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7章 皇宫里的代理人战争

因此这只是一个下马威!
邓非好奇地问道:“先生,宫斗岂不就是宫闱里的争斗吗?除了皇帝,有谁还会与宫里的人有什么交集?”
随后他转头对正在进攻点心碟子的清瑶说道:“妖女,别吃了,把火点上,这大冷天儿的,别把老爷子给冻着!”
不该是打算剁手吧?
李小白从来不认为捏臭泥巴就是高高在上的术道炼器士手段,自己改良出来的瓷炉当器只不过是剑匠工具的衍生物,并非别人想像的那么复杂,只不过一直以来没有人想到而已,有时候就是隔着这么一层窗户纸。
李小白又要了一个瓷炉,反正这东西多,算不上什么稀世珍宝,随手拿来送人也非常合适。
不止是小公爷邓非露出讶色,连周老也饶有兴致的打量起这只源源不断散发出热量的瓷炉。
小公爷邓非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清瑶放在黑漆木板后方的瓷炉,完全忘记了方才受到喝斥的委屈。
“上周给你的挂历是本先生私人所创,居然被你拿去私印m.hetushu.com贩卖,真是好大的胆子!这笔账还没跟你算呢!”
“这手段非同一般!先生若是有暇,请给老夫做上一个,天气渐冷,这把老骨头也有些吃不消!”
吃的满嘴点心渣子的妖女别有动人的韵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掏出一只瓷罐,往里面扔了一颗碧绿色妖火球,这间授课的书房飞快变得温暖起来。
“这釉色绚烂,变化多端,足以称得上是一件异宝。”
“有这等事?”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周老,又道:“周世叔也绝对不会做这等事,必是下人所为,学生一定严查到底,给先生一个交待。”
明知道挂历流失的源头还有周老那里,但是李小白偏偏就拣软柿子捏。
李小白终于考虑到妖女的自尊心,改口直呼其名,从才她手上讨过一只瓷炉,递到周老面前。
免得对方隔了两天,就对他这位先生没了敬畏之意,被殷王殿下耍了一票,正好拿这小子出气,鞭策之事需日积月累,才能让这小子以hetushu.com后见到自己就会犯悚,免得将来打虎不成,反被咬上一口。
……
“咦?这是法器?”
“哟,李先生,训学生哪?”
“是,是,谢过先生宽宥!”
李小白表现出来的才能越多,似乎更让他为之高兴。
“哼!”
“嗯,那就开始今天的课业!宫斗!”
别看皇宫大内的争斗异常肮脏隐晦,但是将其在阳光下剥离开来,迷雾尽散,立刻就会变得简单明了起来。
这锅无论如何都不能背!
两人还从未见过拥有这种效果的暖炉,比火盆释放的热量更多更快,而且还无虞担心炭毒。
李小白摸出飞剑,想要当作戒尺,抽对方的手掌心。
李小白根本就没怎么看这份万字策问,刚刚接触革命的菜鸟哪里知道什么叫作真正的革命手段。
方略写的再多,也都是纸上谈兵的扯蛋。
“是是!先生教训的是!”
“啊?”
这是一场以皇宫为棋盘的代理人战争。
周老重新打量着这位年轻先生,这似乎不仅仅是惊讶和*图*书,更是一个惊喜。
李小白抢过邓非手中上周五留下的作业,朝这厮狠狠瞪了一眼,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彬彬有礼的向老者拱手道:“原来是周老!请进,快请进!”
周老羡慕的看着那只瓷炉,情不自禁的开口讨要。
“讨厌!奴家不叫妖女!”
“在下并非炼器士,刚刚学了一位剑匠的手段,呵呵,做着玩的。”
“呵呵,这个容易!在下手上就有多余的!妖,嗯,清瑶,再拿一个给周老!”
捧在手中仔细端详,周老惊叹不已,在他眼中,这只取暖用的瓷炉不止是法器,更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先生能否……”
小公爷邓非也想讨上一件,却被李小白的冷哼声打断。
李小白刚准备继续火力全开,便听到身后有人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皇帝是整个帝国最高权力的拥有人,在他身边永远不会缺乏试图分离这份权力的人,皇城宫墙虽高,但是绝对挡不住外面的人将自己的手伸进宫内,或名,或利,或性命,使http://www.hetushu.com宫里的人除了表面上的角色和职责外,还会主动或被动的受到宫外其他人或势力的影响,会做出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
“好,先生就等给你一个交待,瓷炉作价十万贯,挂历盗印的损失,随后你看着办。”
“胡乱烧出来的,每一件的釉色倒是独一无二。”
“呵呵,错,大错特错!参与宫斗的角色不止是皇后与贵妃等皇帝身边的女人,同样还包括了太监,宫女,甚至是年幼的皇子公主,在他们身上,可以用另外一个词来形容,代理人!除了皇帝,宫里的每一个人背后都代表着一个利益团体,宫里的人就像一群牵线木偶,被宫外的人操控着。”
这位先生的课业总是奇奇怪怪的,让人捉摸不透。
贪杯还说的过去,好色无论如何也与他挨不上边。
“本人所制挂历仅有两本,我想周老应该不差这点儿银钱,多半是你这小子胡天胡地,手头紧了,擅自私刻盗印,小小年纪就知道贪杯好色,不学好,哼,真是让人失望的紧!”
李小白www.hetushu.com又在黑板上写起了皇宫大内的每一个角色名称,例如皇后、贵妃、才人、昭姨、总管太监等等,密密麻麻一大片。
飞剑?
邓非吓得一哆嗦,脸色微变,连忙摆手道:“先生冤枉学生了,此事绝非学生所为!”
李小白用画石笔在黑漆木板上写下大大的“宫斗”二字,随后用竹条点着木板,着重强调。
小公爷邓非与周老齐齐失声,他们不曾想到这位先生送给他们的挂历竟然被人盗印了出去。
小公爷邓方根本不敢有任何怨言,生生受了小白同学的喝斥。
李小白漫不在乎的介绍道:“随手做的小玩意儿!可以容纳灵火,真火和妖火,持续放热一天一夜,冬日用作取暖最是方便不过。”
李小白颇有些自得,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瞎捣鼓出传说中窑变釉的效果,多半与甘记剑器铺炉火纯青的高温有关,使釉色发生难以捉摸的变化。
小公爷邓非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真是怕了这位先生,随时都有可能发作并且拿捏住自己,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先生是炼器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