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章 炒米糖

一个中年女术士与一个年轻女子并肩来到工棚门口,让里面的这一幕看得目瞪口呆。
“我就说嘛!好端端的法器,怎能用来做吃食!”
看到虎力不断搅动着鼎内发出噼噼啪啪声音的东西,女术士何蕊很难将眼前这一幕与炼器联系到一起。
李无双当即匆匆而去。
还没到工棚,他就听到妖女欢快的声音。
女术士何蕊终于意识到这一点时,整个人当场都不好了。
若非小林寺这口法器大钟用料实在,此前就不是嘭一声爆响,药鼎内壁只是出现一条细缝那么简单。
“公子!公子!虎力居然会做零嘴!真的很好吃!”
在炼丹吗?
女术士何蕊总算回过神来,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
“是!”
越是大件的法器,需要注意的细节越多,法阵覆盖之处每一个位置都需要精雕细琢。
李小白摇了摇头,指了指摆在炉边依旧炽热烫手的四套包裹着药鼎毛胚的泥范模具。
出于丹师的职业习惯,严笑在第一时间就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尊正在熬制炒米糖的药鼎上。
炒米糖?
虎力当初如果不上山为匪,自己做些零嘴生意,恐怕也能混饱肚子,当然也没可能遇上李小白和清瑶这hetushu.com一人一妖。
“那妖女呢?是不是还在修炼?”
她随即冲着李小白一瞪眼,催促道:“你还不快快炼制,莫要耽误了笑儿炼丹!”
李小白便往后院的工棚赶去,让管家管教府上的仆婢还行,收拾妖女那就简直和找死没什么分别。
“工棚?居然又偷懒了,非打她屁股不可!”
听到婢女禀报少爷已经起床的李无双连忙应道:“是!小的这就是安排!”
桌边还有几口小缸和坛子,小缸里似乎是泡着水的米,坛子里则是油膏和饴糖。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这样想,哪里躲的开,咦?好香甜的味道,这屋子里有古怪。”
李小白摇了摇头。
看到李小白的到来,清瑶还冲着他摆了摆手中的炒米糖饼,邀请他一同分享这顿零食大宴。
“公子,这尊药鼎就是给我的吗?”
李小白认出了清瑶手中和碟盘里的东西。
“真是好大的宅院,这位炼器士难道是术道宗门之人?也不知是哪位大能的弟子?何仙长,你可曾听说过?”
从工棚方向吹来的微风中竟然带着一股融合了甜腻的米香,似乎是某种吃食。
“或许是名门世族子弟,有天份更有和图书机缘的拜入术道宗门的炼器士门下,只是不知是否学有所成!笑儿姑娘,莫要寄太大的期望,否则你会失望的,‘草庐’接下的订制丹药日期将至,你还是早作打算的好,我与静霜宗的某位弟子有旧,不如替你引荐,有了宗门庇护,何必在意那些不怀好意之辈。”
李无双陪着笑,无论是小白少爷,还是清瑶姑奶奶,他一个都得罪不起。
虎力并没有让炉火熄灭,反而做的十分称职,只是不知道这妖女去工棚做什么。
对方如果瞎搞学着炼制丹药,她都能接受,却难以相信竟然有人用一尊法器做这些无用的小吃食,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你……”女术士何蕊仿佛感同身受的悚然一惊,随即气急道:“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
每日百滴精血供给,可不是让她就着下饭的,多少也得给点儿回报才对。
火炉旁不知何时摆放了一张长桌,上面堆满了大小盘碟,里面盛放着依旧在散发出淡淡白烟的物事,整个工棚内弥漫着甜到发腻的气味。
药鼎里如炒豆般哗哗作响,虎力的动作十分熟练。
再看指使虎力忙活的妖女,手里捧着一块圆圆扁扁的东西,与那些碟盘hetushu.com里的一般无二,张着樱红色檀口正开开心心的啃着。
工棚内的炉火不曾熄灭,可以看到袅袅烟火透过房顶的回形敞开式天窗升向天空。
李小白暂且不管捣鼓药鼎的那两个,转身说道:“带她们过来吧!”
巨大的屋子,笔直的钢梁,造型奇特的滑车,悬挂的坩埚和旺盛的炉火,倒是像炼器的架势,可是炉旁桌上桌旁和满屋子的香甜气味儿究竟是什么鬼。
“不是,这只是一个废品!”
片刻之后,就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越来越近。
女术士何蕊依然不懂,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难道是趁机坐地涨价吗?我告诉你,这可不行,人要言而有信。”
李小白没好气的接过婢女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脸,披上衣服从床边站了起来。
“时机未到!耐心点!如果仓促动手,就会和这尊废品一样,嘭!”
李小白问起了被自己扔进静室的清瑶。
……
“没错,刚做的炒米糖,你们也来尝尝,虎力的手艺还不错。”
李小白比划了一下爆炸的模样。
说是不准小公爷邓非偷懒,其实真正偷懒的是他自己,不过这也是相对,栖霞里“草庐”的丹师正等着药鼎,不然就等着和_图_书破产。
“行了,你去忙吧!”
女客?
管家李无双如实禀报。
“你们在用药鼎做炒米糖?”
“别急!炼丹我不懂,炼器,你不懂!”
管家李无双突然站到工棚门口,向李小白禀报道:“少爷!有两位女客来该,指名找您。”
他施施然的揉着惺忪的眼睛,对恭候的管家说道:“无双管家,安排个人通知敬国公府,这两天我就不去了,过了冬猎再开课,让小公爷老老实实复习,本先生若是发现他敢偷懒,就等着吃竹条炒肉(抽屁股)!”
“谢谢仙长好意,术道宗门庇护虽好,却恐怕难见天日,小女子也不想受这些约束,只想找一处僻静的地方,自在炼丹。”
“清瑶姑娘在一个时辰前刚去了工棚!”
这样的天窗设计无需烟囱,相当于将房顶的顶端一截横切开,将顶端再变大一些,往上提升两三尺,留出通风和增加采光的空间,而且雨雪难以侵入,正适合架着百炼钢梁轨道的火炉。
炼器是炼器,炼丹是炼丹,完全是隔行如隔山,风马牛不相及。
推开工棚大门,热风扑面而来。
“大块头,快快下米,多多放饴糖,用力搅,嘻嘻,奴家要多多备着。”
“好,好奇怪的药hetushu.com鼎!”
用法器药鼎做炒米糖,你们这些妖怪可真会玩!
一阵微薫的暖风吹来,李小白立刻猜到了答案。
与女术士何蕊和年轻女丹师严笑被这一幕同样惊呆了之后,李小白迅速接受了现实,拿起一块炒米糖尝了尝味道,出乎意料,松脆可口,香甜适中,有芝麻的,有核桃的,也有花生的,居然不赖!
李小白哑然无语,他不知道是该鼓励还是该阻止这一人一妖的吃货,自己只不过睡了一觉,就捣鼓出这么多妖蛾子。
李小白就看到妖女正和虎力站在那尊报废的新制药鼎旁,似乎在炒制着什么,一根粗长的钢钎握在虎力手中,往鼎内飞快搅动。
睡了两个多时辰,自然醒来的李小白浑然不知自己前脚刚躲开风玄国国师安木合的上门挑战,对方又阴魂不散的加入了大武朝皇族的冬猎。
穿过弯弯曲曲的回廊,他很快来到了后院。
术业因勤而精,年轻女丹师根本没有在意鼎内正在熬制的东西,她只在乎自己的药鼎。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是药鼎?”
废品当然不能称为法器,丹师存在成品率问题,炼器士也是一样,只不过后者的材料大多可以回收重炼。
如果是两个的话,应该是她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