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章 评估

粘人,撒娇,贪吃,贪睡,败家……或许这就是他对这只化形境妖蛇的最大认知,要不是自己不差银钱,还真的不太好养活。
对方屡屡挑衅李小白,清瑶身上妖气升腾,一股寒意紧紧攫住女术士。
李小白跟着女丹师进了屋子。
“重新拼起来是没可能了!”
李小白走到碎片旁边,集中心神,将琉璃心的全部注意力放在了这些药鼎碎片上。
几乎每一个察觉到李小白身旁妖女真实底细的人都会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比起甘老头送给他的石炉,还有自己设计出来的瓷炉,这只原本一人多高的药鼎且不说其自身材质,光是镌刻在内外的法阵数量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前两者,其中更有许多法阵更是李小白从未见过。
清瑶委屈的抱着脑袋,又被弹脑门了,躲都躲不开,真让妖气馁。
他端起一块沉重的碎片,靠近在眼前仔细端详,不仅看其表面刻印的法阵,还仔细察觉断口的材质。
炼丹室所占的面积最大,足http://www.hetushu.com足占了整座建筑的三分之一,四周墙壁也格外厚重,正中央有一座方圆近丈的土台,台中心有两个海碗口般大小的深洞,不时喷吐出金色的火焰,一是暴烈窜高的武火,一是温和燃烧,却持久不散的文火,两种火源并存在一起,不仅使炼丹室温暖如春,同样适合炼丹。
解析法器的奥秘,琉璃心恐怕是最好手段,能够将法器使用的法阵毫无遗漏的完全展现在他的心中。
“且听我说完!”
……
在严笑心目中,李小白已经被划入到常人难以理解的异人这类群体中,非寻常人自然行非常事。
只要能够修复药鼎,即便多等一时半刻都不要紧。
何蕊也是一个急躁性子,忍不住抢先说道:“当然没可能,要是拼起来能用,我们早就拼了!”
化形境的妖族就这么让人随随便便的欺负么?
若是没了这个来源,对何蕊的修炼非常不利。
跟着一起进来的女术士没有再和*图*书挑李小白的刺,顺着严笑的话,将这只炉鼎损毁的缘由讲述了一遍,比起摸不准炼器水平的这个年轻公子,那个汪硕安显然更加可恶一些。
放下一块碎片,又端起另一块。
妖女大发雌威,李小白用言语解释无法做到的事情,她的妖躯一震,这讨厌的女术士便噤若寒蝉。
“此前这里还有一位术士,名叫汪硕安,这老东西也不知受了谁的蛊惑,竟违背契约,用飞剑斩碎了笑儿姑娘的药鼎,他日若是遇见此人,公子需多加小心!”
妖气如此充盈,又是人形,不是化形境的妖族又是什么?
“什么重新炼制?”
女术士已经完全不敢再想像下去。
“在奴家面前,你还有选择吗?还是老老实实的吧!”
“笑儿姑娘,你可要小心些!”
“莫闹!老实一些!”
“何仙长!不要打扰公了!”
区区一个人族年轻公子,哪怕是炼器士,修为甚至比自己还低些,怎么可能蓄养的了化形境的妖族,难道不怕http://www.hetushu.com反噬吗?
如此大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她开始怀疑这个自称是炼器士的年轻人多半没有能力修复这只已经变得支离破碎的药鼎。
“哎呀!奴家只是看不下去嘛!”
难怪“草庐”与年轻女丹师对此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仿佛见不得李小白的谦虚或谨慎,女术士何蕊没好气地说道:“哼!说不定只是半吊子!”
突如其来的恐惧笼罩住自己,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变得僵硬起来,何蕊惊骇道:“你!化形境?”
过了好半晌,与丹师严笑沉默的看着李小白动作的女术士何蕊终于按捺不住,问道:“你看的怎么样了?”
“嗯!我先看看!”
“公子,这便是小女子的药鼎!”
意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或许真有可能被重新教做人,令女术士何蕊忌惮不已,她依旧的提醒自己的雇主。
女术士何蕊与年轻女丹师严笑彼此面面相觑,这恐怕比在现成的基础上修复更加困难一些吧。
李小白没理会妖女m.hetushu.com,彬彬有礼地对年轻女丹师说道:“姑娘请带我去看看那只药鼎!”
或许更在化形境之上……
在炼丹室的角落里,一大块床单上摆着十数块古朴的碎片,如果能够拼凑起来,应是一尊圆形,近一人高的炉鼎。
不论是女术士何蕊,还是丹师严笑,都有些看呆了,根据以往的认知,恐怕这位年轻公子已经被吃掉了吧,然而他却依旧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连出手的动作都是熟练无比。
严笑却向女术士摇了摇头,生怕影响了对方的察看。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屡屡撩拨什么样的家伙,方才依然不敢相信,此刻却是再也不敢怀疑。
身为骄傲的术士,之所以留在这里守护,原因无他,大半还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获得助益于术道修炼的丹药。
这座建立在斜坡上的石屋内部很高,足有两丈,分为八间。
“嘻嘻!初识境中阶的小修也不知是哪儿来的那么大胆子!想要奴家教你如何重新做人么?”
一间客堂,两hetushu.com间居室,一间厨房,两间药房,一间成丹室和一间炼丹室。
“公子请随我来!”
李小白却没有在意,继续说道:“你们可以考虑重新炼制一个!我或许有些办法?”
当前的琉璃心也有一定的缺陷,它虽然能够直指真相,却仅限于外在,并没有办法分辨其本质构成。
像已经变成这般模样的碎片,恐怕不止是损坏那么简单,而且还是彻底报废的程度。
李小白摇了摇头,他心里已经有了底案。
向李小白介绍这些碎片时,严笑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愁色,没有药鼎,她的炼丹技艺便等于废掉了大半。
李小白手伸进妖女的帷帽,轻轻一弹,小以惩戒。
李小白漫不在乎地说道:“不过是化形境而已!”
丹师除了识药与炼制技艺外,非常依赖于外物,火源,炉鼎,甚至是材料装载容器,都会对炼制丹药产生极大的影响。
尽管此前并不相信李小白是炼器士,但是归根到底,她依旧还是希望这只炉鼎能够修复,自己也好继续获得修炼所需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