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5章 接活

“你怎么知道我最擅长炼制飞剑?”
左右端详了一下,手指轻弹,剑体发出清鸣,李小白说道:“长九寸一分,宽一寸三分,厚两分,重六两五钱,天山紫铜为基,万载珊瑚铁为骨,少许太乙精金为筋络,白云铁为皮肉,落星沙混以灵晶粉为法阵之引,二品上的飞剑,我可有说错!”
女术士何蕊忍不住多看了这位年轻炼器士一眼,仿佛任何问题到了他面前,都能够轻而易举的迎刃而解,永远让人猜不透此人到底还有多少手段。
尽管这尊新制药鼎的外形与原来那尊药鼎完全不同,但是年轻女丹师却隐隐有种“错觉”,这尊新鼎使用起来似乎更加得心应手。
女术士一脸难以置信,随即没好气地说道:“在下读书少,你莫要唬我,堂堂炼器士什么时候变成了泥瓦匠。”
借助于琉璃心和从甘老头那里学来的经验,他精准判断出这支飞剑的构成,就在这瞬息之间,飞剑上的法阵悉数被琉璃心映入心神,无一遗漏,与甘老头的剑匠传承略有不同,炼制造诣不低,多半是另一位炼器士或剑匠的作品。
可不能让它白白吞噬了这支飞剑,李小白已经能够掌控这朵神奇的莲花,前hetushu•com一支夺来的战利品飞剑也是同样保存了下来。
“在我眼里,你就和妖怪没什么分别!”
正好此刻待用的这一间借给年轻女丹师严笑使用,几名身强力壮的家丁持着棍棒和铜锣打起十二分精神守在四周,俨然与府上清瑶姑娘同样的待遇,倒也不用担心有人偷窥打扰。
她随即一愣,追问道:“你怎知道?”
何蕊有些不太敢相信,为了重炼自己的飞剑,她找了许多剑匠,都因为品阶要求太高而无法接手。
“我先看看!”
……
“你这是在干什么?”
“术业有专攻!你不知道的多了!”
此前制作的法器瓷炉也是同样的材料,比寻常陶瓷不仅更坚硬,甚至更沉重一倍有余。
李小白将飞剑递了回去,说道:“这支飞剑你可以用到炼神境巅峰,等到了凝胎境再换吧!现在谈这个还太早!回头我抄份单子给你,慢慢攒材料!”
李小白报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高价,准备等着对方落地还钱。
三十六条淡青色火蛇蜿蜒着从炉口升起,没入鼎底小孔,遍布药鼎内外的法阵散发出淡淡的毫光。
那日与李小白的破烂一品飞剑对撼,丝毫没有占http://www.hetushu.com到任何便宜,使何蕊耿耿于怀,觉得自己的飞剑似乎已经不堪使用,希望对方能够帮自己重新炼制。
天天看严笑炼丹已经没什么稀奇,她更好奇对方是怎么炼器的。
早有成见的何蕊等闲不会轻易相信这个趁火打劫的炼器士,不屑一顾地说道:“你就吹吧!”
哪怕是白菜价,绝大多数女子依然会要求打个折扣,何蕊自然也不会例外。
当然,有些该避讳的东西,何蕊依然会主动避开,只不过李小白自始至终都没有提醒过她,这使得她能够大胆的站在这里,看着对方摆弄。
准确的说,这是一尊超大号的法器火炉,以弥补工棚内那座青炭火炉无法熔制更高品阶法器材料的不足。
出乎意料的是,女术士并没有觉得太离谱,接下来的讨价还价只不过是出于女子的本性。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药鼎内的温度比架在青炭火炉上时更快的速度提升起来。
两间静室,一间妖气升腾,一间灵气搅动,颇有些古怪的很,甚至连太平坊内的一些豪门供奉术士都觉得有些奇怪,这个白身李家在坊内也算是一大怪,不仅玩妖怪,怎的又折腾起了其他玩意儿。
hetushu.com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甘老头传承给他的石炉放大版,可以炼制更大体积的法器。
“倒也合理,能再便宜些吗?”
“简单的很!材料,法阵,火源,器械,还有人,你觉得这里还有哪一样欠缺?”
看了一会儿依旧不得要领的女术士何蕊忽然问道:“你会炼制飞剑吗?”
……
空旷的静室内,药鼎摆在正中央,下面摆着瓷炉,严笑轻轻按住药鼎,被灵气激活泊法阵开始抽取悬浮于瓷炉内的碧绿妖火。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告诉这个苛刻的女术士物不可貌相。
“成交!”
真要细讲,隔行如隔山,自己能说,对方未必能够听懂。
女术士何蕊想起了那日在鬼谷崖双方交手,那支几近破破烂烂的飞剑,说是一品恐怕都是高估。
李小白一句话将何蕊说的哑口无言。
“你擅长?莫要哄我,那日你的飞剑怎会如此低劣?”
此前李小白让管家李无双在府中安排专门的静室,这位管家不仅给清瑶准备了一间,还给李小白留了一间。
“小本经营,恕不还价!”
飞剑是炼器技艺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分支,否则也不会有剑匠这一独特炼器群体存在。
“那是我炼制的第一支飞剑,自http://m•hetushu.com然是差了些,若是初学就能炼制高品阶飞剑,你真当我是妖怪吗?”
她与虎力驾着马车跑了一趟,很快将所需的异草悉数带了回来。
女术士情不自禁的环顾左右,不得不彻底服气。
女术士嘀咕了一句,身边养着一只化形境妖族,与妖怪为伍的不是妖怪还是什么,她拔出自己的飞剑递了过去,说道:“炼器士,你帮我看看,这支飞剑还能不能再提升?”
“炼器!”
明白对方心思的李小白作出一副市侩口吻,在商言商,寸步不让。
李小白认为自己的专业性不容置疑,就算是甘老头那里,无论硬件还是软件,都比不上这座新建的工棚。
“你真能炼制?”
剑匠难得,炼器士更是罕,她并不想错过这次机缘。
心神中的混沌青莲微微一颤,想要吞噬这支飞剑,却被强捺了下去,绽放的莲瓣微颤,似有不甘,却无可奈何。
何蕊终究还是心动了。
然而他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捣鼓的臭泥巴其实是一种高端耐火材料,比铁匠常用的火炉耐火砖与坩埚更耐高温,须臾不会轻易烧红,爆裂或软化变形。
李小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
由于严笑隔壁静室里有那个妖女,女术士并不和图书担心那里的安全问题,反而留在工棚里看着李小白捏起了黑不溜丢的泥巴,将一根根胳膊粗细的泥条细心垒叠在一起,然后压平。
“你的要价别太高,我可付不起太多的代价。”
无论是剑匠还是炼器士,炼制出来的第一支飞剑能够稳定飞行就已经不错了,想要指望更高的品阶,那几乎是不可能。
李小白擦了擦手,将那支近一尺长,通体紫红色的飞剑接到手中。
金吾卫铜牌虽然出不了城,但是来往于各坊却是轻而易举,管理坊门的武侯们原本就归金吾卫节制,哪里敢不放行。
炼制法器只不过是自学成材,而炼制飞剑才是他真正有传承的正经本事。
李小白头也不抬,手上的泥条已经渐渐堆出了模样,就像一口大瓮。
“炼器?就这些臭泥巴?”
“呵呵!”
女术士何蕊再次动容,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
李小白却报以轻笑,不解释!
“双份材料,一百枚灵晶!”
曾经见过的剑匠,没有哪一个拥有她此刻所在的工坊里这些摆设和器具,单单是悬在火炉上的那两根钢轨和滑车,根本就是闻所未闻。
“化腐朽为神奇不就是炼器士的手段吗?方才那两只瓷炉也是这样的臭泥巴所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