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4章 借地

经此一劫后,像订制丹药这样的活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了,同样也是一个教训。
李小白让清瑶拿出两只法器瓷炉,往里面各塞进一颗大大的碧绿色妖火。
“请!”
“别太得意,你那妖奴血脉平庸,并非天赋强大的异种,想要成就大妖,还得多多淬炼肉身与妖气才行,把基础打扎实了,将来才能走的更远,不过在我看来,无论多么努力,如果没有造化,恐怕真丹境巅峰就已经是极限,这辈子根本无望破劫。”
“区区小事,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妖火?”
然而李小白得到的也仅仅只是一句话而已,对方察觉到他并不知晓这些东西,更是守口如瓶,不愿意白白便宜了别人。
严笑的表情有些勉强,二品以下的丹药或许可以使用凡火,但是三品以上,恐怕成功率和品质将会大大降低。
自己养这妖女完全是靠着含有帝流浆的精血任性为之,对于蓄养灵兽的经验完全毫无所知,对方的随意一句话就像给他打开了一个新的门户,立时生起兴趣来。
“妖火呢?”
“还有这样的事情?似乎你那头青牛也是一头妖族,若是可以的话,请多多指教!”
年轻女丹和-图-书师一怔之后,随即惊喜道:“妖火甚至比地火更胜一筹,若是公子能够提供妖火,在下感激不尽。”
不仅仅是年轻女丹师严笑,连女术士何蕊也在动容中带上了惊喜。
一旦有妖火相助,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恐怕会更上一层楼。
李小白捧着茶盏点了点头,说道:“请讲!”
李小白并不介意对方借自己的地盘炼丹,反正地方大的很,随便暂借一处地方便是。
“成了!”
李小白捞起妖女的手,一边牵着她,一边引着两位女客往餐厅走去。
不过这也是真正的双赢,对方躲过一劫,而自己也得到了能够提升清瑶修为的丹药。
……
李小白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打了个响指。
“想什么呢?吃完饭再想!”
竟然没有炸炉,看来果然是应力的缘故!
李小白让虎力出示了一下金吾卫铜牌,这个问题当即迎刃而解。
地方,药鼎和火源俱全,年轻女丹师严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工,只不过来之前并没有想到暂借这位年轻炼器士的地方炼丹,随身携带的异草并不多,炼制了一鼎五草清火丹便所剩无几,炼制丹药所需的异草只有胜http://www.hetushu.com业坊栖霞里的“草庐”店铺内和城外鬼谷崖有存货,可是此刻已是宵禁时间,坊门禁闭,难以出入,即使是术士也难以随心所欲的破坏这个规则。
“多谢公子,青炭是眼下所能找到最好的凡火,应该可以一用。”
带着一身浓郁的药香,年轻女丹师捧着一只玉瓶从工棚内走了出来,使用收丹诀从鼎内摄取的丹药使瓷瓶有些微微烫手。
源自于地下火脉中的地火已是凡火中的极致,妖火与灵火、真火是同一级的存在,能够更好的被药鼎所利用,在技艺高超的丹师手中足以炼制出珍贵的七品丹药。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不劳而获!原本就是各取所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无论如何,本公子都比那些设计陷害‘草庐’的人要光明正大的多!不是么!”
“李公子,多谢您的药鼎。”
巨汉虎力自行启动觅食导航模式,习惯性的跟在后面,根本不用招呼。
“哼!是没什么可谢的,还要给你那么多丹药呢!”
女术士何蕊看不得李小白的猖狂模样,忍不住酸溜溜的冷嘲热讽了几句。
吃饱喝足后,满桌碟碗撤下,婢女奉上香茗消食。
m.hetushu.com一提起严笑需要向对方支付的代价,女术士何蕊的脸色就难看起来,她觉得这个年轻炼器士根本就是趁火打劫,把一只化形境妖族推到破劫境,那岂不是把丹药当饭吃?
“‘草庐’交货期限时日无多,我本担心药鼎与丹药的运送路上恐遭遇不测,贵府距离胜业坊较近,心怀不轨之辈在城内也会多有顾忌,我想暂借贵府炼制丹药,待后日交付完那些订制契约后,再将药鼎移往鬼谷崖。”
女术士何蕊的肚皮不争气地发出咕咕声,她还远没有修炼到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好在年轻女丹师严笑解了她的围,说道:“那就叨扰了!”
管家李无双连忙出面,打散了短暂的冷场。
恐怕连他自己当初也不曾想到,仅仅只是用来取暖用的瓷炉居然还能够当作保存火源的器具,用来配合药鼎却是再合适不过。
李小白谦虚地说道:“毋须多谢,只不过是互惠互利罢了!你满意就好!”
“各位,可以开饭了吗?”
严笑的请求使女术士何蕊点了点头,在这座府邸内至少还有一位实力不弱的术士和化形境妖族,又在达官显贵们居住的内城太平坊,安全自然无虞。
约摸过www.hetushu•com了半个时辰,工棚内互相缠绕搅动的浓郁灵气骤然一聚,瞬间平息了下来。
破劫境的妖王若是这么容易诞生,这世间哪里还有人族的活路。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刚来到门外,便感受到身后的灵气波动就像潮汐一样波动起伏,从四面八方向工棚涌来。
“无妨!小事一桩!”
他随即问道:“我这里的火源只有青炭凡火,不知是否合用?”
李小白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谁让对方主动撞上来,又能怪得了谁,他懒得与对方计较。
经过李小白的调教,李府厨子的手艺越发精致入味,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原本就不输于天京城内的知名馆子,现如今更胜一筹,让女术士何蕊和年轻女丹师严笑体验了一番太平坊大户人家的饮食。
李小白察言观色,便猜到青炭之火恐怕不足以支持对方炼丹,便主动提了一句。
李小白也没有生气,反而做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让女术士的嘲讽态度再也难以为继,只好冷哼了一声,不肯多透露半个字。
李小白顺水推舟,做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而八品以上则需要天地异火,这种神奇火源却往往只存在于传说中,即使是视天堑为坦途的强大术士http://www•hetushu•com也难得一见。
“淬炼肉身和妖气?”
女术士何蕊的话仿佛给了妖女清瑶一丝提示,她若有所悟地思考起来。
十枚五草清火丹出乎意料的顺利,虽然品阶不高,却足以证明这只貌不起眼的药鼎完全好用。
李小白与女术士何蕊互相对视一眼。
年轻女丹师严笑有些腼腆地说道:“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说不当说?”
前者是惊诧炼丹技艺竟然如此神奇,后者却是惊诧于李小白竟然真的炼制出了合用的药鼎,虽然外形看上去与原品药鼎的雅致美观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能够炼制出丹药,那就是药鼎,无论它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年轻女丹师严笑得知舅父带人来鬼谷崖的路上曾遭人狙击,险些丢了性命,便猜到设计“草庐”的人或许不会轻易放弃,便想借着李小白的府邸,就地炼制丹药好尽快交差,使“草庐”躲过一劫。
药鼎所在位置,灵气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炼制丹药不仅仅是异草与药鼎控制下的火源作用,还有灵气与丹师的心神参与。
工棚使用的青炭虽然比不上鬼谷崖的地火,但是炼制一些低品的丹药还是没有任何问题。
这个年轻炼器士身家丰厚,像这等法器说拿就拿出来,还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