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5章 福地

“又是一个穷鬼!”
刘掌柜扯着麻绳,寻了个位置,开始往树林中走去,口中念念有词,不时忽快忽慢,忽左忽右,明明前面是一棵需三人才能合抱的大树,他却毫不犹豫的一头撞了上去,然而刚一踏前,眼前骤然开朗,哪里还有什么大树存在。
刘掌柜带着李小白与清瑶来到这里,也是冒了一定的风险。
沿着斜斜向上的山路,鸟雀争鸣声声入耳,明明已经入了冬,依然随处可见各种奇花异草,还有不少花朵正在绽放,这里的气温也比旁处都要高些。
“草庐”如果被逐出栖霞里,丹师就算炼出再多的丹药,恐怕也无处可售。
李小白打量着眼前这片树林,隐约觉得有些诡异,但是又说不出来。
“这里是一处迷阵,公子切勿与他人说!”
李小白临走时,无良的一脚踹在给死去的对手术士驾驭马车的车夫屁股上。
“喂,喂,醒醒了!都死光了?”
清瑶眼尖,看到斜坡上有一处白雾蔼蔼,还有潺潺流水声,想要过去掬一把温热的泉水!
刘掌柜一头冷汗,在术道中人的争斗中hetushu•com,被波及的无辜凡人出现死伤是常有的事,往往只能自认倒霉,想要报仇更是无从谈起。
“公子,这里好奇怪!这些树是真的还是假的?”
刘掌柜轻车熟路的从马车上拿出一根拇指粗细的麻绳递在李小白与清瑶手中。
“什么话,你没死,我也没死,是后面那些人都死了!”
很难让人想像,在帝都天京的近郊竟然还有如此一处福地所在。
刘掌柜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往马车后面望去,就见不远处就像被什么东西切开的马与人体尸块触目惊心的横七竖八散落在地上。
这是李小白路过大黄岭留下的坏毛病,撞到他手里,铁公鸡也得被拔掉三斤毛。
却不曾想,这个学驼鸟的家伙胆子小,嗷唠一嗓子,竟然当场晕了过去,真是让人无语的很。
载着满车收获,李小白与清瑶跟着刘掌柜继续往城外的山里深入。
一辆马车孤零零的停在那里,车厢门帘处似有血迹喷洒的痕迹,没有被波及的马车夫正扑在路边的草丛里瑟瑟发抖。
“他只是吓晕了,我http://m.hetushu.com可没杀他啊!”
“没关系!没关系!”
如果不提醒一句,这妖女说不定会把满地尸体剥成光鸡,连死掉的马皮都会被剥下来,妖族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打劫,只有一口吞,胃口好,统统都能消化的掉。
李小白洗劫了马车上那个术士的尸体,只得到了两颗丹药,一袋银钱,一支飞剑,仅此而已,甚至连功诀都没有一本,估计也是个想要捡便宜的野修,能够拥有一支稍微像点样子的飞剑几乎就是全部的身家。
若非如此,“草庐”倚仗的丹师早就被那些术道宗门抢了去,鬼谷崖还真的是名副其实,犹如鬼谷布阵一般,让人无迹可寻。
他手一招,遍体鳞伤的飞剑就像一位百战余生的老兵,摇摇晃晃的飞了回来,自动入鞘后便彻底没了动静。
李小白应了一声,对这个迷阵顿时有了兴趣。
李小白纠正这位老掌柜的错误。
也不知走了多久,马车终于在一座树林外停了下来。
“此处确实有一些汤泉,甚至还有一处地火,我家丹师便在此采药炼丹。”
林中和-图-书很快起了茫茫白雾,能见度变得极低,刘掌柜很快便只剩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背影越往树林内深处,景色就开始变得虚实难测起来,李小白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周围。
“喂!走了!三天内若是让我在帝都看到你,莫对本公子手下无情!”
“到了!”
“就是这儿!请拉紧这根绳索,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理睬,最好闭上眼睛,跟着老朽就是。”
虽然只能看到这片迷阵一隅,李小白却觉得这片树林并不简单,每一棵树木的位置,石块与灌木杂草,形成某种使人视觉混乱与方位感错失的异状。
载着他们来到这里车夫显然是与刘掌柜相熟的可靠之人,他驾着马车继续沿着山路前进,后面若是有人追上来,绝不会轻易发现刘掌柜带人下车的位置。
李小白转过身冲着不远处马车上目瞪口呆的刘掌柜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并没有滥杀无辜。
清瑶恰好叫住了车夫停车。
“清瑶,搜罗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战利器,银钱,兵器,秘笈,统统都要。”
刘掌柜在七拐八绕了约摸一刻钟头,脑门上http://m.hetushu•com微微见了汗,通过这片迷阵树林的口诀多达上万字,错一句都不行,而且还会随着四季发生变化。
介绍起此处福地,刘掌柜颇有些得意,遍地可见奇花异草,可以开辟药田,精心种植一些稀有的异草,还可以借助于地火炼丹,更能事半功倍,但是这个地方的价值,便能够抵得上一位丹师的存在。
借助于琉璃心,李小白将周围的树林看得通透,一手依旧抓着绳子,另一只手很快被摸索过来的妖女紧紧扯住,生怕他一眨眼就会消失在自己身边似的。
刘掌柜显然还没有从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
“请随老朽来!”
“有汤泉!”
琉璃心倒映出来的树林与他眼中所看到的截然不同,这种真实与虚幻存在差异的体验使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
不过李小白并没有兴趣祸及无辜,杀戮只是手段,并不是目的。
有混沌青莲护身,李小白便是法术的克星,恐怕那个惨死在一品飞剑下的术士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全力一搏竟然是无用功。
不过从此前那个投掷毒镖的家伙出手看,多半也是没练到家。
和*图*书“都是真的,抓紧绳子,或者抓住我的手!别担心!只是一个迷阵,没有任何杀伤力!”
昆仑妖域也有一些汤泉,显然是极为舒适的所在,往往会被一些修为极高的妖族占据,即便是真丹境大妖,也未必能够坐拥一处汤泉。
“哦!”
“这是什么?”
清瑶即便拥有化形境修为,依然无法看破这片树林的古怪,完全身陷其中,被忽隐忽现的树木,李小白与刘掌柜的身影弄的晕头转向,如果不是还紧紧拉着手中这根麻绳,恐怕这会儿说不定就要迷失在这片林子里。
若非事从权急,他也不会冒着如此风险,将李小白与清瑶带到这里来。
“什么?都死光了!我的老天爷啊!我咋就死了呢!”
在李小白眼中,刘掌柜口中念念有词的口诀并不是法术咒文,而是一种解阵的规则。
李小白伸出手在眼神有些发直的刘掌柜面前晃了晃。
其他的武者身上除了银钱和兵器外,只抄到一本暗器手法《点蝉镖》,大概是形容一击射击树上的知了,除了可以练习准头外,依然是一本粗浅的法门。
“啊!我们没死,那些家伙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