整起来。
所谓门客,就是一群拥有各种本领,想尽办法替主家解决问hetushu.com题和麻烦的三教九流般人物,吃闲饭的门客在殷王府是混不下去的,哪怕殿下宽容不予计较,其他人也会将其排挤出去,不得容身,毕竟有人多吃一口,旁人就会或许少吃一口,这种明里暗里的竞争无处不在。
两个皇子同时构陷,居然还有整不死的人?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刚过午时,照例是给敬国公府小公爷授课的时间。
“那里你们人云亦云,真相是这位李公子在战场上击杀了风玄国三万精骑统帅,银刀大公帕可鲁,随后将功劳让于金吾卫大将军白樱儿,这样的人物若是勾结戎人的奸细,你们信么?”
“殿下!吾等愿为殿下出这口气,今夜趁月黑风高,宰了这厮!”
由一根根细线条组成的铅笔字纤细端庄,有一种与毛笔字截然不同的风骨在里面。
那位当廷揭举的给事中大人真是命大,那刁民简直就是一个大坑,往他身上扣什么罪名不好,偏偏扣戎人奸细,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打发了几个存有二心的仆婢离府后,刚刚宣誓投效的管家李无双立刻忙得脚不沾地,既要重新安置昨夜入府托庇的几家老少食宿和生计,还要找人在后hetushu.com院里起炼器用的工棚,同时约好了牙人商谈铺面的事情,三线并行,折腾个没停。
与小公爷邓方甫一见面,还没等他奉上作业,李小白便将划满红线的革命策问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厉声喝道:“这几种革命方略纯属狗屁不通,你将自己代入当今天子,试着应对一下!重写!”
在场的门客们越发难以置信。
提议配合二皇子勾陷之举的门客信心十足地说道:“殿下,三人成虎,人言可畏,只需众口铄金,还怕这小子翻身不成?”
“何需如此蛮夫手段,遣人往其饭菜中下毒,保证无声无息的了断了这家伙。”
当日风玄国与大武朝边军厮杀的真相由封狼道节度使亲自封锁,两位当事人守口如瓶,旁人更人更加难以知道真相如何。
“看这刁民能如何逃出殿下的掌心!”
挂历上的周日一整天,李小白都没有出门,安心在书房里玩泥巴和研究法阵,抽空再练练御剑术,给自己增加保命的本钱,免得被那两位过继皇子在争夺皇位时,一个不留神给灭了。
周定十分清楚眼下这个李小白是军方眼中的红人,若是冒然得罪对方,实属不智。
“商王不是使人揭举其勾m.hetushu•com结风玄国戎人吗?不如咱们推波助澜,将其置于死地,里通外国,诛九族都够了。”
“哈哈!”殷王周定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只怕他还真能翻的了身!”
提议配合二皇子勾陷之举的门客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出了个蠢主意,他有些灰头土脸地说道:“这,这可怎么办?难道任由他踩在我殷王府上不成?”
最多十天,就能把李小白想要的工棚给盖起来,这座建筑物横竖不是雕梁画栋,结实耐用,宽大敞亮就行。
与甘老头联手炼制的一品飞剑显然还入不了眼,迟早得回炉,为自己炼制一支合用的新飞剑成为了当务之急。
“此子桀骜不驯,若是不能为殿下所用,恐怕将来会成为殿下身登大宝的变数。”
“好,好主意!”
与忙碌不堪的李府相比,收到李小白信件的殷王府门客们尽皆勃然大怒,掐了王府的眼线,拒绝殿下好心招揽倒也罢了,居然还将那些眼线收归己用,分明没有将殷王殿下放在眼里。
“什么?”
“此人杀不得,打不得,构陷不得,又得罪不得,那么便想办法让他参加冬猎,诸位意下如何?”
门客们一阵哗然,他们惊疑不定,依然觉得殿下在跟自hetushu.com己开玩笑。
看到门客们依旧一副不信的模样,殷王周定说道:“如果能够用风玄国国主大业王的兄弟,银刀大公帕可鲁的性命作为踏脚石,这样的奸细对于我大武朝而言,自然是多多益善,求之不得。”
接入府中的家人安排洒扫搬运等粗浅活计,后院工棚与铺面经营也需要人手,用生不如用熟,总是自家人使唤起来更加用心些,府中很快找不到一个闲人,只剩下几个干不动活儿的老幼,吃吃闲饭倒也无可厚非。
他十分理解这些门客急于表现自己,以求重用,然而事实并非是他们想像的那样。
“无妨!此人不擅交结,仅凭一己之力,即便有所阻碍,也依旧有限,他若是愿意参加数日后的冬猎,本王再试他一试。”
即便殷王殿下定了调,依然有人还是十分担心。
“此等人物,只能交好,不能为敌,如果逼迫对方站到周治那边,对我们便是大大的不利。”
原本与李小白交好,只是看中他与军方的关系,但是收到手上这封信后,殷王周定开始对他本人产生了兴趣。
有精擅下毒的鸡鸣狗盗之辈,阴测测地摆弄着手里的药瓶子,跃跃欲试。
“善!大善,两位皇子齐发力,还弄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