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青莲剑说

作者:华表
青莲剑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9章 触手可及

一条身形壮硕的汉子从“草庐”铺内倒飞出来,重重的摔在街面上,吐了一口鲜血,面无人色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订制的丹药已经到齐全了,听到名字的客人到老夫这里领取丹药,记得把余钱准备好!”
其中大部分铺子是丹药铺,还有两三家竟是法器铺子。
“什么?没钱?前几日就数你叫的最凶,没钱你还买什么丹药?赶紧把余款付了,把丹药拿走,然后有多远就给老夫滚多远!”
憋屈了好几日的刘掌柜意气风发,想要将积累下来的郁闷全数发泄个干干净净。
在店铺里看着那些小丑般的牛鬼蛇神羞愧而去,严笑面带喜色地说道:“恭喜舅爷脱困!”
“杨大龙,玄草丹三枚!余钱灵晶一百五十枚,黄金七十六两!”
得了一百滴精血,妖气凝炼百倍于往昔,每修炼一日,便抵得上以往百日,更是超过未得精血前的千倍,一月之功可抵近百年。
不是说药鼎毁了,不可http://www.hetushu.com能再炼制丹药了吗?
越来越精粹的妖气仿佛随时会凝聚出液滴,一旦凝聚出第一颗液珠,妖族内丹便会以此成形,从化形境真正跨入真丹境。
踏入真丹境的机缘就在清瑶和李小白完全没有料到的不经意间到来。
一处安全的静室,有不输于地火的妖火,还有药鼎,除了没有异草,但是对于年轻女丹师严笑的吸引力绝对不输于鬼谷崖。
栖霞里的生意一点儿也不好做,彼此竞争激烈,互相阴谋算计,明争暗斗是家常便饭。
“我没钱!没灵晶,没金子!”
门外喧闹的众人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附近几家丹药铺子听到刘掌柜中气十足的喝叫声,掌柜们纷纷跌跌撞撞的冲出来,难以置信地望向重新开张的“草庐”。
“老夫告诉你,今天日落前若是不凑出余钱,这张契纸就作废!你到底懂不懂规矩!”
外甥女带着丹药到来,不仅hetushu.com解了“草庐”的困境,反而能够大赚一笔。
嘭!~
“我不要丹药了,你退我订钱!”
“哪里,哪里!互相帮助!”
“黄友德!一百颗七巧玲珑丹,余款灵晶三百五十枚,黄金二百两!”
时至今日,妖女清瑶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得到如此进境,与蕴含帝流浆的精血供应有着不可或缺的关系。
真丹境初阶的内丹质地绵软,待到高阶时,妖族内胆就会变得坚硬如铁。
将“草庐”的年轻女丹师严笑和女术士何蕊护送到鬼谷崖后,李小白又在栖霞里采买了一些材料,这才打道回府。
难道说,“草庐”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新的药鼎?这怎么可能?
隔壁的静室内,伸手不见五指的妖气翻腾涌动,就像呼吸般缓缓一涨一缩。
“没钱就滚!告诉你们,就今天日落前,如果没钱,契纸作废,说破天都没用!”
无论这些不怀好意的家伙究竟是放弃订制的丹药也好,http://m.hetushu.com还是把余钱付钱也好,“草庐”是赚定了。
这是从哪儿来的丹药?
现场一片鸦雀无声,许多前几日闹着要“草庐”赔钱的家伙与订了一百枚七巧玲珑丹的这个家伙一样,只是想诓“草庐”的违约金,压根儿就没有备余钱,如果按照契纸上的价钱老老实实购买,那可是好大一笔财富。
墨绿色妖气莫名轻轻震颤起来,一些微不可察的妖气旋涡成形,形成更加浓密的存在。
折腾了这么一次,原本铺子里的伙计都一个不剩的跑了,不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经此一遭,便知道哪些人能够靠的住,哪些人却是两面三刀之辈。
每涨缩一次,妖气体积便缩小一分。
虎力掳着比常人大腿还粗的胳膊,走到店门口,不屑一顾的往外吐了口唾沫,像这种逗逼他见的多了,基本上都是找死的贱命。
李小白的最后一句话,算是栽上梧桐树,勾引金凤凰。
“既然贵店的麻烦已经解http://m•hetushu•com决,那么在下就将药鼎送至鬼谷崖,随后便恭候姑娘的丹药,除此之外,在下也会在府内多炼制一尊药鼎,随时欢迎姑娘来府上炼丹!”
“啊!我没那么多钱!”
就一拳头,吵闹着要退订钱的家伙直接被揍飞了出去,杀鸡儆猴,收拾了这个最壮实的家伙,其他人立刻点呲牙的胆儿都没了,这砂钵大的拳头得多重啊!
术道材料一向昂贵,即使最低级的天材地宝也从不便宜,手中剩下的几十枚灵晶很快花的一干二净。
变得浓郁到化不开的黑色妖气出现了一丝青色,随着时间推移,绿意越来越盛,最后变成一团墨绿色浓雾将妖女身形笼罩的严严实实。
许多人的目光越过“草庐”的店铺大门,落在李小白的身上,开始变得惊疑不定。
这些狼子野心的家伙,站在门口的刘掌柜将那些铺子一一记在心里,迟早有一天会跟他们算这笔账。
……
不出小白同学所料,严笑眼睛一亮,当即盈盈一拜道:“多谢李和*图*书公子!”
“聒噪,给老子到别处哭去!”
“退订钱?想的美!按照契约,如果不付余钱,那么订钱没收!丹药也没有!”
什么?丹药到齐了?
外甥女炼制的丹药一到手,“草庐”的刘掌柜立刻变得底气十足,取出先前的契纸,站到店铺门口吆喝起来。
“我,我没钱!”
刘掌柜丝毫没有方才的意气风发,反而苦笑着直摇头。
“哇呀呀呀,你这老匹夫,敢昧我的订钱,快还钱!”
“老朽也是贪心了,想要多挣一点,却没想到落入了他人的陷阱。”
李小白的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缝,心中窃喜,只要这个女丹师进了自己家的门,还不是任由为所欲为?!
顿时拥堵的“草庐”门前变得门可罗雀,有些家伙根本连遮掩都顾不得,直接跑进了附近的铺子里,去找背后的支使者。
带着两支经过锤炼并且释放完内应力的飞剑胚体与清瑶一直进入静室,李小白定了定心神,指尖凝聚起灵气,慢慢的在其中一支飞剑表面镌刻起来。