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8章 长久

那些闹事的家伙顺势一口咬住“草庐”,无数“脏水”泼将过来,口中更是不干不净,污言秽语层出不穷。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能够看得出他方才所用锤法的铁匠,基本上都已经拥有自己那一套看家本领,根本不需要偷学,学了也未必比自己原来那套手艺好用。
“可以,小事尔,不足挂齿!”
两支刚刚完成锤炼的飞剑品阶在插入热沙的那一刻,就已经达到了两品中阶,若是刻上法阵,再用心神与灵气温养,很有可能成为三品飞剑。
以往用餐的人少,只有他与清瑶一人一妖,原本是一张四方桌,因为今日有客人,餐桌换成了一张足以坐下八人的长方形大红木桌,早点更加丰盛了些。
“无妨!只是锻打之技而已,是个铁匠基本上都会。”
常人难得一见的飞剑炼制过程,李小白毫无遮掩的大大方方展示出来,带给女术士何蕊难以想像的视觉冲击。
“早啊!”
天亮后一众贼人被移交给官府,再有金吾卫跟进,不死也要脱层皮,神马侍郎小妾的侄子,统统都是浮云。
飞剑虽然也同样存在内应力的隐患,只不过剑体纤薄,所造成的影响并不大,随着后期的温养,这些微不足道的隐患会渐渐消失。
“这次多亏了李公子!这支丹药对术道修炼极有助益,公子先请收下,等回到鬼谷崖,便即刻开炉炼制清瑶姑娘所需的丹药。”
原来的成品飞剑所含不同材质有时www.hetushu.com候甚至会产生冲突,而且各种成份含量多少,粹炼与锻打都会影响到剑体的品质,虽然冒了一定的风险,但是最终得到的效果却出乎意料的好。
“今日公子若是方便的话,请助小女子到栖霞里,与那些用心险恶的同行做个了断。”
虽然清瑶并不是他的妖奴,可是有益于妖族修为提升的知识当然是多多益善。
何蕊被这声招呼缓缓拉回了神,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色涨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抱歉!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可以用心魔起誓,绝不告诉其他人。”
老道汪硕安最是倒霉,好处没得多少,最后落了个手脚筋俱断,一身术道修为连个法诀都捏不出来,因为擅闯达官显贵从多的太平坊,等于犯了众怒,性命堪忧。
晨食时分,借用静室炼了一夜丹药的年轻女丹师严笑带着一身浓郁到散不开的药香恰好赶在了饭点儿,致谢的声音中带着一些困倦。她彻夜未眠,花了一整晚的功夫硬是将“草庐”接下的订制丹药全数炼制了出来。
况且丹师代代传承,人数有限,很少有人故意损毁药鼎,因此新药鼎炼制的不多,同样也更难寻无主的成品。
李小白依旧一抱拳,他并没有说破自己的突然晋升与炼器士的独特功诀并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因为依托于心神中那朵先天异宝的缘故。
李小白拱手回礼,却没有拒绝额外的赠品丹药,他十www.hetushu.com分满意对方的态度,一回生,二回熟,完全是打算建立长久的关系。
从铜盆里依旧温热的水中捞出毛巾,随手绞了绞,擦去脸上的汗,李小白向站在工棚门口很久都没动的女术士打了声招呼。
就在此时,弥漫于天地之间的稀薄灵气突然毫无征兆地涌向李府后院工棚,波动剧烈的气眼正是李小白所在位置。
……
年轻女丹师严笑并非不通俗务和世事的丹痴,在与李小白打交道的过程中,很快发现这位年轻炼器士在帝都天京有着不容忽视的势力和影响力。
眉心之后,一团灵气旋涡渐渐成形,周而复使的引聚着周围的灵气,紧接着就像水到渠成,灵气旋涡中央微微一颤,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李小白的心神就像受到了某种刺激,莫名壮大了三成,直逼初识境高阶。
两支通体赤红,几近发亮的飞剑,李小白足足锤打了近一个时辰,这才置入滚烫的沙土中缓缓冷却。
李小白又得到了一片可以烙印功诀的莲瓣。
同样察觉到灵气异样波动的何蕊持礼恭贺道:“恭喜道友!在下大开眼界,没想到传说中的炼器士修为突破竟然是这样!”
李小白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炼器的精髓不在于外,而在于内。
“呵呵,同喜同喜!”
恶人更有恶人磨,当过山匪的虎力一旦作出凶恶的模样,凶神恶煞的相当唬人。
“好!好!这下咱们的‘草庐’有救了和*图*书!”
以身为桥,接通天地,纯净的灵气自百会穴,打开琼楼玉宇,灌注肉身。
不仅如此,心神中混沌清莲的第五片莲瓣在这灵气灌顶中悄然完全绽放。
李小白指了指桌旁的空位,洁白如雪的骨瓷盘子虚位以待,李府的早餐颇有些极西之地的冷餐风格,反正他是主人,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从深夜到天亮,他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将手上的三支飞剑进行重新熔炼,在强行击碎后,合炼出两支全新的飞剑。
那些与周围丹药铺子有勾连,给“草庐”下套的牛鬼蛇神在天一亮就堵住了“草庐”大门,叫嚣着要求赔偿,若不是栖霞里的朴长老镇住,恐怕早就恨不得冲进去打砸抢掠一番。
李小白的表情有些古怪,就在刚刚完成两支飞剑的剑胚当口,术道修为毫无征兆的突破到了初识境低阶。
女术士这才想起,炼器炼丹向来都是不传之秘,自己已经犯了大大的忌讳。
“做生意没信用,骗我等订金,无耻之忧。”
“都带来了!”
李小白的目光忽然落在女术士何蕊身上,看得她心下惴惴不安,这位年轻公子言必有利,难道又将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吗?
即便是与“草庐”作对的同行,哪怕是栖霞里任何一间铺子背后的东家,都没可能得到一块能够在宵禁后通行各坊无阻的金吾卫铜牌,更能支使金吾卫收拾入府的贼人。
只有体形庞大的法器才会出现应力造成结构崩解的致命损伤,不过术道和-图-书一门,需要经历冷热急剧变化的大型法器还是比较稀少,即使炼制失败,也在情理之中。
打开厚实的包袱皮,正是一支支玉瓶,登时药香袭人。
“交不出丹药,还敢如此猖狂,我等到府尹大人那里去告你们!”
炼器与武道修为锤炼自身,根基每扎实一分,混沌青莲就能够得到进一步成长,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比起其他术道或武道中人的层层关卡和壁障,他只需要如同闲庭信步般走到便是。
何蕊苦笑起来,就知道对方会惦记这些,不过此刻她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逆转,只好说道:“一定知无不言!”
“打人了!打人了,‘草庐’打人了!”
这样一来,便使得李小白等人十分顺利的进入了“草庐”铺内。
“早!何道友!”
名曰:冥卢!
“通通滚开!没看到我家公子过来了吗?滚一边去!”
年轻女丹师望向李小白,从包裹中挑出了一支玉瓶,递了过来。
严笑将拎在手上的包裹轻轻放在柜台上,里面发出清脆的摩擦声。
如此一来,宾主俱欢。
既然是静室,自然是外界噪杂难侵,有隔壁潜修的妖女青瑶释放隔音结界,后院的李小白哪怕把锤子抡得惊天动地,两间相邻的静室依旧安静无比。
此前文文静静,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坏笑的李公子此刻就像一位孔武有力的勇士,挥锤如风,每一次重击铁砧上的小剑,不仅会发出极大的声响,还会使整座工棚为之震颤和图书
“笑儿!你可来了!舅爷快要撑不住了,怎样?”
胜业坊栖霞里,巨汉一般的虎力在前面开路,引着后面的一男三女畅通无阻的来到已经关闭两日的“草庐”门前。
初识境低阶?
“老子是太平坊李府的,怎么?皮子痒了?想要让老子替你们松松筋骨?砂钵大的拳头见过没有!买一送一!”
刘掌柜吐着苦水,最后一句满怀希冀的望着自家外甥女。
这道灵气洪流转眼间自上而下从脚底涌泉穴透出,又复而往上,一遍又一遍洗炼着李小白的身体,甚至武道奇经八脉也得到了极大的益处。
当结束炼丹后,她才知道昨夜那些“草庐”同行又派遣了老道汪硕安等一众穷凶极恶之徒夜袭李府,只不过一头撞上了南墙,死伤惨重。
刘掌柜登时大喜,他回过头望了一眼店铺门外,恨恨道:“这次非要让这些狼子野心之辈晓得利害。”
虽然不知道李府究竟是何方神圣,但是太平坊内住的都是贵人,一时间原本不断叫嚣的人齐齐了噤了声。
“无需多谢,请入席!”
“姑娘无需多礼,你我也是各取所需!”
太平坊李府?
果不其然,小白同学说道:“何道友若是方便的话,在下想请教些妖奴驯养的诀窍。”
虎力没好气的一巴掌就像堵在“草庐”门前的两人推了个大屁股墩。
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纯粹力量展现,与昨晚看到的捏臭泥巴,完全是一动一静的两个极致。
“多谢公子的静室与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