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1章 考验

使节团正使,国师安木合胸有成竹,淡定的等待着大武朝皇帝的回应。
这也不怪巴鲁,汉人尚武,狄人更尚武,自恃身强力壮,武力过人,一言不合就开打,哪里还需要什么智谋,恐怕还没等主意想出来,对手就已经被一通蛮力胖揍就给打趴了。
他的话引起了朝堂诸臣的共鸣,无端端的请求参加他国盛会,肯定有所图谋。
“无需担心!汉人极要面子,一定会答应!”
……
厄不勒花只剩下苦笑,这个狄人王子的力气可真是不小。
“若是能够杀的完,我风玄国拼着破家,也要合纵诸国,一起攻灭大武朝,何需今日的所谓出使。”
“既然两位国使都有如此兴趣,朕欢迎各位参加三日后的冬猎,不过刀剑无眼,危险时有发生,请两国的朋友听从安排,注意安全!”
“也是侥幸,厄不勒花经历过与大武朝边军的战斗,险些没能回来,虽然我国折了一位银刀大公,但是王子殿下却因此能够成长起来,也算http://m.hetushu•com是不幸中的万幸!”
荒胥国大祭司雅察克看了一眼风玄国的人,对身旁有些按捺不住的巴鲁王子说道:“沉住气!”
返回鸿胪寺的路上,两位分别担任两国使节团正副使的王子走到了一起,面对大武朝这个体形庞大的共同敌人,厄不勒花与巴鲁有着说不完的共同话题。
“你风玄国王室可真是教子有方!”
巴鲁虽然平日里有些莽撞,却是极为尊重这位大祭司,甚至是言听计从。
反对声音虽有,但是并不多,更多的是提防之意,毕竟当今天子已经答应了两国使节,金口玉言,自然没有收回的可能。
到了帝都天京,更是人山人海,巴鲁甚至怀疑,整个荒胥国的人口恐怕还不及这座汉人帝都的人口多。
“真他娘的!汉人可真多!”
“不如我们趁机大杀一通,让大武朝的人才青黄不接岂不是更好?”
有过这样的体验后,厄不勒花就想到要将这样的http://m.hetushu.com歹毒念头用在汉人的冬猎上。
巴鲁摸了摸自己的大光脑门,后脑勺上还留着一条小发辫,用玛瑙串束起来。
当风玄国与荒胥国的两位使节同时提出参加大武朝皇帝冬猎,仰慕汉人勇武英姿时,太极殿内便陷入了一片沉默。
“好了!他们不是傻子,我们也不是傻子!冬猎原本就是对各家子弟的一次考验和展示,两国使节团正好可以当作我汉人子弟的试金石。”
“巴鲁兄!汉人数量众多,人才同样辈出,冬猎是他们年轻子弟得到晋身机会的重要机遇之一,我们若是能够提前注意到这些人才,如果可能的话,暗中拉拢一二,此消彼长之下,你我两国承受的压力就会减少许多。”
从进入大武朝的国境开始,他就看到了大武朝的人口,随便哪一座城池的居民,也比荒胥国的狼王金帐所在人口还要众多。
“巴鲁兄!虽然不能像你想的那样,杀光汉人的年轻一代,给他们一个教训,留下畏惧的种http://www.hetushu.com子还是可以的。”
厄不勒花想要利用这次冬猎的机会,狠狠打击这些汉人年轻子弟的信心。
风玄国使节团与荒胥国使节团众人齐齐躬身行礼,心满意足的退出了太极殿。
经过与大武朝封狼道边军的惨烈一战,挫折是最好的教科书,风玄国王子厄不勒花变得成熟了许多,也能够想的更多更远。
“轻点儿!小弟都快被巴鲁兄拍散架了!”
大武朝的国号中带着一个“武”字,尚武精神不言而喻。
治世天子并没有沉默太久,他不想让两国使节团搅和了这一年一度的冬猎,虽然允许两国使节团参加,但是同样也在话语中提出了警告。
风玄国国师安木合矜持地接受了对方的恭维。
“多谢陛下!”
经历过封狼道一战,他十分清楚的认识到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从挫折和打击中走出来,年轻人心性不定,一旦留下阴影,恐怕一辈子都会沉沦下去。
“是!”
戎人与狄人想要插足于汉人的盛会,也不知打的和-图-书是什么主意。
巴鲁大笑起力,用力拍着风玄国王子的肩膀。
治世天子一开口,所有的声音都平息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两国使节团打的是什么主意,并不代表着大武朝天子与满朝文武就是傻子,怎会不可能不防。
清清楚楚听到两位王子对话的,荒胥国大祭司雅察克将视线从厄不勒花身上收回,羡慕的看向风玄国国师。
像大祭司雅察克这样的智者,在荒胥国内屈指可数。
每年冬至后的冬猎拥有特殊的意义,不仅仅是代表着大武朝上下不忘尚武的精神,同样也是门阀世族子弟展示个人才华的一次盛会。
荒胥国王子巴鲁回望了一眼戒备森严的宫殿,忍不住说道:“汉人对我们如此提防,为何还要参加他们的冬猎?我狄人于苍原且牧且猎,随便哪一个子民都能胜过汉人最好的猎手,这冬猎有什么好看的。”
陛下早有主意,大臣们也就不再言语。
巴鲁的想法更加直接,能够用武力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待两国使节团离开后,一位http://www.hetushu.com老臣大声道:“陛下!戎人与狄人想要参加冬猎,必定包藏祸心,一定要小心啊!”
方才和平友好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空气中莫名出现的压抑越来越沉重。
作为副使的风玄国王子厄不勒花小声问道:“国师,汉人皇帝会答应吗?”
厄不勒花苦笑着直摇头,这个巴鲁像极了过去的他,直到从大武朝的汉人手中死里逃生后,他才知道这个庞大帝国并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那么虚弱,一旦发起狠来,即使是风玄国引以为傲,所向无敌的冲城骑也会有折戟沉沙的可能。
“好,好,我就喜欢你这样阴险的家伙!哈哈!”
双方互相谋算,最终还是要依靠硬实力的较量,无论是戎人,狄人,还是汉人,都对这次较量充满了信心。
如果不服从安排,死了也别怨他人。
跟在两位王子后面,并肩而行的风玄国国师安木合与荒胥国大祭司雅察克互相对视一眼,前者面带微笑,充满了自信,后者则是想要有一种抚额哀叹的冲动,同样是王子,这差异怎么这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