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6章 夜袭

汪硕安终于发现,对方竟然是要玩真的,他刚想求饶,却见两柄铁锤狠狠砸在了自己的脚指尖。
果然不出所料,女术士连半个字都不会信,她却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天晓得这位年轻炼器士的哪一句话才是真的。
李无双也是个极有心计的,根本没有在乎对方强撑着不肯坦白从宽,他只想让这些闯入府中的贼人不得好死。
李小白的工棚就在边上,各种工具一应俱全,请示过李小白的家丁随即拿来两柄铁锤,抓住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老道汪硕安,高高举起铁锤。
成交?
“能够比化形境的妖族还强吗?”
隐见鳞甲反光,一个狼狈不堪的老道人摔了出来,落在李小白和女术士何蕊面前。
十指连心,不仅仅是手指,脚指亦是如此,鲜血迅速泅透了鞋底,大脚指连皮肉带骨彻底变成了肉泥,当场痛不欲生,整条小腿都没了知觉,可是痛感却像潮汐一样一波波袭来,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哪里来的毛贼!找死吗!女眷回房,门窗关紧!所有男丁,跟我抄家伙!”
李无双提着宝剑恶狠狠的审问起汪硕安,哪怕是术士,他也毫不畏惧。
“不,不,不hetushu.com要!”
“李公子,你要小心些,汪老贼是初识境高阶的修士!”
嘤!~
“什,什么东西?好强的妖气!啊!不要!”
“有客人来了?真是贼心不死!”
何蕊方才恍若作梦,灵符所化的火球怎可能被一手抓灭,就算是凝胎境术士恐怕也未必能够办到。
女术士何蕊脸色微变,飞剑倏忽飞来,一只枯瘦的断手掉在了地上,汪硕安一声惨叫,登时抱着断腕扑倒在地。
“真是没事找抽!”
女术士脸色忽然微微一变,她的心神察觉到附近有异样的灵气波动。
身上多了几个触目惊心血口子的老道有气无力的哀嚎。
像这般一点点被活活砸死,还不如给个痛快。
琉璃心无视夜幕,可以清晰把握到十余丈范围内的风吹草动,虽然术道修为比何蕊低上一境,但是面对偷袭却丝毫不吃亏。
家丁们应声散去,鸡蛋般粗细的棍棒插进草丛和灌木丛狠狠搅动,很快又拖出几个被飞剑伤或被青蛇抽得筋断骨折的不速之客,林林总总加起来竟然有十余人,莫说放在太平坊,哪怕是整个天京,都是泼天大的案子。
“汪硕安!你这个狗贼!竟敢吃里扒hetushu.com外,你还是人吗?”
嘭!一声闷响!
茫然还未回过神来的汪硕安被剑锋毫不留情的戳了几下,每一次都会狠狠转动锋刃,使伤口格外疼痛。
“大罗金仙!你信么?”
……
“李公子你?你究竟是何修为!”
反正涨价的办法有很多,例如嫌送来的材料数量少,成色差,或者推荐一些新功能,新外型,又或是精细加工,总归凭他一张嘴说什么就是什么,保证在劫难逃。
李小白空口白牙的开始胡说八道。
府宅内惊叫声此起彼伏,还有沉重的脚步声飞快往后院赶来。
“你就是那个毁了别人吃饭家伙的汪硕安?看来也不咋的么?”
“再来!”
“说!你叫什么名字?谁派你来的!你要是敢迟疑半下,就先尝尝本管家手里的剑究竟是什么滋味。”
飞剑闪电般直射向工棚外,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惨叫。
青蛇借着夜幕迅速退去,蛇性原本擅隐忍,管家和家丁并没有发现他们与一条身形巨大的妖蛇擦边而过。
“雕虫小计,竟然还敢献丑!”
火星飞溅,已经膨胀至拳头般大小的火球被生生抓灭。
安置好前院女眷的管家李无双带着十几个hetushu.com家丁押着两个一身夜行衣的家伙赶了过来,他们似乎也有一些收获。
让引灵境初阶的李小白及时救了初识境中阶的自己,让何蕊有些惭愧,应该是她保护对方才对。
李小白夹着手中的飞剑,打量着这个狼狈不堪的老道。
不止是老道,连带着那几个半死不活的贼人也齐齐叫了起来,铁石心肠的管家让他们感到胆战心惊。
一盆寒彻入骨的凉水浇在了汪硕安的脸上,将这狼狈不堪的老道激醒过来。
李小白拍了拍手,捏超大号法器火炉的泥巴大半拍在了那老道的脸上。
“不信!”
像这种没有宗门的野修,死了就是死了,根本没人会替他们报仇,虽然给李小白当管家,其中的道理李无双却是门儿清。
后院的角落里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李无双的声音在前院暴吼起来,这位管家倒是忠心耿耿的很。
即使是猜到这条青蛇妖正是白日里这位年轻炼器士身旁的佳人,女术士何蕊依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方的相对爽快让李小白开始琢磨着下次就地起价。
“你们几个往东面看看,你们往西,其他人往北,仔细搜,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许放过。”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http://www.hetushu.com忽然抓住了火球。
一条水缸般粗细的巨蛇人立而起,鲜红色蛇信不时吐出,目光冷厉的碎金色双瞳死死盯着这个老道,缓缓游了过来。
“少爷!少爷!您没事吧!”
“老人家!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学人家硬骨头?你未免也太愚蠢了点,来人,拿铁锤来,给我一寸寸从脚指头往上敲碎他的骨头,哼!想死,没那么容易!”
李无双根本没有在乎这个老道的反应,再次喝令那两个家丁继续动手。
然而她依旧无法阻止老道催动了暗藏于手心的灵符,一枚火球平空出现并且越来越亮,越来越大,即将爆发开来。
“别,别,我招!”
噗哧!~
何蕊飞快捏动法诀,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中,两支飞剑不断交击,时不时迸发出耀眼的火星。
“是!少爷!”
“啊!不,不可能!”
“你,你杀了老夫吧!老夫是不会说的!”
失去了右手的老道汪硕安惊恐的望向那只手的主人,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李小白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有些诧异那老家伙居然没被抽死,只不过奄奄一息,没死也快差不多了。
“哼!识时务者为俊杰,何蕊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吗http://m•hetushu.com?”
“没事,你们几个去角落里找找,说不定还有一些漏网之鱼。”
“小心!”
一道银光的闪光电射而至,李小白踏前一步挡在女术士何蕊身前,剑指夹着自己的飞剑信手一挡,就听到叮一声脆响,那支飞剑被生生震飞出数丈开外。
叮叮叮!
借着工棚内的灯光与火光,何蕊在第一时间分辨出了那支险些成功突袭的飞剑主人是谁。
管家手里提着一支明晃晃的宝剑,冲着那些家丁吆喝起来。
她的脸色有些微微发白,夜幕笼罩下视线不清,想要捕捉到对方飞剑的位置只能依靠自己的心神,一边寻觅,一边操控飞剑,对心神消耗极大。
李小白并不在意的一笑,话音未落,就听到几声惨叫划破夜空,几个人影从天而降,重重砸在后院的假山上,可以听到清晰的筋断骨折声,惨烈无比。
这老狗竟被饱含真气的一耳光直接抽飞出数步远,当场人事不省。
老道汪硕安挣扎着撑起上半身,回头望了一眼越来越近的青蛇,心头一片冰寒,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座府宅内竟然藏着一头修为强横的蛇妖。
“饶命!饶命!老朽只是一时糊涂!”
初识境高阶又能怎样,在化形境的妖族面前,与蝼蚁没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